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零四章擦涨不算涨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四章擦涨不算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切石机的运作,“动人”的摩擦声传出来,一个个屏住呼吸,看着解石的师傅将边上的一些石皮慢慢磨掉。

“涨了!”

大家看过去,又磨出翡翠,大家都松了口气,也就宁如意眼里含着疑惑。这一刻,他也没有心思去找翡翠毛料,就等着看王军笑话。

只有杨奕知道:上帝要其灭亡,先令其疯狂!

现在越是疯狂,后面越是绝望!

“看来,某些人的也不过如此,浪得虚名呀!”姜涛随口说道。

“是不是浪得虚名,你很快就会知道。”

“难道宁少不看好这块翡翠?”有人问道。

宁如意笑了笑,解释道:“首先,从松花上看,很多人都会被其迷惑。事实也证明,松花是出翡翠的一个重要标志。然而,你们看左侧……”

他非常专业地剖析,让现场的人听了几乎都频频点头,心生佩服。果然是赌石界的精英青年,本事很强。

听他这么解释,姜涛心理也是赞同,但嘴上可不认账。

理论是理论,不过,具体怎么样,谁能说清楚?不然怎么会说:神仙难断寸玉?

就刚刚,杨奕的那块翡翠便很邪门,根本不按照科学理论来去发展。谁又知道,这一块是不是一样?

这个世界,总是有些事物没有按照正规去生长的,也就不能以常理来量度,去猜测!

姜涛就等着,这块翡翠能给那家伙打脸,别让他太得意。别说是他,就是宁如意的师傅,姜涛也见过那老家伙失过手。

“师傅,往这边擦一擦。”王军开口道。

杨奕微微一笑,往那边擦,是还能擦涨的。尽管到最后还是彻底垮掉,但在垮之前,还能看到宁如意那难看的脸色,也是有趣。

“吱吱吱!”

杨奕朝外面退了两步,而其他人则是恨不得凑到前面去。

“哎呀!又涨了。”

认真一看,擦出来的一个口子,又是冰种飘花翡翠。而且飘得很好看,因为水种好,让人感到飘花带会有规律的流动,有着其非常独特的魅力。

“真的涨了。”

“运气呀!”

“不是说不能涨了吗?”有个年轻人忍不住跟身边的长辈问道。

……

宁如意的脸色十分难看,开口道:“你们不知道,什么叫:擦涨不算涨吗?”

赌石界里面,确实有句话,叫: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

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输或赢的结论是把石头剖开之后才能认定。有些赌石商人,只要擦石见涨,他就转手出让,让别人往下去赌。因为继续擦或是动刀切割,风险将会更大,涨与垮只在丝毫之间。

“有本事切一刀看看。”他挑衅道。

王军皱了皱眉,都能看到翡翠,还切石,那就太冒险了。

“呵呵!不敢了吧?”宁如意笑道。

姜涛看了眼王军:“我说你也不是输不起,切一刀给他瞧瞧又何妨?”

王军心里也是恼火,恨不得上去扇一巴掌宁如意,以前好像也没有得罪这个家伙吧?今天怎么就跟他过不去?

曹先行也是叫苦连天,要知道宁如意跟王军他们有矛盾的话,就不通知其中一方了。现在,他是很难做人。

“师傅,往这朵松花切一刀看看。”杨奕对解石的师傅说道。

王军见杨奕说话,连忙点头:“那就往这里下一刀看看吧!”

不知为何,对杨奕的话,他向来都很有信心。

师傅按照杨奕的指示,往那朵松花切下去。他也是有经验的人,下刀切石首先是部位要找准,一般是从擦口处下刀是从颟上下刀,还可以从松花或是顺裂纹下刀。

“有见解。”那解石的人朝杨奕说道。

此话,即便是王军也认同,对杨奕的学习能力很惊艳。才多久?就对赌石那么了解,是他第一次看到那么恐怖的人。

难怪,祁老如此看重他。祁老曾经说过,这家伙的书法造诣,会在三五年内超越他,有生之年,甚至能达到一种宗师境界。

一代书法宗师,每一百年都可能不出现一位,可以说,杨奕的书法天赋,是百年不遇的。

王军的老友,也就是杨奕的师兄陈浩文,对此就非常羡慕。每次提到这一点,就是酸溜溜语气。

一刀切下去,又是一抹绿色出现在大家的眼底。

王军精神大振,竟然又涨了。他都有心理准备,这一刀要垮的。宁如意的实力,他很清楚。居然那家伙言之灼灼,非要说那块毛料不行,八九不离十就是不行。

“涨了,又涨了。”

“这次算是涨了吧?”

“切涨就算涨。”

“恭喜,恭喜!”

……

“喂!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姜涛表现得很活跃,感情那块毛料是他的一样。看到别人脸色难看,他高兴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宁如意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到最后,谁说得清楚?”

眼前的这块毛料,是著名的黄盐砂皮,但并不是上等的皮料,皮壳紧而又光滑,宁如意相信自己的判断。

黄色表皮翻出黄皮沙粒,是黄沙皮中的上等货的表现。几乎所有场口都出黄盐沙皮,因此很难辨认具体场口。

好的黄盐沙皮其表层的沙粒上的沙粒大小不至关重要,重要的是匀均,不要忽大忽小,否则其种就会差。如果皮壳紧而光滑,多数种也差。新场区的黄盐沙皮没有雾,种嫩。

“松花往往能决定一切的。”姜涛发表自己的看法。

翡翠毛料,主要看点也就只有三四个,其中松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皮壳种类有时候可以忽略不计。

无论是哪种皮壳种类,都有出极品翡翠的可能性。前年,他到缅甸,就看到一块乌黑砂皮毛料,被人切出一块罕见的玻璃种帝王绿,价值超过五亿。

大家都知道,老帕敢和南奇的黑乌沙容易解涨,是抢手货。但必须善于找色,因蜡壳盖着沙,不易辨认,须仔细寻找。

然而,按照大家的经验,玻璃种最容易出现在老象皮的翡翠毛料里面。

“那就拭目以待吧!”宁如意一副看戏的模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