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一十四章鸡血石印章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四章鸡血石印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伯,你给个底我吧!莫名其妙被叫走调差,我心里渗得慌。”胖子忍不住询问老王,这种情况他还是头一回遇到,难免会紧张跟不安。

老王笑了笑,见已经走远,也就透露:“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什么人吗?”

“不能碰?”胖子顿时一愣。

老王摇头:“不是不能碰,那家伙是个日本人,而且本事还是有点的。刚才,有个年轻人看到那家伙想要坑你,看不过去,也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让你脱离出来,省得被日本人坑钱,丢了大家的脸。”

听到这话后,胖子又是一惊一愣的。

如此说,他的那件印章是一件宝物咯!不会是真的鸡血石吧?那东西就是他几块钱收到手的,以为就是工艺品。

他的老表是懂古董的,他也看过,既然没有看上,应该就不是什么宝物才对。

嗯?刚才老王说年轻人?嘴上没毛,懂什么?估计就是什么都不懂,又是一个愤青,于是就破坏了他的生意。

想到这个可能,胖子就是一阵气愤。你跟日本人过不去我没意见,我也没有好感,但你不能跟我、跟钱过不去呀!

日本人是该死,但人民币是无辜的呀!

“那小子可能什么都不懂的吧?我老表你也见过,他看过那枚印章,不是什么宝物。”胖子开口道。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人家都表示,日本人给多少钱,他双倍价钱收。刚才是一千吧?那待会那小哥会给你两千,比卖给日本人不是更好?”老王说道。

他收了杨奕的钱,自然不能让胖子随便宰人。别等会胖子一口气喊出好几万,让人家年轻人怎么收场?

他看那年轻人也不像很有钱的人,懂不懂古玩就不清楚,估计就是对日本人没有好感,才接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双倍?好吧!”胖子顿时没有话可说的了。

能收双倍,日本人可以去死了。管他怎么想,人民币才是他的亲爹。

“幸不辱命!”老王把胖子摊主带过来,对杨奕笑道。

“真是麻烦老伯你了。”杨奕再次道谢。

老王摆摆手:“行,你们聊吧!我就不参合。”

老王也是高兴,心情非常好,让日本人难做,还能赚一笔茶水费,这等好事哪里找?刚才那个日本人,如果不是杨奕透露,他还真看不出是鬼子。

他们这些老一辈,对日本人几乎都没有好感,经历过战争的年代,日本给他们带来太多苦难。

当然,日本投降那年,老王也还没出生,但父辈、爷辈遭受了很艰难的时期。他听自己爷爷说过,当年村子被日本人屠得只剩下十多口人,要不是他爷爷跑得快,说不定就没有他的出现了。

“小哥,你是说双倍购买的吧?刚才那日本人出到一千的。”胖子倒也没有虚高,故意捏造一个价格出来,老王还没走远。

其实,能收到两倍的价格,他也就很满意的。一个晚上赚了两千,还有什么可说的?要是天天这么赚,一个月就是六七万,什么公司的经理能比得上他?

“东西呢?两千就两千,没有问题。”杨奕取出两千元现金。

“爽快!宝物哥们你拿好。”

杨奕接过那印章,印章的上部分雕琢成一座怪山,底部则是翻过来的三个字“黄竹园”。

他心底暗想:黄竹园,不就是八大山人的印章吗?

很多人可能错解,八大山人以为有八个人。但事实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朱耷。他是朱元璋的后代,朱耷生长在宗室家庭,从小受到父辈的艺术陶冶,加上聪明好学,八岁时便能作诗,十一岁能画青山绿水,小时候还能悬腕写米家小楷。

据杨奕所知,八大山人于画作上署名时,常把“八大”和“山人”竖着连写。前二字又似“哭”字,又似“笑”字,而后二字则类似“之”字,哭之笑之即哭笑不得之意。

八大山人一生使用的印信有数十方,这些印章是在不同阶段陆续出现的。晚年常用的“何园”、“黄竹园”、“拾得”等印使用率较高,很多藏家都知道这些印鉴。

杨奕检查了一会,基本上肯定这是真的东西。

而这块印章本身的材料,是上等的鸡血石,两千元买来,算是捡了大漏。按照他对市场的了解,二十万以上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鸡血石在日本可是名气很大的,刚刚那日本佬看上,也是情有可原。

上一个世纪七十年代,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前外相大平正芳来我国访问,周恩来总理将昌化鸡血石对章,作为国礼馈赠两位贵宾。操刀奏石者是集云阁篆刻家沈受觉、刘友石先生。

于是,鸡血石在日本名声大噪,掀起了一股收藏鸡血石热潮。大批日本游客来华时,必将鸡血石作为首选礼品带回。

胖子偷偷朝远处看去,就发现那个日本人还在周围溜达。

为了不惹麻烦,他干脆就把摊子一卷回家。今晚赚了两千元,也足够了。

有两千元,家里的河东狮也好交代,或者还能有个不错的福利,今晚可以嘿咻嘿咻,想到这,胖子就忍不住马上飞回家里。

杨奕把鸡血石的印章收起来,心想回去得上一上蜡才行。

上蜡可使石质与空气隔离开,可防止空气对石质的侵蚀。最简单的上蜡方法是用电吹风先把鸡血石吹热,等到蜡划上去就融化就可以上了,将鸡血石四周都涂上蜡,等到冷却后再用软棉布或软毛巾檫亮。

这样还可增加鸡血石的光亮度,使之更加美丽。

鸡血石适当的把玩、磨擦,可使呈“老光”,亦称为“宝光”,而成为“老石”质更可人。其道理和磐玉的道理完全一样。但对刻有薄意之印石或雕刻品则应避免,以免破坏了雕工,使之面目全非。

对未刻的印石,或原石等,则不妨多磨擦;未刻的印石有较不易损伤的好处,玩石兼养石,其乐趣之无穷,非亲身体验,难入其境矣!

杨奕朝那日本人看去,发现他开始转移目标。

“遇到我算你倒霉吧!”

同样的方法自然不能总是用,这回,他准备走在那家伙的前面,把宝物都抢先一步,让那家伙空手而回。

最好,就是坑一把那家伙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