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三十九章旧事重提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九章旧事重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就呆在一边等候,罗晓玉却没闲着,到处去看车子。那些销售人员见杨奕一口气就买下一两上百万的豪车,而且还是全额支付的,他的女伴应该也差不到那里,异常热情,一路陪伴。

“杨先生,这是我们店的会员卡,以后车子保养之类,回到我们店是有优惠的。另外,还有一些手续,需要你稍等片刻。”刚刚接待杨奕的那销售人员恭敬地递上一张卡。

这么大的一个单子,他们店的经理都跑过来,跟杨奕热聊了一会。

“那就快点吧!”杨奕随手将卡片塞钱包里。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正装、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比杨奕也就大那么三五岁左右。

看到那人,杨奕眼睛微微一眯,好久没有见这人了。当初,他狼狈退学,就是他在动的手脚,想到这,杨奕就牙痒痒的。

很显然,杨奕大学的辅导员看到杨奕,脑子也是有点短路。没想到还能跟杨奕碰见,被他亲手毁掉的一个学生,在车行遇到,不会是这里的员工吧?

转瞬之间,他就恢复了正常,没将杨奕放在心上。大学都没毕业,能混出点什么来?他也是查过的,杨奕的家庭不怎么优越,也是他敢动手的原因。要怪,就怪他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车行的销售人员一看,来者是个小白领模样。这种客户,也是有挖掘潜力的,立即上前两个人招待。

“我看看五十万左右的车型吧!”

杨奕的那辅导员将顾客是上帝的规则表现得淋漓尽致,他来这里消费,你们装孙子伺候,他认为理所当然。

“那这边请。”

经过杨奕身边,那家伙忽然停下脚步:“有点本事呀!还能在车行混。”

杨奕冷笑:“一个大学辅导员,买五十万的车子,就不怕被查?据我说知,你的工资还不过万吧?”

这人叫王力申,属于阴险小人。当初,杨奕无意间碰见这家伙利用自己辅导员的职务,对女同学进行骚扰。

如果你情我愿,杨奕也懒得管。但看见那女同学挣扎,就忍不住进去帮忙,还打了几拳那家伙。

接下来,结果就很明显,打了老师,怎么也是一个留校观察的处罚。但在王力申的推动下,学校直接将杨奕退学。

“无知,那会我才刚工作,你走后我都提了好几次工资。你在这工作如何?有三千不?”王力申调侃道。

听到这些对话,店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两人有过节。但很明显,杨奕的财力更加雄厚,看向王力申的眼神就有点怪异了。

人家上百万的车子眼睛不眨就买下来,会在这里打工?

“先生,您可能搞错了。他不是我们这的工作人员,也是我们的贵客,刚刚提了一款上百万的路虎。”跟在他身边的一名销售人员“好心”提醒一句。

“什么?”

王力申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难以置信地看着开口的那名销售人员。不科学呀!就算杨奕出来找到份不错的工作,也赚不了上百万吧?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家伙。

“不会是帮别人买的?”他质问道。

旁边的人再次告诉他,车子的注册信息,都是用杨奕的身份证上户的,绝不可能是帮别人购车。

看见杨奕嘴角的冷笑,王力申心底一寒,一股不安从心底升起。

“放心,当年你给我的,我会加倍奉还。还得感谢的大恩大德,如果还在学校,或许我走不到今天。”杨奕的眼神越发冷冽。

这时,罗晓玉从远处过来,店里的车子,她都看了一遍。可惜,车子不多,尤其是顶级的汽车很难看见。如果是车展,那就过足瘾头了。

“要走了吗?”

见那么漂亮的女人跟着杨奕,王力申终于开始相信,当年被他赶出学校的小子已经发了达。而他,还是学校的老师,之间的地位差距可能已经拉开。

这回,他有危险了。从杨奕的语气来看,很明显人家很记仇,不会放过他。

王力申沉默了一会,忽然软下来:“当年的事,也不能怪我,真正处罚你的,是我们教导主任,院长同意的,我也没有在他们面前添油加醋,反而给你说了几句好话,你不能……”

杨奕全当听笑话,王力申这种阴险小人,平时就知道欺软怕硬,不会落井下石?说出去谁信?

“到底是谁害我,我自然会弄清楚,几年来我一直不敢忘记。”看见王力申,杨奕憋了三四年的火气忍不住爆发。

从得到竖眼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忘记努力发展自己,赚很多的钱,把自己的影响力抬升。等有机会,一定会回学校讨回一个公道。

有仇必报!也是他的性格。

“先生,我们先去看车?”王力申身边的销售人员开口道。

两人的恩恩怨怨,他们不会掺和,和气生财才是最重要的。在店里面,千万不要吵起来,先把王力申的生意做了。出了店门,你们就是打起来,他们也不多管,顶多帮你们打个电话报警。

“好,好!”

王力申有些模模糊糊,看见杨奕混出头,走在他的前面,有心想要解开恩怨,即便放下自己尊严。但不知道从何说起,就稀里糊涂跟着销售人员去看车。

然而,今天他的心情肯定很糟糕,购车的欲望也降到了负数,满脑子都是怎么消除杨奕对他的仇恨。

能一口气买下上百万车子的人,可见杨奕身家好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不是他一个辅导员能对抗的。

“他谁呀?”罗晓玉小心翼翼询问道。

她还是第一次见杨奕流露如此愤怒的表情,有点心惊,得多大仇恨呀!

“以前的辅导员,我被退学,都是拜他所赐!”没有人知道,刚被退学的那段日子,他有多彷徨、多无助。

“大学那么黑暗?”罗晓玉惊讶道。

“不好说。”

接待杨奕的那名销售人员走过来,手上是一些资料,需要杨奕签名的。

“杨先生,我们店现在搞活动。你购买的这款车,我们赠送了些小礼物,你跟我过去挑一挑?”他开口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