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瓜棱瓶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四章 瓜棱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他人转头一看,也是不喜,这李家的人,竟然还有脸过来,真是够奇葩的,还要不要脸?

只见李大宝跟他老妈带着两样物品过来,李大宝看见杨奕,丝毫没有尴尬,更没有什么愧疚表情,非常自然。

“老杨,好久不见!这回来,也不通知咱一声?今晚我在镇上摆了几桌,把我们小学的同学都聚一聚,你是我们的领头羊,不能不来呀!”李大宝马上热情地邀请。好像跟杨奕很熟一样。

怕杨奕不去,他最后还加上一句:“对了,还记得我们小学的班主任唐老师吗?我也请了他,他还提到你呢!他也挺想见你一面。”

本来,杨奕还真要推脱的,什么同学聚会,都是显摆的场合,他向来都是不大喜欢的。

但是,听到唐老师,立即就沉默了。唐老师是他们四五六年级三年的班主任,对杨奕的影响也比较深刻。

小学毕业之后,自己就没有再见过他。据说,唐老师后来升为学校的年级主任。

“另外,还有我们小学的校长,你应该也还有印象。那老家伙,以前可是没少惩罚我。”李大宝以前也是令人头疼的学生,经常被校长罚站等等。

因此,要说李大宝最恨谁,可能就是小学的校长。

这家伙是坏到骨头里的人,有一次,还偷偷跑到校长家,往人家正在煲的白粥里面放泥沙,就因为这件事,他名动整个小学。

杨奕看了眼这家伙,点头:“我会去的。”

李大宝看向小丫的母亲:“陈萍,你也一起吧!咱小学那一班,已经挺久没有聚一起吃饭了。大家走走,也多一条路。”

陈萍看了眼杨奕,然后才轻轻点头:“杨奕,你有车子,顺路载我一程,晚一点我也得回镇上。”

“行,你给个联系方式我,晚一点给你电话。”

聊完之后,李大宝就把东西放在杨奕的面前,希望杨奕能帮他瞧一瞧,说是祖传的宝贝,肯定值钱的。他们就是不知道具体值多少钱,如果价格合适的话,就转手给杨奕。

“看准一点。”李大宝的老娘开口道。

“你们排一下队吧!毕竟人家先来的。刚才,规矩我都定好的,总不能到你这就废了。”杨奕不为所动,没有给这两个人面子。

李大宝脸色瞬间变了变,讪讪一笑,尤其听到后面那些乡里乡亲还在嚷嚷,让他们到后面排队,只好拿着东西回到后面去。

就李大宝的老娘瞪了一眼杨奕,还细声嘀咕:“还老同学呢!”

声音虽然小,但大家都听到了。几乎所有人都暗恼,这都什么人呀!真把自己当一盘菜,惹恼人家小奕,你自己拿去鉴定吧!

对于这种爱占便宜的人,杨奕也是无话可说。李大宝家也不缺那么点钱,就不会拿到外面去请人鉴定?顶多就是花那么一点鉴定费,这都不舍得?

那些被鉴定是宝物的村民都是眉开眼笑,尽管都不是太贵重,几千元,甚至几百元,却也比当垃圾处理好多了。

半个钟后,才轮到李大宝他们。就只有两件东西,一幅画,还有一个瓷瓶,看上去确实就是贵重物品,还用盒子装好。

不得不说,虽然这家子吝啬小气,还爱占小便宜,但人家保存东西要专业多了。

“你们家的祖物?”杨奕却不大相信,这种东西,没有细看,但杨奕仅仅扫一眼,就差不多知道是宝物。

老李家什么情况,他会不知道?从老人口中得知,以前老李家可是很穷的,几十年前,李大宝的太爷是差点被饿死。这两件东西哪里来的?

然而,就算是李大宝,甚至李大宝的爷爷都不知道。这两件物品,其实是李大宝太太爷偷来的。

李大宝的太太爷以前在外面闯荡过,后来偷偷摸摸回到村子,才老实了很多。

在外面闯荡的时候,李大宝的太太爷就是一个偷鸡摸狗的。一个机会,让他潜进一个大户人家,顺手牵羊就偷走了这两件物品。

因为那个大户人家势力非常大,李大宝的太太爷心惊胆战,最后才偷偷摸摸回到村子。两件物品压根就不敢出手,也就留在祖屋,临终前还交代,那两件是宝物,一定要保存好。

“怎么样?值钱吧?你也知道,我太太爷以前在外面闯荡过。这两件宝物,都是他一个至交朋友赠送给他的。我太太爷为了后代,一直保存下来。”李大宝得意道。

他要是知道,这两件东西,是自己太太爷偷来的,恐怕就不敢明目张胆拿出来了。

杨奕先细细打量那尊瓷器,是一个清朝的青花瓷。清朝的青花瓷远远没有元青花珍贵,虽然看起来更加漂亮,更加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观,但存世量比较大。

“这是一个瓜棱瓶,瓶身看起来,就跟一个瓜一样。这种造型的瓶子,比较流行还是在宋朝。不过,你这一个是清朝的瓶子,还是一个青花瓷。青花瓷以元朝的最珍贵,明朝的也颇为贵重,清朝的就要差不少。但其实,清朝的青花瓷做得最精美。”杨奕开口道。

李大宝等人都要被绕晕了,一会珍贵,一会又差,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奕这也是故意,没有立即说多少钱,就是让那两个家伙急一急。

“等一等,我先喝口茶歇一会。”杨奕放下瓶子,也不管李大宝什么反应,就到旁边先优哉游哉喝茶,一点都不急。

李大宝母子可就急了,按照杨奕这么说,应该是宝物,而且价格应该是不低的。

可是,现在人家把握主动权,自己是有求于人,不能对人家吼,不能让人不休息,赶紧干活吧?

李大宝自然也看出,杨奕是故意为难。并不奇怪,了解杨奕的为人,这家伙不生气则已,一旦生气,把一个人记恨在心,永远都不会忘记。

“老杨,你先休息一会,不用着急。”

杨奕撇了撇嘴,暗道:你看我这,像是着急的人吗?着急的是你们。

李大宝的老娘讪讪一笑,才露出一点讨好的脸色:“小奕,就先说一说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