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明明……我对你来说,只是个拖油瓶而已吧。”

那孩子轻遮眼帘,瞳孔中晦暗一片。

看着他的眼睛,莫名地,千里联想到了无法继续翱翔天空的死鸟,或许它也曾这样死寂地看着天上的残云。

但此刻,千里耳中的世界却和他的眼睛一样,一点声音也无。眼前仿佛蒙上了一层磨砂,原本清晰的世界顿时变得朦胧而模糊,甚至连原本通透的眸子都染上了灰。千里本来试图从太宰的唇形看出他的想法,却被这不中用的身体给阻碍。

她用力眯着眼,企图看清点东西,然而当千里发现这些都是无用功时,她便放弃了。

脑中昏昏沉沉,迟钝的神经终于反应过来,后背和耳朵里向大脑传递出痛苦的哀嚎,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块被狠狠摔倒地上的冰块,马上就要碎成细碎的残渣。

不用看,自己的状况一定不怎么样,估计是震到脑袋了。

意识已经支撑不住身体的消耗,千里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能两眼一翻晕过去,面前这孩子又不知道在絮叨些什么,恍恍惚惚地看得人眼晕。

不去管这些,反正也听不到,千里伸手摸了摸耳朵,放下手一看,果不其然,灰红灰红的,血液与灰尘掺杂在一起,腥味和土味混成一片,一看就能让人捂着鼻子退后几步。

太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地闭上了嘴,抬胳膊拉着千里的手就往外走。

这并不是盲目的举动,此时的街道已经平静了许多,按道理来说,这种混乱不应该结束的这么快才对。不管怎么说,趁着这段时间溜走再好不过。

但他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怎么能拖的动一个正在发育期的少女呢,又不是超人。

千里也很想配合他一下,奈何实在是有心无力,脑子和神经的联系被一刀两断,手脚根本不受肢体控制,只有后背的灼烧感异常清晰。

无数事实证明,人的意志并不是万能的,影视作品上演的‘身受重伤还能站起来与敌人同归于警基本都是扯淡,这世上睁着眼睛死的人可比站着死的人多。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千里只来得及抱怨:

这句身体真的是菜到极点。

失去了着力点,这身躯便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太宰挺有良心,用自己的身体挡了一下,没让她撞到公交车上,但依他的身体撑住千里可不算简单,作为代价。

——后脑勺撞铁板的声音是真的响。

硝烟终于散去,与千里他们同在一块地方的两人早已晕倒在不远处,估计是逃跑的时候被手/雷爆炸带来的冲击波炸晕的,瞧瞧身上,后脑勺都被炸秃了,受的伤也不轻,但终归比离他距离最近的千里差上许多。

有那么几秒钟,太宰以为千里真就这么死了,直到他察觉到千里缓慢而微弱的呼吸。

这一刻,太宰的心中竟然浮现这三个字:

‘太好了。’

十多年以来,太宰第一次体会到这样的情绪,流淌在身体中的是浓郁到能够深入骨髓的欢喜,就连心脏都随之舞动起来。

他为此屏住了呼吸。

不知何时,外面彻底平静了下来,从枪/声轰鸣到针落可闻只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但却有人在这短时间内完成了从生到死的转变。

这次港口黑手/党竟然敢在政府门口闹事,自然是得到了非同寻常的对待,不到十分钟,镇压暴/乱的军队便已经赶到现场,不出多长时间便把他们大多数人捉拿归案,至于那些漏网之鱼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这里有伤员吗?”有人问。

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年龄不大。

听到这话,太宰才抬起头来,似乎刚刚发现这个人。

随着视线的转移,女孩的模样映入眼帘。

深紫色的头发,不长,还没到肩膀,有刘海,典型的乖乖女头型,但这头型在可没让她乖巧半分,反而又生出几分肆意。头上有个蝴蝶状发卡,看起来是金属的,不是很常见的款式。

拎着一个相当大的工具包,都赶上她整个人的三分之一了,看起来可不轻。

他没说话,那女孩也无法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什么,但太宰怀里的伤员可被她看的清清楚楚。

那人让太宰把伤员放下,他不听,非得知道面前这人到底是谁,也是,一个十四五的小女孩出现在战场,怎么看都不正常。就这么乖乖把人交出去可不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看提问的人年龄不大,抱着照顾年幼者的心态,女孩如实回答,说是武装侦探社的人,结果被太宰一句没听说过给打了回来。

武装侦探社刚成立没几年,成员也不多,确实没什么名气,十来岁的孩子没听说过也实属正常。

但他这态度明确了一个事实:这孩子的性格可不像他的外貌一样挠人喜欢。

女孩又耐着性子解释,奈何太宰并不是很配合,抱着怀里的人不撒手,眼神里的话明明白白:你一个未成年的小鬼能干什么。

读懂了太宰眼中的意思,女孩有些生气,她本来就不是温吞的性子,能忍耐到现在已经算是极限,没把这小鬼揍一顿的原因都算场合不对。

这里伤员可多着呢,她没工夫在这耗,在这种时候,说‘时间就是生命’可是一点都不为过的。想到这,女孩冷静下来,单手叉腰深吸一口气,算是平复心情,然后说:

“如果错过最佳治疗时间,那个人就要死了哦。”

算是最后通牒。

太宰没说话,显然,这句话有点用。

那女孩也看出了这一点,低下头长叹一口气,随即向他们走去,表情凶神恶煞的,看来刚才的深呼吸并没有什么卵用。

然后……

她路过了太宰二人,越走越远。

然后停在了一个伤员面前。

仔细一看,这不是后脑勺被炸秃那个吗。

后脑勺光秃秃的伤员是一个成年男人,女孩放下工具包,一脚给他翻了个面,正常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这还没完,她蹲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做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在太宰的注视下,那女孩打开了工具包,从里面翻来翻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无非就是伤药和绷带什么的吧。太宰想。

看来他是把那个包到医疗包了,也是,那人一看就是要救人,除了医疗用具外也没什么好带的。

可他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那女孩终于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这所谓的‘医疗用具’长的离谱,大概两三秒的时间才展示出全貌。

只见那东西在太阳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光芒,一看就是金属才能反映出来的现象。

那东西竟然是、竟然是……

在不远处注视着的太宰看到那东西不仅打了个哆嗦,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此刻的他终于有幸知道那工具包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那竟然是一把长约三十厘米的大砍刀!

那女孩看到这凶/器后竟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笑容绝对不能称得上赏心悦目,相反,在手中凶/器的衬托下,诡异的很。

太宰甚至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然后,然后可不得了。

紫发女孩笑着,二话不说就举着那刀砍了下去,其目标正是……不必多说。

这一下可谓鲜/血四溅,红色的液体一下子泵到女孩的脸上,却起不到一点阻碍的作用。

是的,一下还不够,两下,三下,四下,她这才停下来。

而此刻,那后脑勺光秃秃的路人已经奄奄一息。

好家伙,这哪里是在救人,就这阵仗,要是说在场这些人都是这女孩杀的,估计信的人都不少。

而太宰,他面上没什么反应,实际心里已经开始唾弃这样的死法,暗搓搓地想办法准备逃走。

更何况,他还不想千里就这么死去。

似乎是累了,女孩深吸了几口气,正当太宰以为她准备继续下去时。

她却一把扔了手中的凶/器。

随着金属与地面撞击的声响,女孩又蹲下身去,这次她没有做多余的判断,只是抬起手。

然后,太宰看到了奇迹。

女孩的手招来了无数金色的蝴蝶,似乎比天上的太阳还要闪亮,闪着灿烂金光的蝴蝶逐渐覆盖了那人的身躯,没一会功夫,随着那些蝴蝶的散去,那人的身体也恢复了原样。

竟然一点痕迹都无,比受伤之前还要完整。

“现在,你可以相信我了吗。”

——

今年,太宰十一岁。

他发现了更有趣的东西。

但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他更想听到她的回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