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五十七章大姐大回乡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七章大姐大回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笑了笑,没有肯定,同样也没有否定。偏偏这样,让三女对他印象极佳,感觉很踏实的一个师兄,不像很多年轻人,处处透露着浮躁。

送她们到学校之后,杨奕同样回了一趟家,然后给罗晓玉发了一条短信,表示自己要外出一两天。

罗晓玉虽然关心,却也清楚,杨奕是一个关不住的男人,能力越大,往往都会越不安定,外出是很正常的事情。她只能叮嘱,让杨奕在外自己小心点。

要是她知道,跟杨奕一起的,还有三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肯定没那么轻松了。

“路途有点远,你们可以在车上瞌睡一会。”杨奕对她们三个说道。

然而,三个女孩子都不愿意把美好的旅途在睡觉中度过,一路上没有消停过。有时候,还当着他一个大男人的面谈论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好用,谁谁的月经什么时候来等,让他尴尬不已。

“喂,你们几个能正经一点吗?当我不存在呀?”杨奕终于忍不住抱怨。

俞然嘻嘻一笑:“师兄,我们见你没出声,还以为你对这些话题感兴趣呢?”

其实,她们是看出杨奕的尴尬,但就是没有停止。偷偷瞄杨奕那浑身难受的样子,她们觉得很好玩。

“你们都疯了。”杨奕瞪了一眼。

听到杨奕有点气急败坏的话,三个女人顿时哄笑成一团。

还好,杨奕这辆是越野车,不然进村子那段路能让轿车直接趴窝,实在是路太烂,简直就是走人都得小心摔死。

大大咧咧的俞然终于连上出现点正常人才有的尴尬,讪讪一笑:“很快就到,很快就到,大家忍一忍。”

杨奕忽然停车,打开车门,看到眼前的一幕,他脸都黑下来。

三女望出去,就看到前面有一个大坑,能直接将车轮子吞没。真搞不懂,那么差的道路,为什么不修一修?当地政府难道就不知道,要想富先修路吗?

就算没有政府牵头修路,村民们也多少要定期对自己村子的道路定期修一修呀!别说什么水泥路那么高级,一条土路也得弄平整一点吧?

“我算是知道,你们村为什么那么穷了。”潘云难得开口损俞然。

“大家思想都还没纠正过来,有什么办法?”俞然表示跟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目前,村里都知道这条路很烂,但要凑钱修路的话,一个个喊穷。另外,让大家出人力的时候,一个个又变得很忙,压根就是不想管。

有些愚昧的村民思想就不端正,认为修路应该是有车子的人来干。村里就只有两台拖拉机,指望他们出钱、出人力修路,也是痴人说梦话。

杨奕在边上找了一些石头,扔到坑里面去,差不多将巨坑填满,才钻进车来。

“前面就是,把车停在那棵树下就好,旁边那栋屋子就是我家的。”俞然大喊大叫。

车子停下来后,一副大姐头的模样流露出来,将书包挎在肩上。里面一本书没有,全都是糖果之类。

村里进来一辆小车,也是一个大新闻,很快吸引不少村民过来。

那些小孩子看到俞然,都围过来,一个个小嘴巴很甜。

“都给我排好队,你小子给我马上把手洗干净。狗蛋,你手上的番薯又是挖别人的吧?你的水牛呢?不会又赶上山就跑回来吧?”俞然领导之风破体而出。

分了糖果零食,将孩子们遣散,她才跟其他村民打招呼。

“老叔公,他们都是我同学,这两天放假,所以一起过来玩玩,体验体验农村生活。”俞然对一个胡子都花白的老人说道。

老人虽然白发苍苍,但身子骨朗硬,走起路来还生风,手里拿着一个水烟筒。一看就知道是个资深的老烟鬼。

“嗯!好好招待,咱们村很久没有贵人进来,大家玩开心点。”

他作为村子的村长,来了重要人物,怎么都要过来看一看,打声招呼的。

对他来说,能开小车的,都是非富即贵。既然还是孙侄女的同学,更应该好好招待。

杨奕从容地跟老人家聊了一会,才跟着俞然到她家去。晚上估计得住那些土屋子,杨奕不但没有嫌弃,反而有点怀念。

小的时候,家里也是这种泥砖屋子,屋顶是黑漆漆的瓦片。

俞然家门口上面还养着蜜蜂,足足两大箱,耳边传来嗡嗡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回去带些蜂蜜,比外面卖的好多了。”蜂蜜对女孩子有养颜滋补功效,所以三女都很喜欢。

俞然接着说道:“以前我家还有两条狗,但养了蜜蜂后,狗是不能养了。”

“为什么?”何润雨一愣。

“狗是多管闲事的动物,闲着没事就会去招惹那些蜜蜂,你觉得会有什么后果?”

潘云跟何润雨头皮发麻,望着那些密密麻麻的蜜蜂,谁都知道后果堪忧。

俞然的父母在田地赶回来,对自家闺女问了一大堆问题。而且农村人热情,杨奕都有些招架不住。

“明天就回去?行,学习为重,你们都是快要毕业的。”俞然的母亲开口道。

她的眼光总是朝杨奕看来,越看越喜欢。杨奕本身长得就不差,加上人家富有呀!女儿要是嫁给他,以后生活不用愁。当父母的,不就是希望自己儿女过得好一点?

俞然微微脸红,连忙把自己丢脸的老妈拉到房间。

“妈!杨奕是我们师兄,也是小雨的对象,你别乱来。”

“可惜呀!你怎这么不争气?那么好的男人就不知道争取?读了那么多书脑子都读坏了。”俞然的母亲拿眼睛瞪自己女儿。

“一会你们就进山玩?那可得小心,不要跑深山去。现在村里的野猪猖狂,老陈家的木薯都被野猪糟蹋个精光。”

提到野猪,俞然的父母就有点牙痒痒的。野猪最是讨厌,吃饱之后,一群野猪会把没吃完的全都糟蹋一遍。老鼠还知道一次只啃一根,不会太浪费粮食。

“外公没有去打野猪?”俞然忽然兴奋起来。

“怎么没打?天天去赶。你要是回来早一个星期,还能吃野猪肉。”

俞然的父亲不是很放心几个年轻人进山,准备跟着走,就当带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