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五十八章垃圾中的宝物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八章垃圾中的宝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婶也将家里的垃圾翻出来,分门别类地分开来。

以前,这工作都是杨奕的堂妹她们热衷的,但孩子不在家。杨奕一看他那摸样,就知道那家伙也是不会动手的,只好自己动手。钱多钱少是一回事,主要还是这些垃圾堆在家里也不是办法。

“哦!对了,厨房好像堆积了很多的酱油瓶。”杨奕开口提醒道。

三婶苦笑,这小子太久没有回来家乡这边了,都不知道现在行情。她摇摇头道:“人家现在不收玻璃瓶了,已经好几年了。”

“咦!不要玻璃瓶了?”杨奕有些惊讶。

三婶点头说道:“不错,现在他们就收废纸、烂铜、烂铁、烂胶鞋跟鸭毛之类。”

那个垃圾佬也是苦涩道:“玻璃瓶现在不值钱呀!利润太薄了,甚至还会亏本,而且吃力不讨好,所以,现在基本上不收了。当然,也有可能会有人专门回收某一类的瓶子,好像啤酒瓶、可乐瓶等等。”

他这话没有说谎,现在工厂的机械化程度高了,直接生产新的玻璃瓶比回收废旧玻璃再加工玻璃瓶所花费的成本还低。

另外,玻璃成分不同,不是每一种玻璃制品都有回收价值。有些玻璃是抗压、耐高温低温,或是添加了微量元素,具有回收价值,而用于盛装酱油、醋等的玻璃瓶一般都是一次性的,没有再利用的价值。

目前我国垃圾回收分类体系还不完善,无法对碎玻璃或完整的玻璃制品进行统一回收。家庭产生的废旧玻璃瓶可随生活垃圾一起处理,一部分运到垃圾填埋场填埋,另一部分通过高温熔化,与煤渣一起用于制作建筑材料。

“那鸭毛现在是按一个算,还是论斤称?价格都怎么样?”杨奕提问道。

“按个来算,就是两块钱一个。论斤称的话,可以卖十八块一斤。”垃圾佬对杨奕回答道。他们做生意时有很大选择性的,任大家选择。

其实,刚才他也看到,杨奕是开这着小汽车的,应该也不在乎那么一点点钱。因此,他说得比较随意。这么有钱的人,难道还会跟他计较些鸭毛的事情?

这时候,或许会有人问:他们怎么知道人家那儿到底有多少只鸭的毛?毕竟大的鸭.子跟小的鸭.子量是不一样的。

这不难看出来。虽然量是不一样的,但每个鸭.子的毛都是有结构比例的。就拿这种大羽毛来说,每个鸭.子身上的数量都是差不多的,大小之分而已。

说到底,也就是看过了就自然知道了。他们收垃圾的,一看就能看出。里面是几个鸭.子的鸭毛。那些垃圾。一上手,就基本上说出重量来。

这跟老农能辨别风云,善治理田地;演员翩翩起舞,表演精彩动人;雕塑家的作品玲珑精巧,形象逼真;诗人的作品脍炙人口,耐人寻味等等,都是道理相通的。

人们总会向他们发出各种赞叹:了不起啊,了不起啊!岂知所有这些,哪一样不是长期经验的积累,日夜苦练的结晶。

当今,有一些青年人自暴自弃,既不钻研业务,又不虚心求教,他们总是这样叹息:“我太笨了,能混碗饭吃也就够了。”

他们真的笨吗?非也。他们谈起服装发式来头头是道;织的毛衣,称得上是艺术品;玩起扑克来,谁也比不过他的机智灵活。

这也可谓:“无他,唯手熟尔。”若是他们把这些精力都用在学习上,为四个现代化也如此钻研,那结果该是如何呢?

杨奕瞧了一眼垃圾佬的垃圾袋,是两个大蛇皮袋,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回收品。

不要小看这么两大袋,只要塞满,足足有一两百斤重。每一斤,他能赚五毛钱的话,一天两大袋都能赚一百多,一个月就是三四千,不会比其他行业差太多的。

当杨奕看到里面的一件黄铜做的雕像,顿时一愣。

“那个铜像,能给我看看吗?”

垃圾佬也是有眼色的人,一看杨奕这种表情,就知道喜欢上。

他们收垃圾的,经常能捡到一些还能用的东西,比如还能打的篮球等等,要是刚好碰上喜欢的人,可以低价处理,也会比他们当垃圾卖掉好很多。

“当然,这是一块铜做的,我看这质量,应该纯度很高。”他从袋子里面将铜像掏出来。

杨奕拿上手,这是一个黄铜跟锡的合金做的。从颜色就能看出来,所以别看这个垃圾佬一副老农老实的样子,其实也是很奸诈。

古话说的好:无商不奸!不是没有道理的。

没有点小心思的商人,也很难成功做生意。

再看这个铜像,是一座千手观音的小雕件,千手观音的额头,还镶嵌了一块水晶一样的东西。

“是挺好的,保存的非常好。”杨奕赞同道。

“需要的话,五十元给你。”垃圾佬马上推销,遇到这种情况,不能喊太贵,将别人吓跑,也不能太便宜,尽管它本身就是垃圾。

有句话说得好:垃圾也是放错地方的资源!

“五十元的话,倒也可以,主要是它算是一个工艺品,可以摆放。”杨奕点点头,没有压价,五十元也不算贵,人家收垃圾的,也不容易,赚一个辛苦钱。

见杨奕那么好说话,垃圾佬顿时心喜。他果然没有猜错,这个人有钱,也不在乎那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利益,很好说话。

杨奕取出五十元,那尊千手观音的雕像,就属于他的了。

在这期间,三婶等人虽然好奇,却也不敢说话,省得给杨奕添麻烦。一看侄子这种表情,就知道那个铜做的东西值钱,五十元肯定是赚了的。这个时候,就不易出声打扰,免得收垃圾的家伙趁机提价,人总是贪得无厌的。

等收垃圾的人离开,杨奕的三婶他们才询问:“这东西值多少钱?属于什么古董?”

“这算是铜器的一种,有点历史,从工艺上面看,应该是明朝时期的物件。因为造工非常精致,流畅,我看,超过十万不成问题。”杨奕还是没有完全说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