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七十五章都彭打火机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五章都彭打火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没有拿上手,一看就不难判断是假的。只不过,听听这个人的讲解,倒也挺有意思。

“老板,这东西还有什么来头?说来听听。”

这类瓷器,他知道有人依照器物的大小和形状,用现代技术烧制,即用现代的胎土、化学釉料、天然气或电烧制。器型为典型的宋代覆烧印花碗,芒口无釉、镶边,这类物品以印花品居多。

赝品在放大镜的观察下,很容易发现镶边是用现代生胶粘贴的老皮;釉色发亮而不柔和;花纹造型不如真品古朴,且往往印花的阳纹比较突出;因为火气太重,敲击时声音比真品要响亮得多、声波特别地长;若再对比赝品和真品的底部,更一目了然。

那摊主见杨奕这么问,顿时来了点信心。一般不需要的顾客,都会直接走人,没必要再问什么。既然问了,说明有点感兴趣。

他连忙将脑子所有关于影青的资料都背出来,为了成功忽悠人,他每天晚上都会挤出两三个小时去将物品的信息背下来,以备后用。

也得益于他记在心上的那些资料,让他对某些古董信息拈手就来,说得很顺溜。就算一些有基础的收藏家,也可能被他忽悠得找不到北。

“五万?你看我这模样,像是能拿出五万的人吗?”

要真是影青瓷的真品,五万能拿下来?痴人说梦话。

“看来,咱新手就只能看看了。”

“一开始,大家都这样,没事!那看看这些古铜钱吧!便宜,玩起来也不错,近些年来,古铜钱比较热。”他笑道。

杨奕看向那些古铜钱,有两枚甚至都生锈了,比起其他的铜钱,也显得比较粗糙,很不成熟。

细一看,古铜钱正面,左边一个“两”字,右边一个“半”字。

作为考古专业的杨奕,多少对历史有点了解。这是历史上很著名的半两铜钱,不过,半两钱有很多种的!有先秦半两、秦半两、汉半两!材质有:青铜、铁、铅、鎏金!大小厚薄差距也很大。

他猜测,这应该是秦朝时期的半两钱吧!

众所周知,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废除战国时期流通的刀、布、郢爰和贝币等大小、形制、重量和货值不一的庞杂混乱的六国货币,把秦统一货币的政策和圆形方孔的半两钱在全国范围内推行。

“古铜钱?好像挺好,现在什么价格?嗯!这两枚都生锈了。”杨奕开口道。

那老板见杨奕意动,马上振作精神。

“既然小哥诚心要买,我也不隐瞒。我这些古铜钱都是真的,尽管不是很稀有那种,价格不会很高,一枚品相好的一千块,中等的两百,这些最差的就给十块钱好了。”那老板介绍,将自己的铜钱划分三份。

“一千块有点贵,五百吧!我挑一个品相好的,一个中等的,两个差的,如何?”杨奕故意讨价还价一下。

那老板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略微沉吟一会,才咬牙:“行,今天就当开张吧!”

成功拿下一枚古钱币,杨奕翻手把钱币收起来,就继续朝前面走去。

很快,就有碰见姜蒙那家伙,正在跟一个摊主吹牛打屁。看他的样子,丝毫不是来看古玩的,而是无聊跑来闲聊解闷。

摊主年纪也不算很老,接过姜蒙递过来的香烟,放在嘴上就点燃。

“说实话,你这身打扮真的很丑。”摊主吐了一口烟就实话实说。

姜蒙没有生气,笑道:“那就好!”

摊主皱眉:“好什么好?你那光头上面的纹身,能把九成以上的妹子吓跑。你别看我没你年轻,穿得也不怎地,前两天还有女中学生跟我要qq号、微信号。”

“没剃光头之前,我发现自己太受女生欢迎,所以递了个光头,但效果不明显,于是只能放个蜘蛛上去。这下好了点,起码不会被美女追着跑。”

得!摊主翻了翻白眼,还有人比他更会吹牛。跟这家伙比起来,自己还是脸皮薄了点。

姜蒙翻看那打火机,接着说道:“这打火机有点意思,充气的吧?”

“怎么?喜欢?拿去吧!这打火机够酷。看跟你投缘,送你好了。”打火机有什么特别他看不出来,反正就快没气,送给这家伙好了。

“得!那我不客气。这包烟哥你拿着抽,我先到处走走。”

“不送!”摊主也不客气,把那包软中华往口袋一塞。

杨奕看得目瞪口呆,那家伙有一套呀!一包烟换了一件宝物,实在是太阴险了。

那打火机是国际大品牌——都彭打火机,而且还是一款存世量稀少的尊贵版,市面上随随便便能卖二三十万。

杨奕才发现,那家伙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表面上人蓄无害,但什么时候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厉害!”杨奕举起拇指说道。

打火机的学问,可不仅只点燃灿烂的火花,从外观造型、使用材质到内部结构,皆是攸关男人品味的关键。

都彭的每个打火机仍旧继续扮演着当代传奇制作的代表指标,无论是点燃时耀眼的光芒,或是打火机本身优美的极致工艺,均让都彭散发着时代感与难以抗拒的独特魅力。都彭打火机不仅是打火机中的劳斯莱斯,更是男人口袋中不可或缺的“响叮当”玩意儿。

“我看看。”杨奕伸手说道。

姜蒙很无辜地看着杨奕:“我那里厉害了?这打火机看着特别,难道还是宝贝?”

得!你要装傻充愣,杨奕也不再理会,拿过打火机观赏。

“1952年版的,很少见。”

这款打火机由40个部分组成,机身主要是黄铜镀金或镀银,或涂上中国漆,再刻上精致的图案纹饰,做工十分考究。法国人特有的艺术品位,使都彭打火机很快就成为上流社会的尊贵化身。

据说,都彭打火机的生产要经过锻造、成型、打磨、上色、抛光等数十道工序,而且全部是手工制作。

它所使用的中国漆颜色饱满,原料产自亚洲的一种漆树,其颜料配方是绝密的,整个都彭公司只有两个人知道。都彭打火机的瓷漆也极富特色。

由于瓷漆的粘度因气候、树龄及出产地的不同而变化,而且每个工匠的制造手艺有别。因此,任何两只同色不同时期的都彭瓷漆打火机,都会有细微的差别。

“既然老杨你都认为是宝贝,那应该就不会错,你能力我信得过。”

好吧!杨奕就当那家伙在说疯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