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花鸟市场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一章 花鸟市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晓玉是急需将其变成人民币的,目前花销大,工资也没剩下多少,看中的一款化妆品只能无能为力。

傍晚,他们就开始出发,先在电影院附近的地方吃顿西餐。

次日,阿紫她们来到杨奕的别墅。她们在里面参观,都是羡慕不已。女人相对来说,都是比较喜欢享受生活,都想要住得好些,吃好些,穿好些。

“努力,将杨奕拿下,这栋别墅就是你的了。”小慧对闺蜜罗晓玉说道。

阿紫在旁边笑了笑,心里也肯定会羡慕。罗晓玉的条件好,恐怕杨奕逃不出手掌心。当年,要是她先遇到杨奕,那就好了。

如今,她也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着周雄混日子。

杨奕从房间里出来,穿上罗晓玉给他买的衣服。让人看了眼前一亮,刚好将他的气质给衬托出来。

“你还真会挑衣服。”小慧开口道。

衣服还是她一起去买的,但这一套,是罗晓玉自己硬要买下来,说很对杨奕的气质。果然,还真是如此,看来这妞对杨奕的观察也不少呀!不会爱得无法自拔了吧?

杨奕也不在意阿紫那调侃的目光,笑道:“挺合身,好,走吧!尽快弄回来。”

现在虽然是秋天,却还是秋老虎,天气不是一般的热,还干燥。他一个男的,倒是无所谓,那些爱美、注意保养的女人,可能就受不了。

花鸟市场的位置有点偏,周围的建筑还有点破落。如果不是还有一个热闹非凡的市场,这一片区域可能就死水一潭,没什么生气了。

“我可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阿紫说道。

买花、盆栽等,她都是到花店去。花店的也贵不了什么,品种也有不少,没有必要跑那么远。

不过,杨奕别墅需要的东西有点多。来这里逛一逛,也是很好的,毕竟这里的花草更加专业,更多挑选的选择。

“我也是第一次来。”罗晓玉表示。

她以前也养过花草,却也一样在花店解决,那么一两盆的东西,没必要跑那么远。

倒是小慧,她跟大家说:“我来过一次,不过,不是来买花,而是买小宠物的。”

大学的时候,跟宿舍的姐妹来过,买了几条鱼。那时候,大家都是不懂,原来自己弄回去的是海水鱼,被当成淡水鱼养,没两天功夫就死光。

流连这里的顾客很多都是上了年纪的,像杨奕这群帅哥美女可就少见,引起不少的目光。

路过一家鸟店,非常吵杂的鸟叫声传出来。杨奕本来想要走快一点的,发现三个女人已经走了进去。

郁闷!不是来买花草的吗?这些女人,逛街真是太不靠谱。

或许,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区别。男人上街买东西,都是目的性很强的,买了东西可能就走人。

但女人就不一样,漫无目的,很随心。只要一时心血来潮,可能就把正事给忘了。那些无关要紧的东西,可能也能看个半天。

“各位美女,想要什么鸟。我这有金丝雀、鹦鹉、画眉、百灵等等,种类很多。不是我老张说大话,这一条街的宠物鸟,绝对没有其他店比得上我这店。”老板招呼众人。

这些小伙子,小丫头的钱容易赚,出手大方。年轻人,通常不会为了几块钱墨迹。

所谓宠物鸟,通常是指智商较高,可以和人进行互动交流的鸟类。与普通的的笼养鸟不同,它们需要的不仅仅是饲料与水,而是与人地位基本平等的地位。

由于鸟类属于尚未被完全驯化的野生动物,因此在相对自由的环境下,每只宠物鸟都会显露出自己的独特个性。

它们不像狗一样逆来顺受,不像猫一样凡事漠然,它们会根据主人的表现而做出不同的反应。对它好时,它会乖乖听话,冷落它时,它会不满生气,如果受到虐.待,它会牢牢记仇甚至发起报复。

“老板,这两个是什么鸟?”小慧询问道。

看她的表情,应该是看上了那一对蓝色羽毛的小鸟,确实好看,而且成双成对,看着非常有感觉。

只见那对鸟儿羽色以蓝色为主,牡丹鹦鹉头部淡黑色或黑灰色,颈、胸、上腹为白色或褐色,嘴为淡桃红色,脚为灰色,眼周具白色肉环。

“哎哟!小姑娘你可真有眼光,这是比较少见的蓝牡丹鹦鹉。”

那老板介绍,这是一种改良的品种。他这一双是比较纯种的鸟儿,市场上可不多。

他说了那么多,却没有告诉别人,这种鸟性情凶猛,以强欺弱,发情雌鸟更为突出,叫声大而杂,有时噪声扰人,还可向其他鸟进攻。

“那得多少钱?”阿紫问道。

“这么纯种的,通常都是卖一千多的。不过,你们要是诚心要,一千元我就给你们,今天也算是开张。”老板说道。

这价格可将小慧她们吓了一跳,一对鸟儿那么贵?

他们听说过纯种的宠物狗,要好几千块,那也不出奇。但鸟儿就没听说过那么贵的,以为就是几块钱、十多元一个。如果是那样,弄一对回去也不错,看着养眼。

“那么贵?”

杨奕解围:“这鸟比较吵,还是算了吧!”

“就是,还不能说话就那么贵。”罗晓玉也补上一句,让老板面带苦笑。

“要说话的也有。”他连忙说道。今天客人实在是太少,好不容易来了几个年轻人,看起来也不像是穷人,不能就这么放他们走。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在骂:“奸商,奸商!”

杨奕他们转头一看,没发现其他人,正是疑惑。

而鸟店的老板却手一抖,好像撞了鬼一样,随即表情愤怒。

“又是你?滚!别来打扰我做生意。”

听这语气,虽然愤怒,却也透露着无奈。

杨奕才发现,刚才居然是一个鸟在说话,此时正站在鸟店门口的一根横木上,眼睛盯着这边,就好像一个淘气的小孩子,专门来找茬的。

这只鸟不怕人,而且非常灵动,跟他家的小松鼠有得一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