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四十六章精品袁大头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六章精品袁大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电影海报收藏在国内并不算热门,在国外恐怖得多。几年前,1926年的《大都会》在美国拍出了六十九万美元。而《星球大战》首映的电影海报,曾经被好莱坞影星尼古拉斯·凯奇在拍卖会上以一百九十万美元的天价收购。

电影诞生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电影是流动的艺术,而与电影几乎同时诞生的电影海报则是凝固的结晶。

它以绘画与文字有机结合的形式,融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和娱乐性于一体。从最早期的单纯广告宣传转变为一种时尚文化收藏品,吸引了许多收藏家的目光,成为收藏市场的新宠。

“三年前,本来还想装修屋子的,还好没有。”老人家侥幸说道。

那时候,正好政府传出来信息,他们这一带计划拆迁重建,所以就耽搁下来。

如果那时候就装修,这幅海报是不可能还存在的。他心想,要是能卖几百元,那就相当不错的。

“这张海报多少钱给我们?”苗霏对老人说道。

见这位老人也是个实在人,不忍心将人家宰得太厉害,毕竟他们还代表着拍卖行,留下不好的声誉就得不偿失。

“我心里也没有准头,你们给多少?”老人将皮球踢回给杨奕他们。

提少了感觉对不起自己,报多了又怕吓跑人家,干脆让他们说价钱吧!只要不太过分,也就卖了,留着也没用。

苗霏看向杨奕,对于估价,她同样没有主意。

杨奕沉吟了一会:“一万元你觉得如何?”

“哈?多少?”老人目瞪口呆。

“如果是别人上门,肯定一百几十元打发您老。不过,我们是拍卖行的人,讲究诚信经验,就赚一些渠道费,应该没有人出到一万以上的。”杨奕诚心地说道。

老人能感受到杨奕的诚意,他心里也这么认为,换成别人,肯定欺负他老头什么都不懂,一百几十元就打发了。

“行,就一万好了。”

这个价格还不卖,留着做种吗?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期,还有什么不满足。

想到这,他更加侥幸,真丢了这幅海报,大大的一万元呀!

杨奕付了钱,就准备小心翼翼将海报卷起来。这时候,外面的王军也走进来,连忙阻止杨奕的动作。

“我看看。”

“小伙子,要不你看别的?这幅海报已经买给这位小哥了。”老人一位王军要竞争,连忙帮杨奕他们说话。

“放心吧!我不跟他抢。”

就他所知,具体收藏电影海报可以按照年代分为四种:民国时期的电影海报、建国初期的红色经典海报、建国初期进口的外国影片海报、“文.革”时期的海报。

王军看了之后,顿时笑着善意揭发:“一万元给他赚了一点。”

这种话,杨奕前面已经说过,老人家也很理解,那能做亏本的生意?肯定得有点赚头,人家才肯收的呀!

杨奕瞪了一眼,小心卷起来,外面还找来一些报纸之类的包着。

王军是看出来的,那张海报不同寻常,独一无二,价值不低于十万,一万元算是大赚特赚了。不过,能出到一万,也谈不上良心谴责了吧?

“你没找到?”

大厅的东西最多,杨奕都扔给了王军去找,没找到也不能怪他了。

“哈哈!你看这是什么?”

王军从口袋取出一枚银元,应该是民国时期的。被他在一个箱底翻出来,本来还有一些粮票,但已经被虫子咬得千仓百孔。

“袁大头?”杨奕伸手过去。

杨奕观察了一会,非常惊讶:“大爷的!早知道我也在大厅找。”

“嘿嘿!晚了。”

一看这两个人的表情,老人十分肯定,这枚银元比海报更加值钱,心里非常开心,也很激动。这些东西一直留着没扔,终于有了回报。

以前,孩子总觉得那些老旧的物品能扔就扔,也就他们两老不舍得,只要还能用都留着。有一次,小儿子将家里还能用的电饭锅扔出去,还被老伴埋怨了整整两天。

袁大头在货币收藏界被称为银元之宝,它是我国近千种近代银币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银元品种,也是近代中国币制变革中的一个重要角色。

民国三年铸造的袁世凯银币有很多不同的版本,在正面的图案是基本相同的,但是在背面的图案和一些细节方面还是有所不同的。

王军找到的这一枚,袁头发较粗,发型呈波浪。嘉禾结带没有形成纵横交“8”的结花,右边一束嘉禾结带处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

“很值钱?”苗霏忍不住询问。

袁大头她也见过,好像几千元就能弄到手,还没有刚刚那张海报值钱,搞不清楚王军为何那么激动。

“他这一款是袁大头中的精品,自然值钱。”

听到这话,老人家彻底放下心来。一天之内,能收到两万以上,真是意外的惊喜。

“老人家,你这银元我出十万元,得跟我去一趟银行了,远不远?”来得有些仓促,所以他并没有准备现金。

“十万?”

老人直接傻掉,一万元就让他心脏有些受不住,十万元差点没脑子烧掉。要知道,他们家的存款也就十来万,是他辛辛苦苦努力大半辈子的成果。

“那么值钱?”苗霏也很诧异。

她可不相信,那块袁大头就值十万,按照王军他们这些人的尿性,不赚个十倍,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算是良心价的。”杨奕只能这么说。

那枚袁大头市场价达到一百二十万左右,王军算是奸商的。但没有像别人一样,随便几个钱打发老实人,已经是王军良心未泯。

“走,现在就去。”老人回过神来,连忙说道。

他还拿出一个老人手机,给自己儿子打电话,让他们出来一下。那么大的一笔交易,儿子不在场他心里忐忑。

“不关门?”苗霏在后面喊道。

老人摆摆手:“都是些破烂,不值钱,每人偷的。”

要是有小偷连垃圾都不放过,那正好中了他下怀,免费请了清洁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