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四十一章老城拆迁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一章老城拆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雄哥,拿去抽吧!”杨奕到公司后,拿出一包烟,扔给门口的保安。

他并不抽烟,但有时候还是会带一两包在身,就是为了应付这种场面。人不能单独活着,周围的人际圈对你很重要。

“这车子你买的?你这发财的速度也快了点。”

门口的保安爱不惜手一样抚摸车身,好像对待一个超级大美女,几乎没有男人不爱车,他虽然没能力买车,但心里也有渴望。

“刚买的,没辆车子代步,确实麻烦了点。”杨奕笑道。

雄哥顺手接过杨奕抛过来的一盒烟,很常见的红双喜,欢喜一笑。烟不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杨奕发了达,也没有看不起他一个看门口的。

“车子下次载我兜兜风。”雄哥得寸进尺地说道。

杨奕乐道:“行,下次吧!今天要跟苗总出去。”

老实说,载着一个大汉兜风,怎么看都有点大煞风景。不过,他也了解雄哥的心情,同为车子的粉丝,看见车都是移不开脚步的人。

苗霏很快从拍卖行里面出来,看见杨奕的车子,同样很意外。

“行,终于像点样子。”苗霏开口道。

堂堂拍卖行金牌鉴定师,天天还坐着公交车上班,连她都看不过去。本来,还以为这家伙是个守财奴,什么时候有空,给他配一台差点的车子,权当福利。

说完,就开了杨奕的车门,钻了进去。

杨奕喊冤:“苗总,别人的都是公车私用,到我这怎么就变成私车公用了?”

“拍卖行的车子快没油,就先用着你的吧!”苗霏丝毫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妥,这家伙从拍卖行也赚了不少,用用你车子有意见?

杨奕翻了翻白眼,没有油更加应该开出去加油呀?紧急用车的时候怎么办?

没有继续啰嗦,钻进驾驶座后,他询问:“准备去哪里?”

“云海市,听说有一片老宅快要拆迁,我们过去看看,有没有值得出手的宝物。”苗霏也是不久前收到消息。

收到风声的人应该还不算多,现在过去,多少能找到点古董吧?

掏老宅子是古玩爱好者的兴趣之一,往往能有不小的收获。老屋都是有一定历史的地方,面临拆迁的话,很多人都会选择搬离,里面有不少老物件,运气好的话,还可能找到一些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

就在今年,听说江南一带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有个老玩家无意间经过一家准备拆除的老宅,很多东西搬了出来,被他看中了一面屏风,价值八百多万。

屏风是古时建筑物内部挡风用的一种家具,所谓"屏其风也"。屏风作为传统家具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由来已久。

它一般陈设于室内的显著位置,起到分隔、美化、挡风、协调等作用。它与古典家具相互辉映,相得益彰,浑然一体,成为家居装饰不可分割的整体,而呈现出一种和谐之美、宁静之美。

那位老者花了两千块买下来,算是捡了一个大漏,让古玩界不少人羡慕。

车子刚出去,杨奕就接到王军的电话,竟然也是喊他一起到云海市掏老宅子的。

“王哥,你的消息比我们苗总要落后一点呀!现在我跟苗总正在赶往云海市,你也赶紧出发吧!”杨奕对他说道。

既然王军都得到消息,附近三五个市的古玩爱好者应该都知道,还真是手快有手慢没呀!随着收藏大军越来越大,民间的古玩资源会越来越少,竞争也会比较激烈。

祁老跟杨奕说过,他年轻的时候,文物不说随处可见,但即便是愣头青,也极少交学费。那时候古玩比较多,珍贵的就另说,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假货。

不像现在,一件过万元的古玉都造假,市场上的古玩更是十件有九件假货,专家不小心都要跪下。

车子走了两个多钟头,终于来到云海市。规划拆迁的就位于老城区,那是一片民国时期的建筑物。此时,不少屋子都刷着一个大大的“拆”字。

云海市不是什么大城市,不然的话,就凭这一片的老建筑,应该划为文物保护单位,而不是拆除。

这种新兴城市,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所有事物都要为城市发展服务。与其投入大笔资金进去保养这一片老建筑,还不如拆了重新规划。

杨奕发现,就连大名鼎鼎的同仁堂也不得不搬离,一个个药柜搬上车。

“要进去瞧瞧吗?”杨奕问道。

别小看这些老药铺,那么多年的经营,里面有一些比较值钱的老物件,一点不会奇怪。

他倒是听说,从古至今,同仁堂文化质量观形成的原因大致有两个:

一个是同仁堂人的自律意识。历代同仁堂人恪守诚实敬业的药德,提出“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信条,制药过程严格依照配方,选用地道药材,从不偷工减料,以次充好。

另一个是同仁堂的外在压力。这外在的压力就是皇权的压力,因为是为皇宫内廷制药,故来不得半点马虎,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杀身之祸。

“好,进去看看。”苗霏朝里面看了一眼,有点乱,但那些桌子、凳子看起来都是有些年头的。

老家具近年来在拍卖行也比较火热,尤其是明清时期的家具,发展到了一个顶峰,加上用材精致,一套好几百万的都很正常。

“两位,我们药店要搬到建设路那边,需要买药的话,得到那边去,这里已经不做生意了。”一个负责整理药材的人员对杨奕和苗霏说道。

“没事,我们就进来看看。”杨奕对他说道。

“这些椅子都是红木做的吧?”苗霏询问道。

杨奕看了几眼,点头道:“是红木,但不值钱,是非洲那边的花梨木。”

这几乎是最低等的红木,比较实用,收藏价值很低。严格意义上,非洲花梨木并不属于红木,在目前市场,非洲花梨也叫亚花梨,是次与花梨木的,只是外观较为相似,气味迥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