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三十六章何家的处境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六章何家的处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言一出,杨奕两人都看向小雨,随后又觉得很正常,以前手表虽然贵重,却也不是平民买不起。

“如果是名牌的话,你们家发达了。”闫景辉笑道。

发不发达何润雨不祈求,能卖点价钱,够奶奶治病用,那就阿尼陀佛了。

“等下帮你看看。”杨奕开口道。

他也知道,何家现在的处境,急需用钱。尽管他可以借给人家,但始终还是要还的。别人用得也不安心,毕竟那么一大笔钱。如果能卖点钱,那就最好不过。

到医院,发现陈讯那两个人没有来,闫景辉暗想:算你们识趣!

小雨将老手表的事情跟自己叔公说了一遍,何老头眼睛一亮,连忙追问杨奕:“那也是古董?值多少钱?”

何家其他人也都望过来,一大家子正处于缺钱的状态。

“还不好说,要看看物件。”杨奕可不敢打包票,毕竟老手表收藏也分很多等级,贵的堪称天价,便宜的甚至一百几十块。

“行,我们现在就回去。”何老头表现得很急切。说完,就差点没将杨奕拖走。

既然如此,杨奕只能陪他们走一趟。何家在镇街道一个转角的地方,是一栋紧挨着的楼房,有二三十年的旧楼。

“楼梯有点陡,小心点。”何老头开口道。

跟在后面的闫景辉无语,自己一个老头都能走,他们年轻人小心什么?热情过头啦!

“你们先坐一会,我现在就去取出来。”

小雨给两位师兄泡茶,杨奕他们则是东张西望。尤其是闫景辉,似乎想要从人家屋里找点宝物出来。

他也是最近才养成的职业病,到老屋子就习惯性地乱瞄,对一切老旧物件都感兴趣。

何老头很快就取出来两个手表,一个是女式的,表链做得很精致,跟手链差不多,而且还是银做的。

杨奕拿上手看了一会,放在一边:“这手表不是牌子货,不值钱。”

他跟大家解释,许多艺术品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要具备制作的名牌效应,例如名家的绘画、名人的工艺品等。在机械藏品中,生产商的知名度非常重要,像古董自来水笔、古董照相机等都是这样。

而在所有的机械类收藏品中,可以这样讲,还没有哪一样能超过名表的知名度,没有哪一样像名表知名度那样深入到千家万户。任何一个人都能说出几款名表来,例如劳力士、欧米茄、浪琴、梅花等。

闫景辉拿过去翻看了一会,还真没发现任何的牌子标志。这就跟组装的电脑一样,属于没有根底的东西。

“那这个呢?”

何老头心中忐忑,毕竟两个手表都是他大哥在外地同时买的。一个手表不值钱,另一个应该也好不到哪里。

杨奕接到手上,翻看了一会,同样没有牌子标志,但要比前面那个好。

“这个好一些,有出厂的标志。另外,这表壳是长方形的,比较值钱一点。五千到七千之间吧!”杨奕对何老头开口道。

一般情况下,如果是同厂牌、同质量的手表,方壳的要比圆壳的贵,长方壳的又比方壳的贵。表面上的指针字体也与保值有关,实心体阿.拉.伯字的最值钱,次之是罗马字,再次之是条状刻度。

另外,表壳最珍贵的是铂金,依次是18K金、14K金、9K金、银、包金、包银与钢等。而K金中又以红色金为最贵,其次是黄金。但也有特殊的合金表壳价值比黄金壳要贵。

“卖了。”何老头几乎是没有丝毫的犹豫。

“行,七千元您转给他就好。”杨奕直接给出一个最高价。

“我?”

“废话!反正你手上有一个,改天转手给别人,不也顺手吗?就拿到我师兄店里,应该也不会吃亏。”杨奕瞪了一眼。

“好吧!”

这些手表保养不是很好,转手给陈浩文,稍微做一次保养,价格就能提升三分之一。大家都能赚一点钱,是三赢的局面。

据杨奕所知,现在科技发达,可以使用超音波和专用的清洗剂帮助清洗手工洗不到的死角,使表焕然一新。

然后在不同的部位加上不同的高级润滑油,可以保护轴心不易磨损,不易生锈。最后用测表机测得表的方位差,将表针大小摆幅校正到最好的程度,把调整时间的快慢针调到最理想的位置。

如果表长时间不保养,油干了后在宝石上留下的油渍就很难清洗干净,况且空气灰尘中会有人们肉眼看不到的微粒附着在油里。若长时间不清洗表又不断地在使用,那零件就会受到磨损,从而影响到表的生命。

如果你不懂,最好不要随便打开表盖来观赏表心,如果打开也不要去拨弄里面的零件,说话时要用手遮住嘴以免口水喷到表心里,最好用照相方式来观赏才好。

何老头的老表不怎么珍贵,所以杨奕也没有必要细查。

如果是珍贵的表种,比如一些国际大品牌,那是需要拆开看的。

辨别机心的真假,对手表特别是古董表的收藏是非常重要的。古董表经过数百年的使用,经常会多次修理更换零件。

因此,往往有些表外形尚完整,但是打开外壳,机心却是“杂牌军”,原装零件很少,甚至全是杂装零件,这种表投资价值是很低的。所以选购古董表要外壳、机心一起亲眼目睹以后,才可论质讲价格。

看见闫景辉掏出一大把的现金,杨奕有点无言以对:这家伙到底带了多少现金在身上?这不是招人犯罪吗?

“有意思吗?”

他不知道,闫景辉要的就是那种手中大把钱的感觉。钱再多,放在卡里面都体会不出来。你拿着一大扎的钞票,马上就能让别人侧目相看,两个字“大款”。

“我喜欢!”闫景辉回应道。

何老头则是取出一个黑包,准备把钱装进去。里面还有他的一些积蓄,都是最近从银行取出来的。

杨奕看见他把钱整理,留意到包里面的一张人民币,忽然一怔。

“等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