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八十二章完美无瑕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二章完美无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是一边看,还一边听那中年人说话的。眼前的这尊元青花,是一个高二十三厘米,直径二十厘米左右的八菱大罐。罐身花纹相当精美,还有一幅刘备三顾茅庐的图案。

据杨奕所知,元青花有胎体厚重的巨大形体,如大罐、大瓶、大盘、大碗等。但也有精细之作,如胎体轻薄的高足碗、高足杯、匜、盘等。

在元代社会,青花瓷还没有成为宫廷或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除酒具、明器外,主要产品是对外输出,因此元青花瓷的造型有一定特殊性,其原因乃是为了满足不同地域、不同生活习惯使用者的需要。

如大罐、大瓶、大盘、大碗是为了适应伊.斯兰国家广大穆.斯林席地而坐、一起吃饭的习惯而特别生产的大型饮食器皿。而元时生产的小型器皿如小罐、小瓶、小壶则多销往菲律宾。

正因为这样,现今大家能在土耳其看到不少的元青花,个个都是粗壮的大罐、大瓶、大盘等等。

他用手电筒朝里面一照,一束强光落在内壁上,心里又是一怔。

“感觉怎样?”刘乐走过来问道。

对杨奕的意见,苗霏也非常注重,认真听起来。

而那中年人却不以为然,一个年轻人,毛都没长齐!正所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他能说出什么见解?连刘乐都表示真品无疑,他难道还能说假的不成?

“后生仔,赶紧说几句吧!我时间有限。”

杨奕瞟了一眼那家伙,淡然道:“既然你时间不多,那你另找高明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大惊。刘乐微微皱眉,苗霏也有点凝重,那中年人则是脸色变得不好看。

“看来,贵行不是很欢迎呀!那好,我找另一家。”说着,还真就要上前将元青花抱走。

刘乐连忙安慰道:“这位先生,先别急,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的。”

那中年人也不是真要走,露出满意的笑容:“那好,还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完,看向杨奕的眼神就有点不善了。

杨奕将胶手套取下来,把放大镜放在一边。这个元青花,他已经没有兴趣看下去了。其实,他开始也没看出什么破绽,感觉跟刘乐一样,这青花瓷就是元青花。

然而,当他启用竖眼的时候,竟然看不出一点霞光,可见,东西一定是假的。竖眼诞生以来,从没有骗过他。

于是,他用放大镜,每一寸地检查,终于发现了一点点问题。

杨奕心头震惊,仿造这尊瓷器的,到底是谁?这手段,几乎是造假宗师的境界了吧?要不是人家故意留下一点破绽,他还找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

“没事吧?”苗霏细声问道。

刘乐也走过来,再次拿起放大镜:“杨奕,你觉得哪里不对?”

“胎色不够洁白,胎质较粗并有细小的气孔,没有错呀!”刘乐不解道。从器物底部或残器断面用放大镜看,发现非常符合元青花的特征。

“有砂眼,这一点是没有错。”杨奕点头道。

正是如此,他才感叹,那造假的家伙手段高明,每一个细节,几乎都做得那么完美无缺,越是认真的人,越容易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懂行的人都知道,元青花瓷虽然胎内增加了氧化铝的成分,提高了烧成温度,但是瓷化程度还是不如清代瓷器胎体细腻。

元瓷制作时胎泥淘炼不够精细,多数器物底部露胎不施釉,采用垫砂支烧方法,烧成后即形成所谓的砂底。

“而且,我看到了火石红。”刘乐还是觉得没错。

元青花砂底的边缘常出现粘砂或铁质斑点,少量器物由于胎土内含有铁质,在器物露胎部位经烧结呈氧化铁红色,俗称“火石红”。

他小心翼翼地将大罐翻转过来,就看到罐底有轮旋的旋纹痕迹。这是工匠有意涂刷的较浅淡的铁红色砂底,也是元朝工匠的做派。

“内壁接痕也很清晰。”刘乐看了眼杨奕,实在是不明白,杨奕怎么断定这东西有问题。

元代的瓷器,采用分段制胎,然后再用胎泥粘合而成,粘接处器表往往突起,给人以不平之感,外壁接痕经打磨,但内壁接痕仍清晰可见,器物颈部内侧略加切削,内壁均不修削,所以在器里的底、腹、口等处胎体接痕表现明显。

“绘画的方法也应该没有错!”刘乐继续说道。

元青花纹饰绘画方法以平涂为主,结合勾、皴、点、染技法,线条苍劲有力,显示出元代工匠高超的绘画才能。

“元青花中的人物纹别出心裁,并与戏剧相结合,将著名历史人物的故事情节移植到瓷器画面上,呈现一种新的艺术境界,具极强的感染力这是其他时代无法比拟的。”

刘乐一直在说,杨奕却一直在点头,让苗霏有点看不懂了。

按照这样的话,那物件应该不会假呀!为何杨奕刚才那态度?难道跟那位先生有点过节?但杨奕不是那种人吧?

刘乐将视线放在图案上面,茅庐的边上,有一株芭蕉。

蕉叶纹来源于商周青铜器的纹样,饰于瓶颈和下腹部。叶的中茎画至叶尖,一笔画成或两笔画成后填色。叶的边沿用细线勾勒后填色,叶脉细线勾勒,有单层和前后双层两种画法。

“你看着蕉叶,典型的元朝风格。明朝蕉叶纹中茎用两条平细线画至叶尖,不填色,永乐起叶的中茎已不到叶尖。叶纹细密如鱼骨。叶边如锯齿般尖细,轮廓线用复笔加粗。”他几乎是找遍所有细节,均符合元青花的特征。

因为这是重器,随随便便都能拍个几千万出来的宝物,他是一丝都不敢大意,刚才看得非常细致。

刘乐看向那中年人:“你爷爷将其埋在地下,肯定包装得很好,所以瓷器才没有染带上土沁、土斑,而是质地老气、宝光内含。”

如果是传世品,由于人间沧桑和岁月抚摸缘故,釉汁则越发滋润、宝光四溢;或因为历经使用,棱角的釉面不免要出现轻微的剥蚀或磕碰,以及支撑点和受力部位,会因磨损划痕纵横、细密,而附上累累旧气。

“先生高见!不假!”

那中年人小小地拍了一记马屁,最后还看了眼杨奕,暗想:小子,这回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