第19章 第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越拖越长,有人想趁千里恍神的时候举枪射击,结果刚瞄准便被同伴的匕首钉到了墙上,这当然不是那人动的手。只见这匕首就跟着了魔似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飞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着那人刺了过去。

剧烈的疼痛从肩胛骨袭来,那人不由得惨叫,伸手想将匕首拔出,却无济于事。那匕首的前半截已经没入墙壁,单凭成年人的一只手怎么可能将其摆脱。

至于另一只手,他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引来更为难熬的折磨,只能任由鲜血将衣物晕染浸湿。

而其他人,他们在港黑奋斗了这么多年,其实也与不少异能力者战斗过,可以这么说,在场的各位都是从无数战斗中幸存下来的佼佼者,但即便是如此,这帮人也没见过如此‘闹鬼’的异能。

刀子凭空飞出来插到队友身上,这不是闹鬼是什么。

没人去帮那位可怜人一把,因为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反观罪魁祸首千里,她并没有选择去接这个电话,任由它响个不停,然后自动挂断。可怎料还没过几秒钟,这电话便又发出一通聒噪。

无奈,这位刚刚奋战在枪林弹雨之下的‘少年’只好选择脱掉手套按下接听键,顺便示意他们嘘声。周围的人倒也识相,一点声音都不曾发出,连那个被钉到墙上的人都知道应该保持安静。

要不然他可能这辈子都感受不到疼痛了。

“喂?太宰,刚刚环境有些吵闹,发生什么事了吗?”千里不给太宰问话的时间,先发制人。

结果这不接还好,一接便吓了让周遭正严阵以待的人一大跳,好家伙,明明是一副少年的身姿,接电话的时候发出的竟然是女性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宛如正值妙龄的少女,根本没法跟刚才那个凶残的人联系起来。

难道这杀手还是个女装大佬不成?

泽木千里:实不相瞒,这裹胸勒得我挺难受的。

“家里菜不够了,出来买点,马上就回去。”她停顿了一会,似乎是在听那头人说话,随即又答道:“……大概三十分钟左右吧。”其语气之自然,演技之精湛,不得不让人拍案叫绝。

其他人怎么想千里管不着,但她知道今天这单是够呛能完成。

倒也无所谓,一次任务失败而已,她又没有强迫症。千里一边应付着电话里的太宰,一边漫不经心地怂了下肩。冰蓝色的眼眸漠然一片,仿佛这通电话给‘他’造成的麻烦不过是路边的落叶一般无关紧要。

几句过后,千里挂断电话,重新带上手套,随后抬眼扫了一遍距自己五六米远的大叔们。就在这刹那间,数十个枪口齐刷刷地对准这个‘少年’,这动作倒是出奇的整齐划一,一看便是训练有素。

“家里人来的电话吗,看来你的家人对你的职业一无所知。”他摊了摊手,又笑道:“也是,现在哪有家长希望孩子干这种夺人性命的事。”

千里没有说话,似乎有些蠢蠢欲动。

“三十分钟,如果你还要继续的话,港口黑手党乐意奉陪。”森鸥外见此沉声道,话是这么说了,但他自己也拿捏不住面前这‘少年’的实力。

所谓的三十分钟,仅仅是回去所需要的时间,还是说……再加上解决掉他们的时间呢。

硬碰硬显然不是办法,他们这方所带的异能者不多,现在看也不是‘他’的对手。但如果光是把目光放到保命身上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么想着,森鸥外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角落,又在心里打起了算盘:

横滨这些年来并不太平,这究竟归功于谁他心里就跟明镜似的,若是趁这个机会把这首领弄死也不亏。瞧瞧,因年事已高不敌刺客而死,多么正当的理由,就算那些首领党想要追究也追究不到自己头上。

可惜,千里只是吓吓他而已,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她没再将目光投向他们,而是转头走向刚刚进来时破出的大洞望向远处的天空。

地平线的光华若隐若现,透过那天际,千里忽地想到了太宰的眼睛,那偶尔窥见的,宛如破晓一般的死寂。

真不懂,明明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脑中思绪流转,千里回头道了句早安,便跳下大楼。

而身后那些人,他们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眼看着那人离开,脑中紧绷的弦霍然一松,要不是旁边还有个上司看着,他们都能直接坐到地上。

紧张过后,众人的呼吸声突然清晰,气流摩擦喉咙发出一阵阵气音,即便是经过压抑也无法遮掩。而森鸥外依旧看向那‘少年’跳走的方向,深紫色的眼眸无悲无喜,既没有别人的那股子紧绷劲,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又是一阵电话铃声,幽幽地吓得人一激灵,手里的木仓差点走火,这一遭下来,他们都快对电话铃声ptsd了,然而这通电话并不是阎罗王打来的,而是楼下那群可怜人的求救电话。

也是,若他想通过地上的方式走出港口黑/手党的领地范围,一定会遇到安保部队。

反观森鸥外,他淡定地吩咐那些人不必阻拦,随后便挂断。

拦也没有用,与其如此还不如把损失降到最低。据观察,若不是非常情况,那人并不会夺取一个人的性命,就像刚才的情况,除了首领之外,其他人受的最重的伤也不过是废了一条胳膊而已。

参照以往来的那些刺客,这次的伤亡简直就是历史最低。

没错,就连前不久被劫持的那两个飞行员都通过降落伞自救成功。

另一边,太宰依旧举着手机,静静地听着话筒中传来的“滴——”声。太阳还没升起,在暗色的衬托下,蜜糖色的眼眸半掩,满是空寂与虚无。即便如此,这双眼睛依旧很美。

这位拥有宝石般透亮眼眸的孩子在心中计算着时间。

半个小时,应该够了吧。他想。

——

与此同时,一个人悄无声息地从首领办公室的角落里走出。

流苏摇曳,风情万种,和服拖着一小节,拥有一头红发却丝毫不显妖魅,那人一步一步地从阴影中现形,每一步都像踏遍万千樱花。

这位隐蔽技巧高超的女人便是港口黑/手党现任干部之一——尾崎红叶。

而这边,森鸥外刚吩咐手下将首领送到医务室,转头便看见红叶的身影,于是对她说道:

“一直在那里看着吗?”

言下之意,你就这么看着首领挨打?

这老奸巨猾的男人当然不是现在才发现这还有个人,尾崎红叶作为长驻总部的干部,五分钟之内就能赶到首领办公室,刚才闹出的动静可不小,要说她没发现,森鸥外一点都不信。

“你也知道,那人的破绽不多,妾身只是在寻找机会而已。贸然上前只会迎接更坏的结果。”她掩嘴回答,大家风范尽显。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问题,但两人都心知肚明。

虽然红叶没有强行脱离港口黑/手党,但她始终无法原谅那个男人。

就算那少年杀手继续行动,她也不会出手。

而晚到了不知几步的广津老爷子,只来得及看到被推进手术室的首领以及还残留在首领办公室的大坑。

另一边,千里已经翻越了大半个街区,火速前往——菜市常

都说了要去买菜,怎么着也得把戏做全了才行。

由于时间紧迫,千里决定采用非常规买菜方式,据各摊主回忆当时的情况

——一道风刮过来,面前突然就多了几块钱。

秋风微凉,落日又升,踏着属于新一天的金光,千里终于在三十分钟之内完成了卸妆、换衣服、销毁衣服、买菜,并赶回去打开了自家的门。

打开门的一霎那,屋内的空气溢出来,与阳光交融成一体。

明明是非常普通的场景,宛如夏天的第一场雨,也宛如冬天的第一场雪。但千里却突然顿住了。

气味达到脑海,与其他构象一起混合成一副动态图。

在千里的脑中,初雪代表的洁白被红色晕染,大片不详的颜色扩散开,犹如红色的颜料般晕染了整个世界。

有血/腥气。

深吸一口气,千里确定自己的鼻子没有说谎,随机便打开门走了进去。果不其然,越往里走血/腥气便越重,她回到卧室一看,本该在这呆着的太宰却不见踪影。

有仇家找上来了?不应该,她觉得自己的身份应该还没有暴露才对。千里眉头紧皱,脑中流过思绪万千。

今天的清晨格外安静,平常在这个时间叫的正欢的鸟儿仿佛也被这血腥气堵住了喉咙,但台上的钟依旧一笔一划地走着,时间仍在流逝。

千里三两步过去,推开了浴室的门,这里正是那不详气味的来源。

气息愈浓,眼前的景象与回忆重合。

印入眼帘的是一片洁白中刺眼的鲜红。

突兀的宛如手心上穿透的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