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六十六章继续坑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六章继续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将目光移向另一件物品,一幅画,是一卷大作,长度达到一米多。这种幅面的画作,在古代就是巨作。

虽然被小心翼翼保存,但还是可以看到,画面被侵蚀的痕迹,纸张的右下角,更是有虫子咬得厉害。

看到画面,杨奕微微一怔,心里已经涌起惊涛骇浪。他忍不住动用竖眼,就看到一团刺眼的宝光,好像将整个屋子都要照亮。

图卷右半是在宫女簇拥下坐在步辇中的唐太宗,左侧三人前为典礼官,中为禄东赞,后为通译者。唐太宗的形象是全图焦点。

这是《步辇图》呀!中国古代十大传世名画之一。不过,听说,真迹一直没有找到,现在待在博物馆的,几乎都是宋代的摹本。

要知道,《步辇图》是阎立本的巨作,反映了唐朝,吐蕃王松赞干布仰慕大唐文明,派使者禄东赞到长安通聘的情景。

阎立本是谁?

他善画人物、车马、台阁,尤擅长于肖像画与历史人物画。他的绘画,线条刚劲有力,神采如生,色彩古雅沉着,笔触较顾恺之细致,人物神态刻画细致,其作品倍受当世推重,被时人列为“神品”。

这个人,在艺术上继承南北朝的优秀传统,认真切磋加以吸收和发展。从传为他的作品所显示的刚劲的铁线描,较之前朝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古雅的设色沉着而又变化,人物的精神状态有着细致的刻画,都超过了南北朝和隋的水平,因而被誉为“丹青神化”而为“天下取则”。

按照竖眼看到的,这一幅,极有可能就是一幅真迹,也就是阎立本的作品。

那么,其价值就无法估量了。作为中国古代十大传世名画之一,而且还是真迹,一旦传了出去,恐怕整个古玩界,整个拍卖界,整个书画界都会震动。

杨奕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深深看了一眼李大宝。

这是他们家的祖传之物?吹牛吧!都不知道怎么弄到手的。

“怎么样?我一个不懂古董的人,看到这幅画,都觉得是一件宝物。里面的那个人,应该是皇帝吧?敢画皇帝的,自然不是一般人。”

他李大宝也不是笨的人,立即把砝码都拿出来,生怕杨奕将他的宝物贬低。

他说得也有道理,杨奕点头:“老实说,这是一幅名画,这个没有必要骗人。这么大的篇幅,在古代也是巨作。”

见杨奕一个劲夸奖,李大宝心里大喜,继续夸吧!等一会你还好意思说低价钱?

“我看这纸张,应该也确实百年以上的历史。不过,我要告诉你,这幅画并不真迹,而是后来人模仿之作。”

呃?

“为什么?不是吧?你怎么看出?”李大宝马上就不干了。既然是模仿的,用他们商品的专业术语来说,那就是山寨货,山寨货能值多少钱?他做生意的,最了解。

杨奕笑了笑:“因为这幅画的真迹还留在京城的故宫博物院,你可以去看一看。难不成,你这一幅是真的,国家博物馆那一幅是假的?”

这一个调侃,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可不是吗?你真搞笑,真的东西,自然是被国家收藏起来,还轮到你?不用说,你这一幅肯定是假的。

听到杨奕这个解释,李大宝立即相信了。跟其他人也是一个心理,国家不可能收假的东西。

“就算是模仿的,它也是古董呀!难道就不值钱?”李大宝不服气。

现在,他是把饭碗摔碎,能赚多少是多少。你都说有上百年的历史,而且还是名画,总不能跟我说一文不值吧?

“当然,既然是古董,虽然是模仿之物,但也还是有艺术价值,有些人还是愿意收藏的。这种东西,运气好的话,十多二十万应该也能出手。运气不好……”

杨奕还没说完,李大宝就立即推给杨奕:“二十万给你好了。”

这一次,杨奕没有急着接受,摇头道:“我是说运气好的情况,这东西我就不要了。你可以拿出去撞撞运气,说不定能卖到二十多万,很难说的。”

杨奕越是这样,李大宝越要将东西往杨奕这里塞。

“老同学,帮帮忙啦!我哪里认识有人?这样,便宜一点给你,让你赚一万元如何?十九万,十八万啦!不能再低了。”见杨奕甩手,最后又降低了一万。

这回,杨奕就有点犹豫了。毕竟运气好的话,可以赚两万。

李大宝心头一喜,就不相信,两万元还不能打动你。

至于自己拿出去撞运气,他不认为自己有这种运气,还是赶紧卖了好。自己什么都不懂,拿出去容易被人骗。

我都让给你两万利润,作为老同学,你也得帮帮忙了吧?

杨奕想了一会,才松口:“好吧!这东西还有点损坏……”

李大宝连忙阻止杨奕继续说下去:“上百年的东西,能一点都不坏吗?这是纸张呀!就这样啦!一共三十八万,你转账给我就好,现在转账挺方便的。”

李大宝家,两件宝物卖了三四十万,在村里面又是一个深水炸弹。

他娘的!老天不公呀!那种品质的人,竟然发了大财不算,还要撞大运。

杨奕将东西收起来,也不多说,就给李大宝转了三十八万。李大宝得到钱,立即离开,生怕杨奕想着想着后悔一样。

快四十万,分成三份,他们也有十多万。这个数目对他而言,也不算小。虽然说资产好几百万,但绝大部分都是固定资产,不能动的。流动资金其实还不到两百万,如今,正准备到其他市开一个分店,两百多万略显不足,毕竟不能把所有钱都砸进去,必须留下一部分备用的。

想到那个瓶子,将杨奕坑了一把,他就振奋不已。读书多又怎样?还不是被我玩了?哈哈!

然而,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被杨奕坑得有多惨,还在洋洋得意。

后面的那幅《步辇图》不说,就前面那个瓶子,拿出去拍卖就超过三百万,傻.逼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