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公交车后面,也就是他们两个藏身的方向,恰好有一栋写字楼。外层的玻璃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灼目,要知道现在可是盛夏,估计那玻璃已经被烤的烫手。

写字楼的五楼窗户处突然出现一个身影,身穿迷彩服,估计是gss的士兵,恰好位于两人的头顶。

那人手里拿着颗手/榴/弹,已经拉开了环,正欲向对面的敌人丢去。

这都没什么,千里看到这一幕心中波澜不惊,她不信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人连个手/雷都投不准。退一步来说,就算丢的再偏也偏不到他们这里来。

千里想的没错,一般情况下确实是这样。

可惜被某些人命名为神明的因果线总是变着法的跟人绕圈子,意外就像不经意间飘下来的雪。

只见他头顶上突然出现一个直径不大的空洞,是个规律的圆形,直接将他的大脑穿透。如果有人顺着那个洞去看,绝对可以将其身后的场景一览无余。

看来港口黑手党的狙击手更胜一筹。

但是。

他手里的手/雷却才刚刚脱手。

属于活人的光芒瞬间在他眼中消失,已经被摧毁的大脑已无力控制躯体。而手/雷却少了本该拥有的那份推动力。

那这颗手/雷必不可能到达对面。

都说人生如戏,确实如此,每个人的人生总该有那么几个片段,连电影都不敢那么演。

而这颗没有获得足够动力的手/雷,就这样戏剧化地砸到了离两人不远的地方。

千里之外的其他人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他们心之凶多吉少,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毕竟没多少人有勇气敢面对自己的死亡。

除了太宰。

棕色的宝石没有被染上任何令人不快的颜色,没有愤怒、没有恐惧,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那颗手/雷,沉默着等他落下来。

千里曾这么评价:他似是个被死亡眷恋的孩子。

但此刻的千里,她没有精力去注意这些。

那手/雷在落下之前就已经被拉开了环,千里没有办法使用外力在空中拦截,一旦贸然行动,松动了拨片,那手/雷便必定会在外力触碰到它的一瞬炸裂,她没有自信可以用异能力完全封住手/雷爆炸带来的冲击波。

最近这段时间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异常暴躁,大量购入杀伤力强大的武器,并用这些武器变本加厉地在横滨闹事。

这么看,这颗手/雷的威力可想而知。

政府方本来就不好管,这下更是没什么办法,只要他们不太过分,基本就采取放任自由的态度。也算是造成如今局面的原因之一。

但如果换一种方法,倒是还能把自己连同周围的人一起保祝

只要在手/雷爆炸的时候用异能力护住自己和其他人便可。

以千里为中心向外延伸三米,加上太宰也才三个人,以异能力形成四个护盾绰绰有余。这样操作省力的多,精度也不高,算是当前情况下的最优眩

至于他们事后是怎么想的,神仙显灵也好,上帝保佑也罢,这就不是她应该管的了。

手/雷从上方十几米处下落到地面不过短短几秒钟,而在这宛如梦幻般的片刻,千里已经想出了应对的办法,就是还有一点需要注意。

方案确定,手/雷已经近在咫尺,少女露出惶恐的表情,第一时间护住身旁的孩子,双手捂住他的耳朵,将毫无防备的后背露在外面,企图用身体挡住即将到来的危险。

在没有人看见的角度,冰蓝色的清泉毫无波澜。

这孩子太聪明,如果让他看见太多难免会对自己产生怀疑,那后续可相当难办。

还是当个普通人更有趣些。

如果暴露的话……

眼神轻轻偏移,似是在掩饰心中不为人知的情绪,反正没人能看到,放纵一下也无所谓。

他估计就不会帮自己拎东西了。

……估计还会对装作体力不支的自己表示鄙夷。

少女没看见阴影之下微微瞪大的眼睛。

就在这挪挪眼球的功夫,手/雷已经近在咫尺,爆炸就是下一秒钟的事情,千里心意一动,正准备打开异能。

然后她屏住了呼吸。

——异能发动不出来。

时间是可以改变的,当然,这种说法只能成立在主观基础上。

都说人死前感受到的时间会变慢,甚至还会看到走马灯。走马灯到底存不存在没几个活人知道,但前者倒只是肾上腺素给人带来的错觉而已。

没时间去纠结异能失效的原因,不过瞬息之间,那颗手/雷已经炸裂开。

千里用力护住身前的太宰,这次可不是演戏,就他这小身板,一旦被手/雷的冲击波扫到,非死即残。

至于自己

——应该是死不了。

——

那片地砖顿时被炸的粉碎,白色,泛着黄灰的粉尘猛地爆开来,一烙上眼睛就是灼烧般的痛楚。

千里和太宰所在的这一块区域,顿时成了另一个地方——一个能让生命回到原点的地方。

先到来的是冲击波,看不见的水纹携着细小的石子往□□上呼,揭开衣物将后背弄得皮开肉绽,随后那些小石子便在那安了家。痛觉在这种时候相迟钝,千里只感觉后背发热,倒也不是多么难以忍受。

而后感受到的是一阵灼热,仿佛身在蒸笼似的,一波一波地热浪涌过来,连耳旁都被笼上看不见的火墙。

在这道墙的作用下,最后到来的轰爆声倒是显得可有可无。

而太宰,他似乎愣住了。

不如说,他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手/雷朝着落下的场景被太宰尽收眼底,他以为几秒钟后自己就可以随着一大片火光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了,这样的死法其实也不错,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吗。

——烟火的生命只有一瞬间,但它们却在那短短的几秒钟展示了自己生命中的所有美好。

那么在‘烟火’之中燃烧殆尽也不错。

至于千里?

早晚都会分开的,早几年晚几年无所谓。

但太宰没想到眼前这一幕。

大部分冲击被面前这个人的身躯所遮挡,但仍有部分物体飞溅到太宰眼前,尖锐的棱角在眼角留下一道细长的裂痕,随着心脏的下一次鼓动,鲜血顺着这道缺口涌出,然后随着气浪飞溅到身后的车皮上。

随后便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千里的双手微微一紧,紧贴到不留一丝缝隙,力求将爆炸声对太宰的伤害降低到最校

这一举动确实起了作用,巨响过后,太宰只感觉到耳朵内嗡嗡作响,但基本的功能没有丧失,只要休息一段时间便可以恢复。

而千里,她从未知晓世界竟然是如此寂静的存在。

□□从落下来到爆炸结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还不够发个呆的,但事实就是如此,在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结束。

像是车祸,像是忽然到来的子弹,像是现在。

有些人的生命,就在谁也料想不到的瞬间悄然而逝。

硝烟未散,太宰忽然感受到几滴微凉的液体低落下来,恰好落到了刚刚石子划伤的地方,溅起一阵细微的刺痛。

这样灼热的天气,太阳还在头顶上高高悬着,一定不是雨。

他伸出手沾了一下,伸向眼前,指尖蘸着红色。

除了血之外,没有别的东西。

雨是一滴一滴落下的,由淅淅沥沥转变成倾盆大雨。

微凉的液体继续低落下来,恰好落到了太宰举到眼前的手指上。

红色与红色相融在一起,越来越多,指尖支撑不住,它们便随着手指与手掌的轮廓滑落,浸入布满尘埃的绷带上,晕染出刺眼的红色。

那是从千里的耳朵流出来的血。

为什么原本温热的血液却是微凉的触感。

因为太热了。

□□爆炸带来的热浪似乎烧开了空气中的水分,这片区域随着爆炸上升了几个度,估计需要一段是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原本就是灼热非常的天气,在这种对比下,适应人体温度的血液便显得清凉的许多。

覆盖住双耳的手缓缓放开,转而撑住太宰的肩膀。现在若是没有个支撑物,千里恐怕能直接趴在地上。

果然,普通人的身体比系统加持的身体差了太多。

正常人哪敢这么不要命,这次没炸死她只能说是她命大。

“……没事吧?”她说。

话语连续,似乎没什么事,但也不难听出其中夹杂的气音,就像刚跑完马拉松还要在采访的时候努力平复语气一样,但千里明显到比那隐藏的要好。

太宰当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一向如此,说是驴唇不对马嘴也不为过。

一段不长不短的沉默后,他开口:“为什么?”

“我只不过是一个你从路边捡回来的人,没有血缘关系,对你也没有好处,就算突然被抛弃也不会感到意外。”

他体内似乎有种压抑了许久的能量,此刻正随着口中的话语渗透出来,一点一点地,从不会形成一泻千里的江流。

这也是千里欣赏的地方。

“可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明明……我对你来说,只是个拖油瓶而已吧。”

那孩子轻遮眼帘,瞳孔中晦暗一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