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六十三章好戏开罗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三章好戏开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诺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带着职业性笑容走上拍卖台。

江州市拍卖行给了他一个非常大的平台,现在其他拍卖行给他再好的待遇他估计都不会动心。

在苗总的带领下,他有预感,拍卖行将会越做越好。尤其是他们拍卖行还有一根定海神针,那就是杨奕,一个以前很低调的一个人。

经过前两三次的拍卖会,他郑诺的名气也逐渐打出去。省外都知道了他这么一号人物,前几天还有其他拍卖行请他去帮忙支持拍卖。这算是赚外快,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只要自己签约的拍卖行没有明文反对,都是可以出去劳逸捞外快的。

每一场拍卖会,都会拿到一笔不菲的佣金。因此,他心里对苗总、对杨奕都是感激的。

他跟杨奕很少说话,但也不算坏,主动请了杨奕两次吃饭。有次因为杨奕没空,没办法!另一次是在大排档吃的,就感觉杨奕这个人很接地气。

初次见面,可能给人不好相处的印象,毕竟杨奕说话不多。但真正接触就会知道,那是一个挺好相处的人,很会倾听别人说话。

郑诺进场,给人感觉就是一个上课的老师。

一个合格的拍卖师,绝对不会像电视广告的主持人一样,语调夸张,动作幅度激烈,好像是害怕别人不知道他在作秀。

真正的拍卖师,应该是冷静的,语气十分平和,只有在关键时刻,才知道怎么掌握拍卖节奏,更懂得在冷场的时候调动大家的气氛。

所以,上了主席台之后,郑诺寒暄几句,然后就没有废话,直接切入正题道:“拍卖会开始的,首先有请第一件拍品——水母玛瑙雕件。它虽然不算古玩,却是一件举世罕见的珍品。”

他介绍了一些相关的内容,将黎博雄,以及粤省的顶级雕琢大师贾老也都抬出来,增加这件拍卖品的代码。

“它的珍贵性我就不多说,底价五百万,每次加价不低于十万,竞拍现在开始。”郑诺微笑道。

其他人翻了翻白眼:什么叫你不多说,你都说完了好吗?

大家也都知道,国内,有两位泰山级别的玉雕大师。北方有言老,南方有贾老,都是接近宗师级别的玉雕大师,差一步就达到最高境界的人物。

贴上贾老的标签,价格自然是不可能低的。就算材料一般,贾老的手笔都能值一百几十万。

眼前这件水母玛瑙雕件真是绝妙,放佛一个真正的水母,正在海洋遨游,形象生动,令人叹为观止。

目前市面上最具身价的红玛瑙当数南红玛瑙,产自云南和海南等地,白色玛瑙最上好的种类是荔枝冻,而更稀少昂贵的当数水胆玛瑙,水胆玛瑙中具有封闭的空洞,内含水溶液,摇晃时有汩汩的水声,并可以看到玛瑙中水流动的样子,具有极好的投资和收藏价值。

“水胆玛瑙举世少见,贾老的雕工更是鬼斧神工。”一位老者笑道。

他是亲眼见过贾老动手雕琢的,反正他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国内,甚至世界范围内,能跟贾老比肩的,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站在一个行业的顶峰,那种人非常值得敬重。

水胆玛瑙以“胆”大“水”多为佳。透明度高且无裂纹和瑕疵的水胆玛瑙,是极好的玉雕材料。水胆玛瑙,乃自然界形成的玛瑙中包裹有天然形成的水,在玛瑙制品中尤为稀罕。

眼前这件雕件,放佛就是一个真的水母一样。肚子里的水清晰可见,还不时晃动,好像一个正在海中畅游的水母。

“贾老的雕工确实无可挑剔。”祁老笑道。

很多人都知道,国内玉雕界,北方有言老,南方有贾老。祁老却知道一些秘闻,贾老跟言老关系并不怎么和睦。两人所属的流派不一样,经常会因为雕琢上的事情闹得老死不相往来。

一瞬间,许多人交头接耳,轻声交流起来。嗡嗡嗡的声响,就好像一群苍蝇在飞舞。

郑诺也没有制止,或者催促的意思,只是安静的等候口过了一分钟左右,嘀嘀嘀的电音响了,在屏幕上方的电子显示屏上,出现了第一个报价。

“六百万!”

有人开了头,跟风的人就会一拥而上。屏幕上的数字变化非常快,几乎都是十万、二十万地跳上去。

“六百一十万、六百二十万、六百四十万、六百五十万、六百七十万……”

“一千一百三十万、一千一百五十万、一千一百六十万……一千三百万!”

到达一千三百万,疯狂的数字跳动终于停下来,好像进入一个中场休息的时间。那些资本不够雄厚的人终于把最后的理想价格都压了上去。

但大家都清楚,真正的土豪还没出手。接下来,就是土豪表现的时间。

果不其然,几秒钟过后,屏幕上的数目瞬间增加了一百万。

“一千四百万!还有更高的吗?”郑诺扫视全场,加上一句:“各位,这水胆玛瑙是五十年难得一遇的极品材料。贾老的雕工,天下一绝。两者结合,就只值一千四百万?我还听说,贾老有封刀的准备。”

跟作家封笔一样,雕琢师也有封刀这个说法。一旦封刀,以后就极有可能不再雕琢,作品自然更加珍贵。

所有人都清楚,上面的那个拍卖师不怀好意,但人家也是阳谋,还是得心甘情愿被宰。

“一千五百万!”屏幕的数字再次跳动。

苗霏看向另一边:“方老出手?”

杨奕看过去,还真发现是方老标的价格。方世通是他们江州市著名玉雕大师,尽管都是大师,但之间的差距有点大。

杨奕估计,方老师准备将贾老的作品拍回去好好观察,看能不能悟出点东西来。

他猜得没有错,方老就是这个心思,希望能从贾老的作品中得到启发,让自己雕琢技术再上一层楼。

“老方这人,对玉雕太过痴迷。”祁老无奈地说道。

上一次,子冈牌没有拍到手,听说沉默了好多天,都睡不着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