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王殿 > 第七章:合适吗?

我的书架

第七章:合适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男人被萧扬的一席话弄的,扯嗓子大笑:“哈哈……,乡巴佬,你以为这是你们村里?想耍横,你他娘挑错了地方!”
“是不是挑错了地方,可由不得你做主。”萧扬眉宇闪过不屑。
男人直接炸毛!
“是你自己找死的,到了阎王爷那里,可别说我心狠手辣!”
他是一名安保,身材高大孔武有力。
说着便从腰里掏出警棍,吓的围观路人纷纷退让!
当所有人都以为萧扬要被打死时,却不料,男人身躯直接横移七八米,一脸痛苦,抱着肚子瘫倒。
“我靠!这怎么回事??”
“妈呀!这…这乡巴佬出手不凡,是个妥妥的高手啊!”
周围响起一片惊呼。
慕婉君母女俩因此震愕,而萧扬毫不在意,牵着她们的手走进酒店内。
一家三口的出现,引得食客纷纷皱眉,不明白穿着地摊货的他们,为什么可以来华亨吃饭,难道是背景深厚的低调人?
落座。
便有个女服务生走来,打量一家三口后,便将菜单递过来。
她很想问,你们怎么进来的,但酒店外的安保都放行了,她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
“婉君、朵朵,想吃什么只管点。”
岂知,慕婉君完全无心看菜单,只想拉着萧扬和女儿赶快走,毕竟打了人,不逃就是等死!
躲着女服务员,她在萧扬耳边压低声音道:“忘记告诉你了,华亨是江家产业,在慕家你已经惹了江翰林,要是再落到他手里,你恐怕没好下场……”
啪~
萧扬直接抓住她的手:“婉君,别破坏咱们的团圆饭,行吗?”
慕婉君沉默,眼底的惴惴不安十分明显,但一咬牙她说道:“今天我豁出去了,要是真出什么事,为了保护咱女儿,我可会报上江翰林的大名!”
这句话,很扎心!
但萧扬清楚,老婆只是护女心切,并没其他意思。
便笑道:“点菜吧,按我说的,挑贵的。”
“嗯!”慕婉君重重点头,可翻开菜单的瞬间呆住,最低的五十起步,最贵的高达十多万,在这里吃饭,心脏不好的能被吓死!
慕婉君显然不敢点,她觉得萧扬兜里撑死不过一万块,而萧朵朵年纪小不会点,母女俩只能拿着菜单面面相窥。
“这样吧,菜单上十万以上的,一样来一份。”
萧扬此话一出,周围食客的动作猛然停滞!
能来华亨吃饭的,无不是达官显贵名流巨子,即便是他们也不敢说出此等豪横的话!
女服务员冷汗直冒:“先生,我们酒店十万以上的菜有七八十样,不说你吃不吃的下,这饭钱……”
萧扬淡淡一笑:“你是怕我吃霸王餐?”
“不是这样,先生您听我解释……”女服务员一脸慌张,能通过门外安保,背景身价已经得到印证,七八百万怎么可能是问题。
“对不起先生,我这就去后厨下单!”
“你等下……”慕婉君刚想拦住女服务员,谁知人家眨眼跑的没影了。
转眸,便忍不住向萧扬吼道:“七八十样菜可要七八百万,我连一万都拿不出来,就是把爸妈的房子卖了也吃不起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慕家是这样来这里还这样,打肿脸充胖子就这么有意思吗?”
周围食客又是一滞。
没钱还那么豪横?看来是打定注意要吃霸王餐了呀!
“上菜!!”
转眼一道声音忽然传来,令怒不可遏的慕婉君直接呆愣。
看着山珍海味在女服务员的指挥下摆满桌,她傻眼道:“你…你们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是的女士,我们后厨有百位名厨随时候着,食材事先备好,力求下单后一分钟内,将色香味俱全的送到食客面前……”
慕婉君听的浑身发凉。
萧扬抬手将她拉回座位:“老婆大人,今天你就舍命陪君子吧……”
慕婉君简直气炸,但菜都上桌了岂能退回?死就死吧!
她咬牙开吃,并催促萧扬和萧朵朵能吃多少吃多少,千万别浪费掉,因为这顿饭已注定是拿命换来的。
饭到中途。
忽然,一个大肚便便的中年男,带着二三十个黑衣安保走过来。
中年男拉开椅子坐到萧扬对面,冷笑道:“吃啊,你们一家三口别愣着,吃完了咱们再谈,毕竟这可是你们最后一顿饭。”
慕婉君面色一怔,知道门外被打的安保,终于通知到了他的上层。
此刻,被群凶神恶煞的安保盯着,慕婉君母女俩哪有一丝食欲,而周围的食客们早就四散而去。
可以说宽敞大厅内就剩他们三口人,冷清的令人头皮发麻!
“我是酒店经理,名叫钱恒,从我主管这里七年之来,从未有人敢闹事,知道为什么吗?”
钱恒紧盯萧扬。
然而这一刻,紧张的慕婉君已抓住萧扬的手,萧朵朵更是害怕的抱着萧扬胳膊。
而他却是含着轻笑,拿筷子夹块肉放嘴里,嚼着说:“为什么?”
“因为胆敢打上我的手下,意图在这里吃霸王餐的人,都他妈被老子剁成肉馅包饺子了!”钱恒拍桌而起。
当即就准备让安保们动手,岂料,一根筷子骤然洞穿他耳垂。
“啊!!”钱恒惨叫如猪。
慕婉目瞪口呆,愣神片刻紧忙捂住萧朵朵眼睛。
这时,萧扬轻声道:“我手里还有一根筷子,你说它会伤到你哪里?”
高手,顶尖高手!
这些安保绝不是他的对手,若是不走,我恐怕会被分分钟毙命!
钱恒被萧扬吓的肝胆俱裂,紧忙跪地:“对不起我错了,求您别伤我命,您要是不嫌弃的话,这顿饭就由我替您埋单吧!!”
“合适吗?”
“合适!绝对合适!”钱恒惹着耳痛,一脸殷勤。
他的模样,直接令慕婉君看呆了,本已打算报上江翰林的大名,谁知就这么被萧扬化险为夷了。
慕婉君愣愣看向六年未见的老公:“难道,这都是他算计好的?”
发生这种事,即便有人埋单,也不可能有任何食欲。
片刻后,一家三口便穿过冷清大堂,缓步走出酒店大门。
谁知门外早已有数十人等候,而钱恒就在这些人中间。
这时,一名满脸刀疤的狠厉男人站了出来,他抬刀怒吼:“我是江家座下第一打手,金州十大高手之一,你这家伙带着老婆孩子来我们地盘搞事,真不怕送你们一家子一同归西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