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一十七章闷尖狮子头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七章闷尖狮子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军他们朝四周看了一会,寻找姜涛的身影。本来就是杨奕跟姜涛的比试,但王军也想插一脚,凑进来玩玩。

刚才,被他发现一个宝贝,两百元就拿到手。

“奇怪,那家伙怎么看不到。”王军开口道。

“谁呀?”杨奕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王军郁闷道:“还能有谁?姜涛那家伙呀!”

“找他有事?”

“没事,你们不是说好了比试吗?现在人影都没有一个,也真是不靠谱。”虽然没有定什么时间,但你也不能中途逃跑呀!

杨奕看了几眼周围,还真就找不到那家伙的身影,不知道哪里去。

“你找到什么宝贝?”杨奕忽然问道。

王军惊奇:“你怎么知道?”

废话吗?你都找姜涛那家伙,十有八九就是找到了宝物,想要炫耀吧?按照杨奕对王军的了解,他就是这种人,喜欢炫耀自己的宝物。

“拿出来见识见识。”杨奕开口道,没有解释自己怎么知道。

王军掏出一对核桃来,从外相来看,是非常不错的文玩核桃。在前两年,文玩核桃很火,不少人热衷其中。不过,今年开始,文玩核桃有点烂大街的感觉,很多品相不错的,都是大白菜价。

“文玩核桃?这玩意得防人工制造呀!”杨奕说道。

文玩核桃是对核桃进行特型,年代久远,特色的选择和加工后形成的有收藏价值的核桃。它要求是纹理深刻清晰,并且每对文玩核桃要纹理相似,大小一致,重量相当。

因此,这需要花大工夫才能凑成一对儿,再加上能工巧匠的精心雕琢以及经多年把玩形成的老红色,就更显珍贵。

如今一些收藏迷们,收藏一些造型怪异的核桃,同时称之为文玩核桃。听说,文玩核桃中最珍贵的核桃所属花中花,早在清代末期灭绝。

“放心吧!我认真看过,是天然生成的。”王军笑道。

他说话有点得意,自己看中这对核桃的时候,同时也有其他人盯上。但最终,那人眼力不足,可能就是以为是人工制造的。

其实,摊主本身就是当成人工制造的文玩核桃贩卖,才会那么低的价格。

前些年,文玩核桃忽然蹿红,身价水涨船高。于是,很多人盯上这一块市场,开始弄虚作假,一些核桃被他们用外力使之生长得奇形怪状。说到底,就是人工造成的畸形核桃。

正因为这种东西,搅乱了市场,让文玩核桃一夜之间烂大街。

但那也只是外相,真正天然形成的奇特核桃,还是很值钱的。

收藏圈里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几年前,一位老板在京城公园里碰见了一个老人,他手里把玩的一对“狮子头”,已经玩得晶莹剔透,如红玛瑙一般,人见人爱。老板想拿皇冠车去换,老头却只是摇头。

“这对核桃把玩得有一段时间了。”杨奕鉴定道。

很容易看出来,表面光滑如玉,暗红色透亮,非常喜人,应该是长时间把玩、摩擦造成的。

那都是把玩的效果,开始是淡褐色的,揉上两三年,核桃的包浆出来了,颜色就逐渐变成咖啡色,再玩三五年就变成枣红色,身价也就涨了,玩了几十年的核桃就像红玛瑙一样。总之颜色越红越好,红得透亮为上品。

“文玩核桃,也就这几年来流行而已。”王军说道。

“也不能这么说,清朝的时候就流行了的。”只是中途一段时间没落而已。

现如今,玩核桃的越来越多,很多年轻人也加入其中。把玩核桃很早就是一种风尚,其鼎盛期可追溯到清朝。

前两年,中.央台一个节目,乾隆皇帝曾经把玩过的一对核桃,专家给出的参考价格为17万元。去年,一对三棱核桃拍到了36万元的高价,更是让文玩核桃的市场价格水涨船高。

清朝的时候,皇帝都玩,通常都会带动一个潮流。乾隆的时候,文玩核桃就很多人把玩。

眼前这一对,如果杨奕没有看错,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流传下来的。这种东西非常珍贵,现在可能都飙升到五十万以上。

“你这应该就是狮子头吧?我没有见过,不过从物件的年代来看,应该是乾隆时期的,好东西!”杨奕说道。

王军听后,更加放心,得意一笑。

亲自捡了大漏,比捡了钱更加开心。几十万对他可能没有吸引力,但就图捡漏的那一份愉悦心情。

其实,很多收藏家,很多老一辈的,跟王军是一个心理的。

杨奕是另外一种存在,专门想要在这行赚钱的,捡漏的心情并不重要,能不能从中得到利润,才是他们想要的。

从这方面来看,杨奕是俗人一个。

“不错,正是‘狮子头’,非常标致。而且,应该是门头沟的产物。”

门头沟也是京城主要的核桃产地,优良品种非常之多,主要以狮子头、虎头等为主。产量不高。

门头沟的闷尖狮子头也已绝迹,与平谷闷尖不同,门头沟的闷尖狮子头,更具有诗意,颜色更红润漂亮,底座呈菊花纹路,脐部小,外形也非常矮。

王军找到的这一对,就是绝迹了的闷尖狮子头。

“非常罕见。”杨奕将核桃交回给王军。

他发现,两个核桃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这才是重点,也是大家最在意,最喜欢的特征。

一般来说,品相俱佳的核桃越大越值钱,但异形核桃最讲究的是成双。天下没有一样的核桃,就像天下没有一样的鸡蛋一样,往往一火车的核桃也挑不出一副完全近似的核桃,配对是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机遇的,因此一副配对好的异形核桃往往价值不菲。

“哈哈!今晚的运气不错。对了,你的呢?”王军忽然想到杨奕。

杨奕将东西拿出来:“就这些乱七八糟的。”

其中一件,还是从日本人口中夺食弄来的,也是价值最高的一件。

“八大山人的印章,妈的!你小子真不让人活了。那日本佬,碰到你也是倒霉。”王军羡慕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