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八十章技低一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章技低一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打个折扣吧!两万八有点虚高。”杨奕对那老板说道。

“得!你也是行家,我就给个实价,两万五,是最低价的。”老板一口气让利三千,让杨奕跟姜蒙都刮目相看。

“爽快!”

双方很愉快地交易,过后,姜蒙无意间看到盆景的石头,微微一惊,随即认真观察,顿时苦笑不已,自己真是技低一筹呀!

“很受伤呀!”姜蒙揉了揉光头上面的蜘蛛纹身。

一开始,以为那块石头是水泥做的,毕竟很多盆栽都是这么干的。为了增加盆景的意境,故意弄一座假山出来。

但他认真看,才发现那是一块太湖石。

普通的太湖石也不值钱,问题是眼前这一块不是普通的太湖石,用专业一点的名词来说,那就是奇石,颇为值钱。

不过,在那老板面前,他也就不多说。

“又被你赚了近十万。”

姜蒙开始有点服气,王军那家伙没有夸张,这小子绝对是一个妖孽,以后少跟他走一块,自己要倒霉。本来鲜花也变成了绿叶,做衬托了。

太湖石,又名窟窿石、假山石,是由石灰岩遭到长时间侵蚀后慢慢形成的,分有水石和干石两种。水石是在河湖中经水波荡涤,历久侵蚀而缓慢形成的。干石则是地质时期的石灰石在酸性红壤的历久侵蚀下而形成。

形状各异,姿态万千,通灵剔透的太湖石,其色泽最能体现"皱、漏、瘦、透"之美,其色泽以白石为多,少有青黑石、黄石,尤其黄色的更为稀少。

百年来,赏石、藏石仅是封建帝王将相、士大夫文人等有闲阶级的独霸娱乐。今天,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文化的发展与提高,广大劳动人民开始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生活。赏石、藏石已经成为群众性的日常文化活动。

“应该是原生太湖石吧?”杨奕用手擦了几下。

“太湖石”是一种观赏石的统称,在中国一些被风吹日晒自然形成的石头我们成为太湖石。

“看洞的形状是否自然咯!钻孔一般为圆孔,洞形越是不规则越接近自然。这一块太湖石的石肤没有经过经打磨、酸蚀、喷沙制造,假石一般光滑圆润,无凹凸褶皱。我看,应该是原生太湖石。”姜蒙开口道。

“现在,奇石市场很广阔,近年来,频频传出奇石拍卖过亿的新闻。这一块造型奇特,好像古画中的怪石嶙峋,配合这一株树桩盆栽,也是绝了。”姜蒙观赏了一会。

都怪自己太大意,竟然只看盆栽的树桩,没有留意里面的假山。

奇石属于不可再生资源,奇石的“神奇”就在于它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结晶,其形态、色泽、质地和纹理都具有“唯一性”,都是独一无二的,值得珍藏。

“你这眼睛,真是够贼!难怪王军说你眼睛毒。”

“运气,运气!”杨奕谦虚道。

“运气你妹呀!”姜蒙顿时气急败坏地说道。

杨奕也就不再刺激这个家伙,按照姜蒙的意愿,准备跑一趟医院。说起来,去测试两枚秦半两对跌打损伤有没有效果,是个很蛋疼、很无聊的举动。

两人刚走出去,就碰见一个遛鸟的老人。

老人头发虽白,眼睛并不浑浊,竟然一眼就看中了杨奕那盆栽里面的太湖石,立即打招呼。

“两位小伙子,这盆栽卖不卖?”老人开口道。

杨奕跟姜蒙相视一眼,心里有些好笑,个个人都看他们年纪小,总以为没本事。

“老人家,十五万你要就拿走。”杨奕对他说道。

老人一听,知道遇到了同行,有些尴尬。

“原来是同道中人,那就算了,老汉唐突!”

可惜,那块太湖石。盆栽应该是前面买的,他对花花草草不感兴趣,旁边的古玩广场经常去溜达。

有时候,宝物就跟自己擦肩而过。

太湖石千奇百怪,以前老头自己也去寻找过,但没有看到自己喜欢的。

在苏州,自己有个老朋友,家中就有好几块巨大的太湖石,真正从太湖弄出来的奇石。

当雨晴景丽的早晨,岩石山崖结满露珠,像云雾轻轻擦过,黛色直冲而来,有和善可亲堪可赏玩的。黄昏与早晨,石头呈现的形态千变万化,难以言状!

其实,概要地说,就是三山五岳、百洞千壑,弯弯曲曲,丛聚集缩,尽在其中。自然界的百仞高山,一块小石就可以代表;千里景色,一瞬之间就可以看过来。这便是太湖石吸引人的地方。

老头看见姜蒙手中的瓷器,又是一惊。看来今天这两个年轻人收获不小,他没看错的话,那筒瓶瓷器是一件唐窑,很精美!拍卖的话,三五百万都不是不可能。

他试探问道:“这件呢?转不转让?”

姜蒙似笑非笑:“十万你敢要我就敢卖!”

不敢要?开什么玩笑?老头顿时大为惊喜,唐窑精品,十万元拿到手,绝对是捡了大漏。

好吧!自己高估了两个小伙子,唐窑都看不出来。

“行,十万元马上交易,你等等。”老头表现得很急切。多好的机会?不能让它溜走,玩古董那么长时间,还没有捡过那么大的漏。

杨奕瞪了一眼姜蒙,暗道:你好意思?

姜蒙只好开口道:“都一大把年纪,还是那么冲动,你老再认真看看。”

见老人看了一会,还是没发现问题,就知道他的水平也不高,杨奕提醒:“这件筒瓶是留一笔的作品,看不出来也正常。”

“留一笔的作品?”老人吓了一大跳,连连后退两步。

可见,留一笔的作品有多恐怖。杨奕他们不知道,前几年,老人就被留一笔的作品害惨了。有了前车之鉴,听到留一笔三个字,都是心惊肉跳的。

“你看看这,不觉得不对劲吗?”姜蒙也说道。

很快,老人就看到了问题所在,望向两个年轻人,满是震惊。这两个小伙子,实力很恐怖呀!应该有点名气才对,自己竟然不认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