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七十七章把玩的技巧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七章把玩的技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了动力,大家再次打起精神,然而,接下来都几乎没有收获,眼看就要到午饭时间,他们只好找地方解决温饱问题。

杨奕提前给王军电话,让他过来一趟,有好东西转让给他。

一听是核雕,王军也有点兴趣,当场表示他都要了。土豪口气就是大,让闫景辉等人感叹,好几万一件的东西,就这么随口答应了。

杨奕在比较偏的地方,找了一家饭馆。这饭馆以前王军带他来吃过一次,味道不错,听说厨艺都是祖传下来的。

“怎么比西餐还贵?”闫景辉看了几眼菜单,忍不住吐槽。

几女也觉得,这饭店有点坑,中餐有这么贵的吗?炒一个菜,竟然上百元,换成平时,肯定是不舍得吃的。

“你等一会就知道值得的,据说已经是六代祖传厨艺。今天比较好运,上次来差点没有位置。”那时候,还是王军的关系,人家店家增设了一桌。

闫景辉等人不以为然,能好吃到哪里?上百元一个菜,都可以去五星级酒店吃了。人家还有档次可言。

不多时,王军就如期而到。杨奕先给大家介绍,相互认识一番。

“都叫我王哥好了。别客气,这顿我请吧!”王军开口道。

他随即询问核雕的事情,三女连忙把宝物献上。王军一个个鉴定,那雕工,深得他的喜欢,几万块感觉不会亏。

“既然都是小奕的朋友,我也不能让大家亏了。老弟的估价是三万到五万,我就给个最高价,都五万,你们觉得如何?”王军也不在乎那一两万。

人家土豪都这么送钱,大家还有什么意见?三女连忙答应,尤其是罗晓玉,本来觉得,自己的那个应该是最便宜的,没想到也占了便宜。

“王哥你说多少就多少吧!肯定不会坑我们的。”闫景辉说道。

他把自己的那个胭脂盒拿出来,询问王军有没有兴趣。

“这种东西很少人收藏,正好我认识一个人。嗯!五千块你给我吧!改天我转手给那家伙,省得你麻烦。”王军看了一会,这么低端的东西,他不是很喜欢的。

“那就多谢王哥了。”闫景辉大喜。

这回,皆大欢喜了。

他把玩这三个小核雕,越看越喜欢:“这种东西雕琢太难了。”

要将一个题材,雕琢在拇指大的东西上面,还要雕琢得如此传神,相当不容易。核雕他家里也有几个,但均不能跟眼前这三个相比。

“回去上点油吧!不然都要开裂了。”杨奕说道。

开裂是核雕容易出现的现象,开裂的原理在于核内与核外的湿度不统一。核内空气湿度与核外湿度应保持平衡,如果内高外低,相差悬殊的话,则核内湿润向外膨胀,核表面干燥向内收缩,就会开裂。核雕工艺品不能长时间直晒、泡水和风吹。

果核本身有很多油性在内,但随着时间推移,油性是会消散的,因此必须上油,来加强它的油质,油质少则易裂,在表面上油,它会吃进内部的,涂抹均匀,整个核都可以吸收油分。

“是要上点油,这一枚我看到了几个花点。”王军检查得也很仔细。

核雕花了之后,肯定要破坏品相,不过也不要担忧,因为花不会导致裂。而且,核雕在把玩一年半载之后,整体颜色都会深红,花斑也会隐淡,最后消于无形,所以不用害怕。

“没想到这些小东西那么值钱,下次我去找找。”闫景辉也没有遮掩自己的想法。

王军笑道:“那你就得小心了。核雕也很容易弄到假货,没有眼力,是要交学费的。”

他告诉这个有冲动想法的菜鸟,市面上很多核雕,看起来很透亮,但很多都是染了色的。

真正用手盘变色的核雕,不仅仅是颜色变深,更重要的是,核雕会变的透亮,好像玛瑙石的那种感觉,尤其是核雕表面突出的部分,通常也是核雕最透亮的部分。但染色的核雕,只是颜色均匀的变深,而绝对没有透的感觉,且颜色发死。

“看颜色是不是均匀就行。”杨奕指点道。

手盘的核雕,在盘的过程中,由于核雕表面凹凸不平,因此突出的部分会经常被摩擦而凹陷的部分则很难或根本盘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核雕的变色就会出现不一致不均匀的情况,先变色的突出部分的颜色会略深于或明显深于凹陷的部分!

“不过,由于大多数玩家为了清理核雕,因此也会经常在核雕表面刷些橄榄油。这样凹陷的部分也会在刷油后慢慢变色,但罩变色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不够透亮。而经常被手盘到的突出部分,再加上橄榄油,就会变得特别透亮。”他补充道。

“可惜,没看出到底是谁的手笔。”王军遗憾说道。只能回去再慢慢查了。

核雕的名家很多,在明朝的时候,就有王叔远。

听说,王叔远能在细小的核桃雕刻出一条船,船上有五人、八窗。而明代夏白眼在一颗橄榄核上雕刻十六个婴儿,童身只有半粒米大,“眉目喜怒悉具。或刻子母九螭,荷花九鸶,其蟠屈飞走绰约之态,成于方寸小核”,人称一时圣手。

“这些东西要经常把玩才值钱?”闫景辉问道。

杨奕点点头:“俗话说‘三分佩带,七分把玩’,因为手心会分泌汗液和脂肪类物质,经常盘摸把玩可以使核子表面颜色均衡地呈现红色,俗称‘包浆’。此后,越玩越会有光泽,通体逐渐呈现半透明状,给人一种玲珑剔透的感觉。”

“真达到那种晶莹剔透的状态,就算它不是名家雕琢,价值也会非常高。你不妨可以买一些雕琢比较好的,便宜一点的,自己慢慢玩,过个几年,也会有很大的升值。”王军建议道。

这种建议,让闫景辉颇为心动,把玩物件,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只是有点折磨时间。

聊着聊着,王军开始埋怨杨奕,跑出来捡宝,居然都不喊上他。跟杨奕一起捡漏,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下次吧!他们也是忽然邀上我的。”

等饭菜上桌,闫景辉等人品尝过后,才举起拇指,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