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傍上了富婆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九章 傍上了富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家中,杨奕他们发现,两个小动物不能很好相处,大打出手,甚是头疼。鹩哥一张嘴巴欠揍,说话不留面子,小松鼠只要捉住鹩哥,就一爪子一爪子拍脸,看得旁人都醉了。

“你家这两个动物都是极品呀!”阿紫倒是挺喜欢的。

两个聪明的动物凑在一起,以后可不好过,按照这两个小家伙的脾气,估计得闹下去。

“头疼!”杨奕苦笑。

几个女子跑到厨房去,闫景辉跟周雄正在赶过来。

周雄得知杨奕赚了那么多钱,成了大富翁,也是看清楚形势,表面上,还是挺友好的。但心中的龌龊,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周雄无非就是想要仗着杨奕的势,给自己多赚点,提升自己的地位。

现在,公司都知道,他有一个上亿身家的兄弟,就连经理对他的态度都好很多。没有意外的话,下个月他的职位应该会提上去。

不过,这种事情没有必要告诉别人,尤其是杨奕。

反正这家伙跟自己女朋友眉来眼去,肯定有点问题,不趁机沾点便宜回来,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你这家伙,赚钱也太快了吧?我这跑断了腿,一个月也就三五万。”闫景辉笑道。

虽然这话有点埋汰自己,但从他的语气中,没有听到丝毫的丧气,更多的还是满意跟得意。

周雄一句话不说,在三个人当中,他是混得最差的。本来也想学闫景辉,到乡下扫货,然后拿回来让杨奕帮忙鉴定。但他跟杨奕别扭太大,加上他爱面子,也就没有了下文。

如今,他在公司也就五六千的薪水。到下个月会好一些,可能达到七八千的样子。相对一些人来说,已经算是高薪了的。

然而,相对杨奕跟闫景辉来说,就有点看不上眼了。

杨奕不必说,也没有办法比较,上亿的身价。他们奋斗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这种高度。就是眼前的这栋别墅,能够在有生之年赚回来,已经烧高香了。

闫景辉也不赖,人家现在一般每个月都有两三万,运气好甚至上十万。这种收入,在他的公司,是经理之上,总经理之下的水平。

“你们就好了。知道最近陈讯那家伙干什么吗?”周雄开口道。

闫景辉撇了撇嘴,提起陈讯,就觉得恼火。

“他怎么啦?有升职了?”闫景辉问道。

“没错!听说升了职,而且待遇不错,前几天,还看见他开着豪车。”周雄透露消息,当时,他也是大吃一惊。

那天,陈讯还请他吃饭,春风得意的样子。

“不是吧?”闫景辉瞪大眼睛。

就连杨奕都感觉不可思议,那种没什么本事的人,一转眼就开了豪车,难道走了狗屎运,中了大奖?

“你们不知道,那小子榜上了富婆,听说那辆车就是富婆送的。”又能享受女人,又能得到经济实惠,说实在的,吃软饭,当小白脸他也很羡慕,可惜自己没有这个运气,没有富婆看上。

杨奕跟闫景辉顿时哭笑不得,也不得不承认,陈讯那家伙哄女人有一套。

前面,何润雨那样的纯洁的小女生都差被他忽悠到手。刚上大学的时候,女朋友也是他的最漂亮,真是搞不懂。

论帅气,不见得是他最帅气吧?那些女人怎么就看上他?

“他也就会哄哄女人而已。”闫景辉哼了一声。

“杨奕你小心点,那家伙说要找你麻烦。我看他,应该是榜上了厉害的富婆,说不定真会帮他出气。”周雄提醒道。

这也算是自己向杨奕投出的一份善意,相比陈讯,杨奕怎么说还是可靠一点的。

他的提醒不是没有意义的,杨奕看起来很多钱,但比起真正的富豪,就差太多了。要是人家那富婆十倍身家,甚至百倍身家超过杨奕。杨奕倒霉,是迟早的事。

“尽管放招过来,那孙子,也就会阴人。”至于什么富婆,他杨奕怕什么?

比钱多?或许现在自己不如,但以后肯定不会差。论势力,有祁老这个老师撑腰,王军等好友,都不是泥捏的。

“小心点还是好的。”闫景辉也提醒。

能送陈讯豪车的富婆,可不是一般的富,要真是那富婆喜欢陈讯,说不定真会找麻烦过来。

“对了,帮我看看这东西。”说着,闫景辉拿出一枚拇指大的东西,有点像黄色的蜡块。

按照闫景辉这段时间的学习,他觉得这应该是蜜蜡。

“那里捡到的?”杨奕拿上手看了一下。

坐在对面的周雄给大家泡茶,眼睛却也盯着过来。对于闫景辉他们的生活,他是挺羡慕的,能赚钱,还自由,不需要看别人脸色工作。

“你看看是不是蜜蜡,我从一个小孩子手上换过来的。”

所谓的蜜蜡,其实就是很久之前,一些树木在某一地质时期受到外界强烈刺激,分泌了大量脂液落在地上,并随着地质层变动而深埋地下,再经过三四万年以上的地层压力和热力,这些脂液便石化为蜜蜡矿。

自古以来,蜜蜡深受世界各地之皇室、贵族、收藏家、百姓的钟爱,它不只被当做手饰,颈饰等装饰品,更因为具有神秘的力量而获一致的赞扬推崇。它是历代皇族所采用的饰物与宗教之加持圣物,令佩戴者与珍藏家得到无比的幸运和财富。

“不错,是蜜蜡!琥珀的一种,不过质量不是太好就对了。”

杨奕见周雄好像想要了解,也就多说几句:“这是一种有机宝石,其形成以后,在悠悠岁月中,经历地壳升降迁移、日晒雨淋、冰川河流冲击的种种磨炼,有的露出地表,有的再埋入地下。露出地表的蜜蜡,有的被冲入海中成为海珀,有的被冲入湖中成为湖珀,再埋入地下的成为矿珀。”

分辨这种东西也不难,蜜蜡在摩擦时只有一点几乎闻不到的很淡很淡的味或干脆就闻不出,但带皮的琥珀摩擦时会产生香味,还有香珀摩擦会产生香味。琥珀只有燃烧时才会散发出松香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