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三十二章定罪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二章定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路上,杨奕收到闫景辉的一条短信,表示自己已经被捉,让杨奕更加笃定,那家伙被人下了套。此事有点蹊跷,按道理说,闫景辉才入行没多久,没理由遭人陷害吧?

人家不图财,明显就是冲着闫景辉的前途去的,有点麻烦。跟政府部门打交道,他不擅长,想了一会,还是给王军电话,寻求帮忙。

“不急,你先过去,我帮忙打个电话。”王军他本人就没办法赶过去,目前还在外地。

不过,他的人脉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即便不是在江州市,他也能说上几句话。

“好,改天我让那家伙做东,请王哥你吃顿饭。”杨奕开口道。

“吃饭就不必啦!要是能让你这家伙陪我去一趟捡漏,就最好不过。”王军笑了笑。这些天,他都邀请杨奕一起去捡宝,但杨奕近段时间都没什么空闲时间。

杨奕匆匆聊了几句,就挂掉电话,赶往闫景辉被关的派出所。

大观镇派出所,闫景辉直接被关到了审问室里面,随即进来两个警察,开始做笔录,丝毫缓冲时间都没有给闫景辉。

刚坐下来,两个警察就按照纸上的内容宣读。得!这已经是给闫景辉定好罪名了。

“没有错吧?小子!没异议的话,就在这签个名,摁个手指,大家好办事!不然的话,先关你几天。”最后,连威胁的话都说了出来,委实有点猖狂。披个虎皮,就是欺负老百姓?

“警察同志,你们这么胡闹,所长他知道吗?”闫景辉得到杨奕的回信,心里的底气足,也就没有什么惊慌。

杨奕在江州市的人脉,他是见识过的,一个乡镇派出所,应该难不倒他吧?

看见闫景辉那么轻松,两名警察皱了皱眉,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来的底气,一时间不敢乱来。对付眼前这个人,是他们的组长,并没有经过所长同意的。

假如真的出了事,到时候推出来替罪的,肯定是他们两个。两人相视一眼,衡量了一会,为了自己前途,还是先按照程序来办事。

“什么名字?”

闫景辉翻了翻白眼,刚才你们都不是宣读了吗?差点连我祖宗十八代都查了出来,现在还问那么低级的东西,这假装正经也太快了吧?

“闫景辉!”

……

还没问完,他们李所长就阴沉着脸走进来,身边跟着他们的组长,战战兢兢。两名警察看了眼闫景辉,心里暗自侥幸,还好他们及时纠正。

“谁给你们权利乱捉人?”李所长第一句话就让审问室的气温下降了两度。

那名出警组长哆嗦了一下,目光瞄向审问室的两名手下,眼神透露着求助跟警告。

“所长,我们都是按程序来的。没有乱捉人,只是让闫先生配合我们调查而已。”两名警员马上将组长的眼神给忽略掉。

如今,撞到所长霉头,组长就是一盘菜,承受不住所长的怒火,就准备歇菜吧!

李所长扫了一眼两人,然后热情跟闫景辉聊起来:“闫老弟,让你受惊了。这些人办事不靠谱,待会给你一个交代。”

闫景辉感叹:还好,自己兄弟给力。要不是杨奕,这个亏他是吃定了。

“所长你太客气,那位同志带着一帮人,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捉过来,有点不合法规呀!”闫景辉自问也不是什么好人,别人要计算你,自然得反击回去。

他也想搞清楚,到底是谁在害他。

“放心!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李所长目光落在桌子上的一张纸,拿了起来。

这个动作,可将好几个人吓得魂飞魄散。审问闫景辉的两名警员强行镇定下来,看自己所长的态度,眼前这个年轻人大有来头,肯定不是他们能惹的。

而那名组长,两脚都开始发软,眼底涌现惊恐。连所长都热情招呼的人,自己却吃了豹子胆,将人家捉回来。

“你们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李所长一张纸甩过去。

他委实是气坏了,手下这帮人如此乱来,以前他从未知道。自问不是什么清官,但这么过分的行为,他都不敢乱来。

当他接到上级电话,表示自己所里捉了一个无辜的公民,李所长就开始冒冷汗,当场给上级领导下军令状,一定彻查此事。

看向那名组长的眼神,就跟看死人一样。那小子是副所长的人,早就看他不顺眼,能趁机除掉,那是最好不过。

“陈组长给我们的,说都已经调查好的。不过,我们认为不合程序,所以还是让闫先生做一个正规的笔录,所长您看,就是这。”两名警员瞬间将那名组长给卖了。

他们是知道陈组长的德行,自己大把赚外快,最多就请大伙吃个大排档,为人很吝啬,早就有人对他不满。

“小陈,你还有什么好说?”李所长怒喝道。

陈组长立即被这一句抽干了力气,软倒在地上,嘴巴颤颤抖抖,说不出话来。他心里极为悔恨,不应该为了两万元铤而走险。

“捉起来,好好审问。”李所长对其他人说道。

接着,请闫景辉到自己办公室。事情其实他已经了解,有点麻烦。那件文物应该是新出土的,按照法律法规,闫景辉是犯法的。

当然,念在闫景辉不知情的情况下,可以酌情处理,但想要轻松走人就有点困难。

如果这事外界还不知道,那还好办一点,问题是有人已经捅到媒体去,刚才还有记者打电话过来询问。很明显,陷害闫景辉的人是要一棍子打到底。

“闫老弟,一会文物部门的人会来鉴定,你还得配合一下,老哥能力有限,只能帮你到这里。”李所长给闫景辉倒了一杯茶说道。

“已经很感谢所长你帮忙了,一会我兄弟也会来,没事!”

见闫景辉那么自信,李所长对他的兄弟也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来头的人,才让这家伙有恃无恐?

“那就好,咱就在这等一等。”

骗闫景辉的那老头,李所长已经安排人去追查,找到那老头,闫景辉的麻烦会减轻很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