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浴缸是满的,但里面盛着的液体可不是水,应该这么说,那里面所装着的可不单单只是水。

是橘红色的,没那么浓稠,一眼便可以望到底。

千里清楚,那是血液融入大量水中才会拥有的颜色,如同残阳落日一般,总是象征着生命的逝去。

而那孩子仰躺在浴缸中,深棕色的头发湿了一半,他双眼紧闭,嘴唇有些发紫,仿佛正沉浸在无边无际的噩梦里。而那制造了红色源头的手腕还沉浸在温水中,正一缕一缕地渗着血。

血是沾染了红色的丝线,血是在液体中扭动的水蛇。

水龙头没有关牢,水滴落在那片橘红色中散出圈圈涟漪,滴答作响之间,这一幕却渐渐与记忆角落里的一张图片重合。

很久很久之前,好像也有谁……是这样走掉的。

至于那人究竟是谁,叫什么名字,她已经遗忘了。

活了这么长时间,千里学到的最实用的一个技能便是——遗忘。其实也算是一种迫不得已。

如果将每件事,每个人都记到脑子里的话,一定会疯掉的。

因为活下来的只有她自己。

眼前的景象更像一个激活点,唤醒千里许久没有翻出来的记忆,当时的她是怎么做的来着,对了,她为那个人处理了伤口。

为一个早就已经失去了心跳和呼吸的人处理伤口。

撒上伤药,用纱布层层包裹,伤口不再流血,那个人也没有活过来。

鼻子已经逐渐适应这股味道,待千里反应过来时,她便发现自己换了个地方,太宰的手腕上的伤口也已经处理完毕,跟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那双鸢色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呢。

其实太宰根本就没有晕过去,千里什么时候进来,什么时候为自己包扎,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断线的思维重新链接,即便是如此,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至于刚刚那幕,只要是有眼睛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本以为半个小时足够了呢,看来下次下手应该要再重一点才好。”

先打开话茬的是太宰,他抬手看看手腕上明显厚了一圈的绷带,结果却因为这个举动扯到里面的伤口,于是便只好捂着受伤的地方痛呼一声,眉目中满是痛苦,仿佛遭受的是什么酷刑一般。

“再重一点也割不到动脉,死心吧。”她默默泼了盆冷水。

千里当然知道这小子想寻死,但还没见过割/腕割这么浅的。那浴缸也就看起来吓人,实际上……就那点出血量,根本没有生命危险,刚才一时恍惚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过去的记忆。

“是这样吗。”太宰顿了顿,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又开口:“那这个自/杀方法被永久停用——痛的要死但是还死不了,亏大了。太痛苦的方法不是我想要的呢……”

他说完,抬头一看,正好对上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几秒过后,千里的眼神未曾离开,太宰却不由来地感到一阵心虚,首先移开了视线。

然而太宰的小动作没有逃出千里的眼睛,于是乎,为了自家孩子的身心健康,她决定套套话。

只见她长叹一口气,愁色尽显,脆弱的如同一朵风一吹就要被连根拔起的娇花(?),开口便是抱怨:

“太宰,我知道你讨厌我,但也不至于……用这样的方法吧。”

想要一个人说出正确答案,那么就要先给他一个错误的答案,他绝对会忍不住纠正那个人。

问:如果他没纠正怎么办。

答:不养了(x)

虽然千里认为太宰有点讨厌自己,但她觉得太宰对自己的讨厌应该还不到以死相逼的地步,他也不像是会这么委屈自己的人。至于真相究竟如何……她虽然没什么头绪,倒也凭直觉猜到了一二分。

还记得刚见面时太宰的那双眼睛吗,明亮、透彻,却也不难看出里面的麻木与死寂。

真的是太像了。

与自己。

但不同的是,千里早已学会伪装。

而太宰,他听到千里的所言所问后露出了一个相当怪异的表情,不能说是疑惑,也不能说是震惊,打个比方,就像在交响乐中突然听到了一首用唢呐演奏的极乐净土那般出戏。

他良久没有回应,搞得千里那是相当尴尬。

不过她历经两三百年修炼出来的脸皮岂能被小小的尴尬刺破?

“你难道以为我这么做的理由是因为你吗,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太宰终于开口,但说的都是些尖酸刻薄的东西。

但即便是这样,他甜美的嗓音和撒娇似的语调总是让人难以心生恶感。

而千里,作为一个拥有丰富人生阅历的成年人自然是早就做到了对语言攻击刀枪不入的地步。

甚至还能摆出更脆弱的表情刺激对方的同理心,当然,对方有没有这玩意另说。

然而太宰话音忽然一转:“再说,我也没有……”

他低下头,刘海将太宰的表情拢了个严实,任谁也别想看见他的脸。

声音越来越小,但凭借千里的耳力,将其听清楚倒也不是个难事。然而,当千里把这句话翻译过来后

——懂了,这就是所谓的傲娇吗。

正所谓‘颜值即是正义’,好看的孩子加上萌属性只会变得更萌,听到太宰的解释,也可以算得上是解释吧,千里觉得自己的内心突然绽放出一朵小花花,粉嫩粉嫩的。

她总算了解以前的同伴为什么会对抱着自己的孩子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虽然他们都死在了最后一次任务里。

就在千里脑中逐渐浮现出回忆画面的时候,太宰忽然低声:“我只是想离开这里而已。”

“你真的觉得,活在这世上是有意义的吗?”

千里听后顿了顿,抬手磋磨两下太宰的头,没说话。

因为她知道这不是自己能给出正确答案的问题,对每个人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都会有所不同,甚至根本就没有正确答案一说。

一身空空地来到这世上,人类被赋予了血与肉。

一身空空地离开这世上,人类什么都带不走。

点与点之间连城一条直线,这样的单行路真的是有意义的吗。

要说活在这个世上为的就是死亡,那刚出生就死掉的婴儿与寿终正寝的老人有什么区别。

但生命所经历的旅途真的是没有意义的吗。

“正确答案还是要靠你自己寻找啊,太宰,你还年轻。贸然结束生命的话会错过很多东西哦。”于是她老气横秋地说,其实这话相当于没说。

因为她知道说了也没有用,有些东西,不亲身经历过是永远无法明白的,就算他对这个世界失望,彻底离开这里

——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都说了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吧1

但这孩子的重点总是在这些奇奇怪怪的地方。

“但还是希望你不要早点走,嗯……我还指望你能把我栓久一点。”她笑了,笑的漫不经心,如同这句话的语气。

无论如何,面前这个孩子是千里与这世界唯一的联系。

如果他死了的话,自己上哪去找第二个眼睛这么漂亮的孩子。

多年之后……

太宰本来对自己的眼睛很有自信,认为千里绝对找不到第二个眼睛比自己好看的人。

直到他遇见了中原中也与五条悟。

天知道千里竟然会当着自己的面跨他们两个人的眼睛好看!这个多情的女人!

自此之后,太宰治心中的‘小本本’又多了两个人,与狗并排第一的那种。

而现在,太宰是看着千里的笑颜,诠释着孩童应有的懵懂,虽然他的内心却远不如外貌一般单纯。

对方说什么他就要信什么吗,得了吧,他还没有那么蠢。

只见太宰眨巴几下眼,说:

“这应该是由你来决定的吧。”太宰语气冰凉,抬头重新直视千里的眼睛,试图从那两抹冰蓝色中窥见什么本质上的东西,但他依旧失败了。

也是,他从来就没有成功过。

“当你打算让我离开这里的时候,这所谓的羁绊也会随着消失的无影无踪。”

太宰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里呆很长时间,就算千里没反应,他自己也不会任由自己就这么‘堕落’下去。

沉溺在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既是堕落。

不得不承认,太宰已经逐渐习惯这种可以称得上是温馨的氛围,‘如果一直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他甚至这样想过。

太可笑了,他竟然会因为一个人而留在这腐朽切没有丝毫乐趣可言的世界里吗?

后来。

太宰治:真香。

“哎呀真是伤心,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后我在你心中竟然只讨得这样一个印象,真是难称作是一个好家长。”千里假惺惺地抹了把眼泪。

“现在的人都喜欢随便给自己冠上奇奇怪怪的身份吗。”鄙夷的语气。

“不,我供你吃供你喝供你睡,所以我说的就是事实。”

就是这么蛮横。

“想要离开家长也要等羽翼丰满后吧,太着急可不好。”

“好歹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偶尔也相信我一下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