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宰没说话,就算是默认。也是,有好处不占那是脑子有问题。

近一段时间,他感觉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越来越密切。宛如只身漂泊在海上的难民突然在地平线的那头看到一艘渔船似的,似是遥不可及,又似是近在咫尺。

可惜这唯一的难民——太宰小先生只想一头扎进这冰冷的大海里。但那艘船总是明晃晃地吸引着他的目光,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

太宰是第一次拥有这样的体验。

这种新奇的体验带给他的可不是快乐,莫名奇妙的惶恐时不时地就要冒出来张扬自己的存在感。

这才是太宰行动的理由,他想证明自己依旧对这个世界毫无留恋。

可惜这个实验只在成功路上走了一半。

现在想想,这种恶□□件的罪魁祸首绝对是那个叫泽木千里的人。

但他脑袋一转,想:这不就是所谓的‘牵挂’吗。

他好像明白一点了。

空缺的地方被填满了一角,太宰以研究学术的态度来了解这个温暖的名词。但有些东西是无法控制的,雨会滋润土壤,水会渗进大地,名为本质的东西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流进心里。

太宰也不是没想过自己离开的场面。

如果自己离开的话,她会去寻找新的‘牵挂’吗。

……会的吧。

他给自己做出了解答。

去找其他眼睛好看的孩子。

但这个想法终究被一件事给打破。

眼看着一年过去,生活过得平淡,千里说话算数,供他吃供他喝供他学,偶尔阻止一下太宰的自虐行径,也没出现经济上的问题。

太宰也不是没怀疑过,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刚搬家不久,平常也没见她出去打工,怎么可能有钱养一个闲人呢。

对此,千里的回答是:没事,遗产多,留着也是留着。

不,其实她是可怜的打工人。

此刻正值夏季,恰好是一年中最热的那几天,幸好家里有个空调,否则就要被窗外那些张牙舞爪的热空气吞噬个干净。

还是已经蒸熟了的那种。

海上夹杂着令人感到窒息的湿气,仿佛能在肺里凝成水滴似的,它们随着那股热风飘过来,渗进房屋之中,成为人人都不想招待的不速之客。就算是有空调也驱赶不了几分。

恨不得让人直接烂在床上。

就连地下战火的横滨都因为这气候消停了几天,但谁又能知道这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呢。

然而就是这么个鬼天气,千里竟然还要拉着太宰出门。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政府临时通知,要办手续的趁这几天赶紧去办,过了这几天民政局就要因为某些原因关闭一个月左右。

具体什么原因他们没说,千里也不想知道。

她现在只想把太宰拖出去。

“不要不要不要我才不想出去,这种天气一看就是要死人的吧。”

“出去一定会变成一滩烂肉的我才不要。”

太宰窝在沙发上嘟嘟囔囔,一幅出去就会要了命的样子,看来身上这一圈又一圈的绷带确实让他不太好受,只能堪堪在空调房中苟活。

“热的话就把绷带解开。”

“绷带是本体,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太宰抱胸,用看流氓的眼神注视千里,完全不配合。

“……”她有点想念一年前乖巧的太宰。

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让太宰长成了这个德行,以后找不到女朋友还得自己操心。

多年之后。

泽木千里:是挺操心的。

无奈之下,千里只好以一个螃蟹为代价让他动弹动弹。

区区一个螃蟹就能收买太宰治?

其实是这样的,在千里的刻意引导下,太宰认为千里所持有的钱只能够两个人正常生活,至于螃蟹这种奢饰品只能偶尔享受。

于是乎,太宰满意地穿衣出门,临走之前还不忘摆弄一下千里口中几千日元的香薰。

千里:计划通。

但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太宰后悔了。

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带着灼目的红色,甚至让身后人工制造出来的凉意也退后几分。

尤其是太宰这身打扮,他相信,不过十分钟,自己身上的绷带估计就能滴出水来。

但他转头看了看千里的笑容,深知自己一定反抗无效,只好回过头一步一步走出去。

柏油路仿佛要融化一般,太宰甚至看到空气中的一缕缕白气,但他清楚这不过是幻觉罢了,随便摇摇头便能摆脱。

可是他没有选择那么做,对于太宰来说,透过幻像看这个世界似乎更有趣些。

视角忽地一转,鸢色的眼眸印上少女的影子。

只见这炎热的天气丝毫没有影响到千里,她依旧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连频率都未曾变过。

再看看周围,其他人要不就快步疾走,想要赶快到达目的地,要不就是弓着背缓步而行,眼神溃散,看来是快要被晒成人干。

对比鲜明。

太宰忍不住往她旁边凑了凑,就从气氛上来看,千里身边可比其他地方凉快的多。

要说原因的话……大概是她眼中永不干涸的清泉吧。

“为什么要办收养手续啊好麻烦。”

“因为遗产埃”千里马上回答,丝毫不带犹豫。

“哈?”太宰震惊。

“没成立收养关系之前,养子是不能继承父母遗产的。”

千里目不斜视地回答了太宰的震惊,语气如同在说晚上吃什么一般平淡无波。

“先不说你有没有所谓的遗产,难道你要以这个年纪当我母亲?”

“……姐弟。”差点忘了这茬子事,但千里确实是把他当儿子养的。

公寓与民政局距离不远,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路程,聊着聊着,便到达了据目的地不远的地方。

旁边的人行色匆匆,大部分人都是冲着民政局的方向去的,看来都接到了政府下发的消息,估计一会得排好长一段时间的队。

一切看起来都处于情理之中,但千里却感觉到些许不对。

人类的气息突然变得很多,四面八方的聚过来,将这一片区域围了个严严实实,这便是相当不对的情况了,更何况

——周围还传来隐约的血腥味。

不用说,这肯定得出事。这次交战的地点竟然还是在民政局附近,简直就是明晃晃地打政府武装部门的脸。

怪不得这两天安分了不少,原来是从这憋大招呢。包围这里的人可比平常发生的那些小争斗人数总和多出好几倍。

时机不对,要单单只是自己在这里倒还好,问题是她旁边还有个太宰小朋友呢。

于是她决定。

“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太宰,咱们得回去一趟。”

说罢也不给太宰反应的机会,转头就走,那太宰也只好先跟上再问了。

然而得到的回答是:“没关煤气。”

看那表情,还挺认真。

然而他们还没走出几米,微弱的枪声便突然响起,也不知道那个组织先起的头。但声音太小,估计消过音,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见。

只有一小撮人立马紧张兮兮地环顾四周,脸上带着惊恐,真不知道横滨到底对这些可怜人做了什么。

这声音自然是逃不过千里的耳朵,知道他们是来不及走出去了。只见她脚步一转,硬生生拐了个直角,径直走向旁边的建筑物。

“不着急,我们先去买个饮料。那边有自动售货机”千里说,力求保持普通人的人设。

“慢慢买,这样我一开门就能被毒死了。”

也不晓得她是认真的还是在讲冷笑话。

奈何这距离实在有点远,还没等两人走进去,双方便开始交火,他们只好退而求次,就近躲到一辆公交车后面。

这片区域顿时乱成一团,不过几秒钟的功夫,这里便成了呼喊声一片的动乱之地。

双方人员从各各角落中窜出来,穿西装的,穿迷彩服的,不出片刻功夫便占据了这个街道。他们皆是以消灭敌方人员为目的,普通市民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也没有那么多子弹可以浪费。

但双方作为出色的‘人体描边大师’,子弹这玩意必定得到处飞扬一会儿。

于是乎,这些普通市民可就要遭殃。

躲在公交车后面的可不止他们两个人,但另外那几个都被吓得抱头蜷缩在地上动弹不得。这倒是让千里想起要照顾太宰的情绪这回事了。

“害怕吗?”于是她问太宰。

“还可以,如果我冲出去的话能立马去世吗?”

这种对话几乎成了日常,千里早就习惯他口中的‘死亡疑问’。

“看看打在哪了,击中头部的话可能会立即毙命,但要是击中躯干……估计得挣扎个十几分钟。”

千里抬头,透过玻璃查看后面的情况,发现这里暂时还比较安全,于是便缩回头继续回答太宰的问题。

“但若是被击中双腿可就麻烦了,我想你应该不想瘫在地上等待不知道在哪里袭来的子弹吧。”

“……那还是算了吧。”

两人又从后面待了十分钟左右,枪声逐渐平息,周围的人也已经冷静了下来,正准备寻找机会溜出去。

“话说,你不害怕吗?”太宰突然问。

“习惯了。”千里冲着他眨眨眼。

“……哦。”

只是横滨的这段时间吗,不。

那是百年之久的战与血。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