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三十五章古董手表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五章古董手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搞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就是那些媒体都有点傻眼,最后灰溜溜跑了。

郭瑾轩怎么都没想到,花了十万元就是这个结果。对方为了方便,直接弄个假货出来。当他了解整件事之后,差点没有吐血。

“老杨,你不请客给我压压惊?”闫景辉笑道。

“滚!没让你请客,你就偷笑吧!”杨奕鄙视了一眼闫景辉。

“哈哈!行,我请客。李所长、小雨你们一起来吧!”闫景辉也没有啰嗦,要不是李所长帮忙,他起码会吃点苦头。

李所长也是心情大好,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几乎忽略不计,加上除掉副所长的一个助手,怎么看都是他赚了。

“那闫老弟就破费了。”

小雨本还有点犹豫,但杨奕看出这小姑娘似乎有点心事,眼底都是担忧,就忍不住邀请她一起吃饭。

“小雨是这里人?老伯,两位叔叔也一起吧!”杨奕问道。

“小雨你跟你师兄他们吃饭去吧!我们先回医院。”何老头自己的麻烦解决,又开始担心老嫂子起来。

至于边上的陈讯跟邰经理,从那赵主任逃跑之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大家都当他们透明。那两个家伙也想逃走,心里暗怒杨奕,却不敢骂出口。

“医院?”杨奕微微一惊,看向何润雨,满脸疑问。

小雨才将自家的情况简单说一说,杨奕他们俩恍然大悟,朝陈讯他们望过去。

“你们俩最好别打什么坏主意,会后悔的。”杨奕略带威胁性的语言说出口,小雨那么漂亮、善良的师妹,能跟那两个败类保持距离,他很支持。

“杨奕,别太过分。我们的事,你管不了。”陈讯脸色非常不好。

小雨也偷偷对自己叔公他们明说,不要跟那两个家伙靠太近,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何老头活了大半个世纪的人,好人坏人分得清,自然看出来那两个人对自己家孙侄女不怀好意。

“你们要干嘛我懒得管,别惹我身边的人。”

丢下那两个人,杨奕他们一行人找地方吃饭。小镇并不发达,吃饭的饭馆不多,李所长比较熟悉,找了一家环境比较好。

饭后,闫景辉跟李所长相互留了个联系方式,李所长就匆匆离开,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单单是处理陈组长,就需要他亲自来。

“走,去去医院。有什么困难,我们都能帮一点。”杨奕对小雨说道。

怎么说,大家都是师兄妹,有困难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不知道归不知道。

闫景辉带上他的那堆破烂,杨奕看了几眼,除了老手表,其他都不值钱。老手表还是国产的,上链的那种,保存不怎么好,表面被刮出一些痕。

“其他的都扔了吧!背着很好看?”杨奕对他说道。

“这玉麒麟都不值钱?没道理呀!”闫景辉手里拿着一块玉雕,拳头大。为了将这块玉麒麟弄到手,他花了上千元。

在他认知里面,玉不都值钱的吗?就算没经过雕琢,也算是宝物。

“麒麟你个头呀!这是獬豸。”杨奕翻了翻白眼。

不过,两者都是独角兽,确实很容易让人混淆,尤其是闫景辉这种一知半解的人。

獬豸是中国上古传说中的一种神兽,它似羊非羊,似鹿非鹿,头上长着一只角,故又俗称独角兽。在中国古代的法律文化中,獬豸一向被视为公平正义的象征,它怒目圆睁,能够辨善恶忠奸,发现奸邪的官员,就用角把他触倒,然后吃下肚子。

而麒麟其状如鹿,独角,全身生鳞甲,尾像牛。麒麟在中国古代被当作仁义品德的象征,神话传说它还具有“麒麟送子”的功能。和大多数独角兽一样,麒麟非常温和,喜欢独处,甚至不与自己的同类为伴。

经过杨奕的解说,闫景辉才讪讪一笑。

“而且,这块玉就跟普通的石头差不多,没什么价值。雕工更加粗糙,没什么艺术价值。这样的东西,放在外面,顶多当成工艺品,几十块钱处理。”

“啊!那我亏了。”闫景辉连忙说道。

“正常,做这行的,哪有不亏的?没让你伤筋动骨就好。”杨奕安慰道。

“这块手表我试过,还能用的。”闫景辉将其他东西都丢在路边的垃圾堆,把玩着那块手表。

手表是他从一个老农手上三百元买来的,老农心想现在手表几十块钱都能买到不错的,于是很干脆就卖给了闫景辉。

“国产货,存世量不大,值点钱。”杨奕对他说道。

无论何时,总会有一群人对过去的美好事物念念不忘。怀旧也好,收藏也罢,古董腕表的魅力就像一壶老酒,只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愈加浓厚、芳醇。

“上海牌的!值多少钱?”闫景辉将手表戴在手腕上。

杨奕接着说道:“不是什么名牌,现在市场价就一万几千吧!”

名牌表是人们选购的目标,但是选购时要仔细观察古董表的款式、表盘字母和后盖字母,核对表名称与生产厂家是否吻合一致。

在国际上,经济实力最雄厚的收藏家喜欢收藏四大顶级名牌——百达翡丽、江诗丹顿、爱彼和伯爵,但这并非是一般收藏家所能承受的。现在大部分收藏表者将目光瞄上二三线牌子,比如欧米茄、浪琴、罗马、梅花、雷达等。

此外,古董表的表心、表壳、表面、指针、表把完整,又是原装,款式特别、年代较久、出产数量较少者,是保值及升值较可靠的品种。

其实,收藏古表需要注意的事项很多,各个方面都要留意到。

比如,表的品相,包括机心和轮轴是否完好,外表是否有裂痕,配饰是否齐全,走时是否精确,表针是否原装等,因为它直接关系到古董表的收藏价值。要选择式样奇特、少见或镶有珠宝、彩绘和珐琅并且最好是出自名家的古董表。千万不可仅看表壳就万事大吉,只有把表心和其他零件都看清楚、看明白了,才能考虑。

“那也不错了。”闫景辉也算是一个比较容易满足的人。

见他心态能摆正,杨奕微微点头。

在一旁认真听的何润雨,惊奇地听这两个师兄讲话。一个不起眼的老手表,就值一万多,让她眼睛一亮。

“老手表我家也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