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九十六章环海俱乐部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六章环海俱乐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活动期间,发生了不少震撼人心的事情,让那些媒体赚足了新闻稿子。

活动结束后,杨奕就跟王军他们去拜访祁老,带上刚得到的《洛神赋图》。当杨奕演示一遍给祁老看,祁老也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画留在我这,我好好查一查,跟其他老朋友、老前辈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祁老忽然兴致很高。

“好,那就先留在这。”

这幅画杨奕暂时不想转让,干脆先放在祁老这里。省得王军、苗总他们天天烦。

江州市拍卖行举行义务鉴宝活动,引起不小的社会轰动,也得到各界的赞誉。活动期间,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也让大家津津乐道。

传闻中,出现一幅“魔画”,更是引起不少人的热议。

杨奕跟王军约好的时间很快就到,两人直接开车前往省城,准备到鬼市去鬼混,希望能有所收获,尤其是王军。

这次,他被杨奕刺激得不轻。这小子,才短短三两个月,就找到多少珍贵的宝物?

不过,当他们到省城,还不是鬼市开张的时间。于是,王军带杨奕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他也是不久前才收到消息,一个朋友的俱乐部从云南进货了一批翡翠毛料。

“又去赌石?”杨奕惊奇道。

王军“嗯!”的一声,就没有多说了。古玩被杨奕虐得生无可恋,现在就准备在赌石上面找回一点自信。

这家伙开车很快,约莫半个钟头的时间,已经远离喧闹的市中心,来到有些冷清僻静的城郊,然而,环境却是不错,青山绿水,景色怡人。

不远处的小山上,建筑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眼力非凡的杨奕,甚至还能看到数量不少的高档豪华轿车停放在路边。

毋庸置疑,这儿就是别墅区之类的富人场所。

当车靠近这片“富人住宅区”,来到一群豪华美丽的建筑群前的停车场,杨奕看到俱乐部,“环海俱乐部”,这五个字金光闪闪,非常耀眼。

所谓俱乐部,就是以所在物业业主为主要服务对象的综合性高级康体娱乐服务设施。有泳池、中西餐厅、酒吧、咖啡厅等等服务设施,这些设施,一般都是对业主免费或少量收费开放。

眼前的俱乐部,比起之前王军在京城带他去的会所有点类似,但好像更加高级一点。

杨奕猜测,这俱乐部主人的背景肯定不简单。俱乐部里的大厅宽敞华丽,装饰得豪李奢侈而不失典雅大气,光滑的大理石铺就的地板,大得离谱的水晶吊灯出璀璨光芒,舒缓悦耳的音乐在大厅回荡。

“以后多来玩玩,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没什么了不起的。”这种地方,王军是来多了。

根据他的介绍,这俱乐部有不少功能,除了娱乐悠闲,还可以体育锻炼等。第一层就一个大堂,一般都是低级会员呆的,除了一些小老板、小富二代,还有就是小明星。第二层是舞厅,第三层则是赌博的,第四层是桑.拿之类,第五层是体育锻炼的。第六层以上只对高级会员开放,有不少的功能室。

“楼后面还有一个大高尔夫球场、篮球场、游泳池,再出去还有温泉泡。”王军对杨奕说道。

杨奕点点头,心里暗惊:难怪低级会员年费就要二十多万。这是王军刚才跟他透露的,穷人还真玩不起。

这时候,一个帅气的年轻人朝陈逸凡他们走过来。周围的人看到,都是热情打招呼,语气中多少有点巴结的味道。刚刚陈逸凡他们进来,就注意到这三个人,气质不凡,尽管有一个衣着不怎么样。

“老王好久没来玩了。这位是?”他远远就喊道。

其他人微微一惊,那家伙连俱乐部的主人都喊得那么亲切,肯定不简单呀!他们有点懊悔,怎么一开始不上去打个招呼、混个脸熟。

“你这破地方,来一两次还行,来多了我都觉得自己没什么品位。这个我兄弟,很铁那种,叫杨奕,以后多多关照。”王军撇撇嘴说道。

杨奕伸出手来,不卑不亢地跟俱乐部的老板握了一下手,没有多说,交浅莫言深嘛!

其他人听到这话,更加心惊,看来这位主真的很不简单呀!

曹先行,也就是这俱乐部的主人,也是无奈地笑了笑,心里有点憋屈:难道你整天流连那些乱七八糟的古玩街就有品味?那是老人家才玩的好不好?

他见王军如此看重杨奕,也不敢以貌看人,连忙握手结识。

“杨兄弟客气了。以后多来玩,待会我让人送张卡过来,小小心意,一定不要拒绝。来,咱到上面去。”

“听说,今天开了个新项目?什么时候也玩赌石了?”王军问道。

“嗯!运了一批石头回来,让大家乐乐。”曹先行点头。

“质量如何?”王军又问。

“哈哈!还好,云.南运回来的。具体我也不了解,你们上去看看就知道。今天还来了一位神秘嘉宾。”

“谁?”王军怎么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

“先卖个关子,羊城来的。”

王军努力回忆一下,羊城的人实在是太多,曹先行需要去结交的人也不少。

曹先行知道王军是一个热爱赌石的家伙,于是,几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王军,熟客好宰,加上这家伙是个不缺钱的主,必须得让他过来分担风险的。

他进货的这一批翡翠毛料,也花了上千万,可千万不要砸在手里。

除此之外,他还联系了赌石界实力不怎么样,但偏偏就好这一口的人。其中,在羊城就有一位,比起王军赌石还要疯狂,而且运气非常不好那种。

没多久,众人来到一个宽敞的大厅,面积少说也有两百平方以上。大厅装修古朴沉肃,横向摆着五排带茶几的红木靠椅,正中央处是一张大理石台子,上面铺着红色绒布,格外显眼。

初乍一看,让杨奕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有点像学校的礼堂。

其实,这大厅多数是作为私人拍卖会的场所。据王军所言,他的收藏库中,那件牙雕珍品就是在上次的私人拍卖会中,画了大价钱才买下的。

大厅里有二十来个人,有中年人,也有几个头发鬓白的老者,当然,这里也不缺像杨奕一样的年轻人。

他们当中却有一名男子格外醒目,这男子不是很高,只有一米六左右,一张脸圆的不像话,眼睛特别小,几乎眯成一条线了。一颗脑袋差点剃光,后脑勺留着一戳头发,编成一条小辫子。

另外,这家伙的衣着也特别怪异,上身穿着一件短袖衬衣,下面穿着一条大花中裤,一对黑色皮鞋让他整个人极不调协。这样的形象极容易让人记住,不是觉得他吊儿郎当,就是不伦不类。

“倒霉,竟然是他!”王军一脸嫌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