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王殿 > 第八章:幸福

我的书架

第八章:幸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爸爸,我们以后还能来这里吃饭吗?”
缓步走向酒店外,萧朵朵扎着大眼睛,一声询问令慕婉君面色微变。
这次吃了几百万,没有花钱已经是侥幸,要是再来那可就不好说了!
而萧扬却笑道:“只要你想吃,咱们随时都可以来……”
“耶!”
萧朵朵高兴极了,这模样令本想斥责萧扬的慕婉君直接打消了念头。
算了,等朵朵不在身边,再好好的训斥他!
慕婉君拿出车钥匙,沉着眉头走向电摩,谁知这时,数台轿车猛然横在她面前!!
慕婉君骤然抬眸,发现耳朵被包扎好的钱恒,就站在这些轿车车头前,而他身侧,还站有一位满脸刀疤的恐怖男人。
“罗爷,就是他!我就是被他弄伤的!”钱恒手指萧扬,扯着嗓子怪叫。
被他称作‘罗爷’的男子,顶着狰狞面孔,缓步走向怀抱女儿的萧扬。
慕婉君满脸惊骇。
因为这男子的身后,还跟着数十个手持武器的社会青年,他们叠加在一起的气势十分唬人!!
“小子,我叫罗雄,知道为什么我会直接告诉你名字吗?因为你到阎王爷那里报名时,总要说出谁杀了你吧?哈哈……”
罗雄嚣张地仰着脖子狂笑。
身后数十名手下如他一般,看萧扬的眼神如同看着一具尸体。
“罗雄?江家座下第一打手,金州十大高手之一,他都来了,这小子不是必死无疑嘛!”
顷刻,围观群众响起一片惊呼。
慕婉君更是被吓的连色苍白,冲过来就要亮出江翰林大名,但这时,一道轻蔑至极的声音,直接令她满脸错愕。
只听萧扬说:“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此话一出,全场色变。
慕婉君一把揪住萧扬衣袖,惊惶道:“你真是疯的不轻啊!罗雄可是声名赫赫的狠人,当年凭一己之力火拼百人而不败,你以为自己身手有多厉害?居然敢对他说出这种话,立刻道歉保命!!”
听到这,罗雄笑了。
“小子,看在你老婆如此识相的份上,罗爷我可以饶你一命,不过你要从我裆下钻过去,并学三声狗叫!!”
顿时,一阵哄笑响起。
尤其是钱恒,已笑的前俯后仰:“狗曰的,你不是很嚣张吗?你不是身手很厉害吗?继续狂啊!”
情况危急!
慕婉君紧忙贴着萧扬耳朵说:“你立刻道歉,我这就给江翰林打电话,这事一定能安然无恙摆平,赶紧的!”
说罢,她便掏出手机。
但萧扬根本没按她的安排做,而是好像不怕死的来到罗雄面前,含笑说道:“既然你也是个练家子不如咱俩打个赌,要是我输。依你所言,要是你输,磕头叫爷!”
“放肆,你个乡巴佬……”
钱恒上前狂吠,但被罗雄一个眼神吓退,他向萧扬笑道:“你的胆量激起了我的兴趣,陪你玩玩又何妨,说吧,赌什么?”
“就堵我一拳能否废了你。”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全部瞠目!
“哈哈哈!我堂堂金州十大高手岂能被你一拳废掉?来,往这打,用全力,但小心,别一拳下去把自己的手腕给砸断了……”罗雄面含自信、目露不屑。
萧扬瞥眼他挺起的胸口,笑道:“你不防御?”
“防御?你不配!”
萧扬见状不再多说,直接轰出一拳!
当包括慕婉君母女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他肯定要钻裆学狗叫时,罗雄高大身躯猛然飞出十米外,狠狠摔翻在地。
一口血,喷满地,这一幕令在场之人的下巴全部碎裂!!
而震撼全场的萧扬,却不以为意的牵起老婆孩子:“这一拳,两分力,半月之内你必暴毙而亡,这便是不自量力的下场……”
说罢他骑上电摩,载着妻女扬长而去。
而罗雄,想要强装无事站起身,可五脏六腑传来的剧痛,令其眼前一黑晕厥在地。
霎时!
所有人目光,万分惊骇的看向那个早已隐入车流的人影。
……
金家已被灭门,萧朵朵便没了危险,也就没必要再栖身于肮脏的城中村内。
可当拿着随身行李回到父母家时,竟发现,去国外看望留学弟弟的父母居然回来了。
“姥姥姥爷!”
萧朵朵先是一声惊喜叫喊,换来的却是他们寒着的脸,吓得她匆忙躲在慕婉君身后。
“爸妈,你们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们呀。”慕婉君说话小心翼翼,因为她已感到爸妈情绪不对。
“爸妈,我……”
萧扬想要说什么,谁知慕文江却拍桌而去。
“你个祸害叫谁爸妈呢?六年前入狱那天起,我便没你个女婿了,不是探监找不到人,我早就让婉君和你离婚了,明天一早去民政局,把早就该办的事情办掉,从今以后咱们两不相欠,你哪远滚哪去,明白吗?!”
咆哮炸的耳朵嗡鸣,足以看出他有多么愤怒。
而对岳父岳母,萧扬心底有很多愧疚。
当年结婚二人虽有反对,但看在他对慕婉君的真情真意上,顶着排山倒海的嘲笑双双点了头。
入狱后,慕婉君怀孕生育至今六年他都不在身边,要说岳父岳母没帮衬照顾,怕是母女俩早就沦落街头了。
“爸妈,婚我是不离的,我回来就是要给婉君和朵朵幸福……”
不等萧扬说完,周梅直接炸毛。
“幸福?你拿什么给她们幸福,入狱六年身无分文,当年你赖好还有个跑外卖的工作,现在呢?有入狱前科在身,去工地板砖人家都要躲着你!”
“幸福,拿嘴说吗?!”
“萧扬,你消失在她们的生活中,就是给她们的最大幸福,明白吗?”
周梅话音落地,客厅陷入片刻死寂。
这时慕文江走上前来,搭着萧扬肩头,语重心长的说:“老爷子已将婉君许配给东城江家,江翰林那孩子和婉君是同学,人品什么的我都清楚,你放心,有我在,婉君和朵朵日后只会越过越好……”
说着,他掏出两万现金塞给萧扬。
“我手里钱也不多,你凑合用着,应该能支撑你找到新的工作,离开婉君和朵朵,离开金州,只有这样她们才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