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八十九章出师不利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九章出师不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相比杨奕,刘乐就有些出师不利,第一件物品,竟然就是他拿捏不准的。

持宝人是一个青年,皮肤有点黑,很精神,似乎当过兵。他带来的物品,是一件铜器,手感非常好,从很多角度分析,都应该是件宝物。

“你爷爷传下来的?”他忍不住问道。

青年动作很干脆利落地点头:“不错!我爷爷亲口跟我说的,是一个道士送给他的,让他放在家里烧香供奉。”

“这尊铜像,他是道教中的一个神仙,叫葛天师。你说你爷爷从一个道士手上得到的,并不奇怪。葛天师可能大家知道的不多,比较出名的就是张天师。”刘乐开口道。

他告诉大家,中国道教中,有四大天师:张天师、葛天师、许天师跟萨天师!

家喻户绕的,就属于张天师,斩鬼除妖张天师嘛!电视剧拍了好多部,都是宣扬张天师正义的。

道教和民间关于葛天师的传说很多,有的说他能将口中吐出的饭粒变成成千上万只蜂,能使顽石走路,蛤蟆、昆虫、燕雀能在他的指挥下台五音六律翩翩起舞,能从井里取钱请客喝酒,能画符箓为民祈雨。

有的说他能拿妖捉怪,曾经在酒店鞭打妖邪,为一秀才解除蛇精缠身,焚邪庙恶小鬼,

也有说他曾随孙权出游,沉于江中,数旬而归;甚至说他曾在石壁炼食丹药,不小心掉下一粒,一鸟吃后,即成仙鹤,有的说他功行圆满后,东华帝君录其名入仙籍。总之,其仙迹十分广泛。

“从器物本身来看,我认为应该是件真品。”

“那专家你觉得这东西什么年代的?”青年连忙询问道。

刘乐沉吟了一会:“从铸造的风格上看,应该是清朝的。底部这里还有一个落款,有点模糊,看不清楚,但我估计出自名家之手。”

“上手之后,就会发现这线条很流畅,如行云流水一样,说明铸造工艺非常高明。按照我的估价,它应该在十万上下。道教的物品,在我们国内还是挺受欢迎的。”

道教是我国现有的五大宗教中,信教人数最少的一个宗教。但中华民族从古流传至今的各种民族风俗中,却带有道教的痕迹最重,也就是说,道教的宗教色彩遗留给中国的传统风俗最强烈。

这毫不奇怪,因为只有道教才是中国的本土宗教,只有道教才与有着五千年的中华民族的文明史同源同宗、同一个渊源脉络。所以也许更应该说,在道教的身上,有着强烈浓厚的中华民俗的痕迹和影响。

青年听后,也显得很高兴,正要感谢专家,准备拿去卖了。

这时候,刘乐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有些地方拿捏不准,所以你不妨让旁边这位鉴定师看看,他的水平要比我高。”

下面的众人都很吃惊,看向杨奕,没想到这个小伙子那么年轻,但本事比刘乐还要大。能让一个比自己老的同行心服口服地承认,自己不如,绝对是有本领的。

青年看了看杨奕,犹豫一下,还是放到杨奕的桌上,请求他帮忙看一看。

杨奕拿手上,颠了一下,底部给他的感觉是一个底座,可以拆下来的。当然,这只是他的第一感觉。他看事物的方向跟刘乐不一样,所以首先看到的也不尽相同。

足足花了他三分钟的时间,才舒了口气。抬起头,对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一两岁的青年说道:“我的话可能不是什么好消息,你还要听吗?”

刘乐苦笑,果然自己还是拿捏错了。

其他人也是大为惊奇,竟然还有这么一个转折?

“你说,不用怕我受打击。”话是这么说,但其脸上明显还是透露着失望透顶,很难过。好像刚从天堂掉到地狱去。

“它有点厉害,仿得很真,让人很易分辨。俗话说的以假乱真,说的就是这种东西。它的年代没有那么长,我猜测应该是建国前铸造的吧!这个标志,是一个很特殊的记号,知道的人不多。”杨奕指着铜像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青年的视力很好,顺着看过去,就发现一个奇怪的记号。

看到这,就基本上信了杨奕的判断。

“尽管是一件仿制品,但仿得太好,加上还有那么一点历史,也算得上古董。但不会太值钱,我给它估价,应该是一万到两万之间。”

“谢谢专家!”青年总算还找到一点慰藉。

一两万就一两万吧!妹妹生命就在旦夕,能凑多少钱算多少。本来,对这件物品寄望很高,可惜物品不给他争气。

妹妹被检查出白血病,需要的医疗费用实在是太庞大,家里已经乱成一团。

这尊铜像的秘密,是爷爷临终前偷偷告诉他的。因为他是嫡长子,按照老人的想法,家产都是留给嫡长子的。

看见可怜的妹妹,他只好将爷爷口中的宝物拿出来。

或许,爷爷自己都搞错了。这那里是什么宝贝呀?明显就是被臭道士给骗了。

他认为,给铜像爷爷的那个道士,本身可能就是一个假道士。这种猜测不是不可能,从古到今,道教名声不好,就是各种假道士败坏的。

几乎都是打着道教的名号,到处招摇拐骗。

而今天,更加不用消说。其实法术一直是天师道的看家本领,在现代道教的正一派中,确有很灵验的法术。不过,现在有很多人披着法师的伪装,利用魔术或障眼法,装神弄鬼,骗人钱财。

“你们拍卖行收吗?”他忽然问道。

这回,就轮到拍卖行谈生意的人上场了。具体谈成怎么样,杨奕并不想参与,没必要将精力放在上面。

当然,拍卖行对一两万的物件,而且还是高仿品兴趣不高。

青年刚要将物件从桌上取走,杨奕却皱了皱眉,又伸手过去,拿起铜像重新感受。刚刚用竖眼一扫,让他很吃惊,从各方面来看,都是一件民国后期的仿制品,却散发出一层还不错的宝光。

“你等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