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五十一章黄花梨木家具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一章黄花梨木家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得不说,苗霏对掏老宅子也产生了浓厚兴趣,实在是太容易赚钱。当然,得会看,没有本事一样歇菜,只能看着别人流口水。

难怪那么多古玩爱好者喜欢往老宅子钻,难怪王军那样的人,竟然对那恶劣的环境视而不见。

接下来,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一连闯了好几家都是无功而返。

“宝物也不是随地捡的,知足吧!”王军对苗霏说道。

今天,他的收获巨大。以前不是没有掏过老宅子,但能跟今天相比的非常少。

“再走一家,还没有的话,得先找个地方吃饭先。”王军说道。杨奕跟苗霏没有意见,来到云海市之后,就没有吃过东西。

又是一栋非常偏的屋子,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象形中年人站在边上,正在自得其乐地抽着烟,对杨奕等人的到来丝毫没有理会,一点都不关心。

王军刚要开口,屋里面就传出来一句话。

“老二,还抽什么烟?赶紧进来帮忙,这套家具转手出去,钱大家平分就是,反正是祖宗留下来的,你也有份。”

听到这话,王军、苗霏都是振奋,基本上肯定,里面的那套家具应该是真货无疑。

“卖,卖!祖宗的祖业迟早都被变卖光。”那套家具,已经是最后的一点祖业。他表现得很无奈。

“大哥,你就别再赌了。不然的话,金山银山都要被你败光!”他接着说道。

“你好!我们能进去看看吗?”王军心里暗喜。

屋里走出来一个中年人,先得更加年轻一些,但明显有点酒色过度。

听他们刚才的对话,大家得出结论:这两人是兄弟,而且屋里走出来的还是大哥,但是一个赌鬼,将祖业都慢慢败光。

如此,正合王军的心意。不怕你们缺钱,就怕你们不缺钱。

“你们是……”屋里走出来的男人疑惑道。

杨奕开口:“正好,我们是来看古董的。不介意的话,让我们进去看看。只要是我们喜欢的货,价钱是可以商量的。”

那男人顿时大喜过望,立即热情招呼杨奕他们往屋里走,就下一个极不高兴的“二弟”在后面。

“来,三位请看。就是这套,是我们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听说是珍贵的黄花梨木家具,非常值钱,我都请专家鉴定过的。”他说这话,就是要告诉杨奕他们三个,千万不要坑我。

王军当即蹲下来认真检查,真要是黄花梨木家具,确实珍贵。

海南的黄花梨,向来被誉为中国最贵的树。其做成的红木家具,是木材家具中的精品、收藏家们眼中的奇葩,也正成为如今古典家具中的时尚一族。

在京城一次座无虚席的拍卖会上,一位匿名买家以惊人的3220万元人民币高价买走了一张款式简单的黄花梨罗汉床。那次拍卖会上,一对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卖出了23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

“应该是清朝时期的物件。”王军开口道。

杨奕也点头赞同,主要是从风格上判断。每一个时代的家具,用材可能会相同,但时代的气息会不一样。每一个时代的潮流不同,也就会影响到方方面面,家具自然也就不例外。

“对的!我以前找人鉴定,也是这么说。”那中年人连忙附和。

他的二弟则是站在边上,一直没有说话,闷闷不乐!

明清家具同中国古代其它艺术品一样,不仅具有深厚的汉族文化艺术底蕴,而且具有典雅、实用的功能,令人回味无穷。

很多人都知道,明代是我国家具史上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家具的造型、装饰、工艺、材料等,都已达到了尽善尽美的境地,具有典雅、简洁的时代特色,后世誉之为“明式家具”。

而清初家具沿袭明式家具的风格,但随着历史发展,满汉文化的融合,以及中西文化交流的影响,清康熙年间逐渐形成了注重形式,追求奇巧,崇尚华丽气派的清式家具风格,到乾隆时达到颠峰。

眼前这一套,就透露着浓浓的华丽气派气息,很明显的清朝风格。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值多少钱?”王军笑问道。

他一直想要搞一整套的黄花梨木家具,所以看到这一套就特别想要拿下,还没检查完,就迫不及待打听价格的问题。

那中年人开口道:“至少五百万。这两天有不少人来看,但几十万就想要拿走,不可能的。”

杨奕没有说话,既然王军想要,他也就没有打扰,而是周围观察。

他有点奇怪,从这两兄弟的口中得到一些信息。他们祖上应该是积累了大笔的财富,但为何住这里。这套家具跟这座屋子非常不搭配,显得极为突兀。

另外,他们家中其他人呢?别家这个时候都是垃圾一大堆,但这里很整齐,好像完全没有急着搬走。

杨奕开启竖眼,在屋里寻找,很多物品都被扫描了一遍。

忽然,就看到角落一团明亮的宝光,杨奕心中狂跳。除了那块子冈牌,就没有见过如此浓烈的霞光。

很显然,那里有一件惊天的宝物。

他走过去,角落居然是一个喂猫的大碗,表面挺脏,里面还有半条鱼,散发着阵阵鱼腥味。

那中年人可能对其他东西并不上心,见杨奕将猫碗捡起来,也没有在意。

“王哥,这东西看起来像古董,要不要带个回去看看?”杨奕说了些很奇怪的话。

然而,王军却领悟了杨奕的意思,非常随意地回应:“你一个新手,随便玩玩就好。那个碗一千以内可以考虑考虑,你这样空手回去也不好。”

见杨奕他们两个正在演戏,苗霏心里暗笑。

杨奕他们两个毕竟还年轻,中年人没有怀疑什么。一个猫碗还能捡一千元,不要白不要。

“得!小兄弟,一千元拿去玩,说不定真是宝物,你就赚了。”

杨奕咬了咬牙,最后点头:“行,没有空手回去的道理。”

他数了一千元,然后将碗拿去洗干净。刚要转身,竖眼透过并不厚的墙壁,朝里面看过去,顿时大惊,脸上却波澜不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