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六十七章神秘宗教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七章神秘宗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经过祁老的查资源,才搞清楚何主任的那乌木雕件,原来是南方一个小宗派的信仰之物。上面雕琢的,是传说中的一种海兽,据说禀天地而生。

不过,这个小宗派的信仰人群非常之小,国内可能也就几万的信徒,或许更加小。听说过这个教派的人很少,网络上是一点信息都没有。

造成这样原因的,是因为这个教派并不愿意太多人加入,他们之间很团结,信徒都是一些比较有钱的人,平民百姓不欢迎。

杨奕大概跟何主任说一下:“如果能遇到这个教派的信徒,应该能卖一个好价钱。但它的信仰人群太小,想要找信徒,无疑是大海捞针。”

最后,给出的价格在两万以上,五万以下之间。

何主任干脆两万五就交给杨奕,反正杨奕有自己的渠道,他能赚多钱,就是他的本事了。能拿到两万多,他就很满足的。

到了中午,快要吃饭的时候,舅婆家回来了很多人,非常热闹,小孩子最是高兴。能看到爸爸妈妈,还有那些吃的、玩的、穿的。

他们本来要邀请杨奕过去吃饭的,但家里也煮了。于是,就推辞到晚上。不过,晚上他需要去镇上,所以舅婆吩咐自己的儿子等人,早一点弄一顿。

“婶子,没什么好生气的,我也没有那么笨。这个瓶子就不止三十八万,李大宝现在可能还很得意吧?”

听到杨奕这话,全家人都顿时瞪大眼睛,还以为自己家的人被那混蛋欺负了。却没想到,杨奕给他们挖了坑,而且还是巨坑。

“不过,这事最好不要宣传出去。就他们李家的性格,肯定要闹个没完没了。”杨奕接着提醒道。

所有人都点头,就是这个理,自己闷声发财就好。

不过,他们可以预见,李大宝他们肯定会全世界宣传,坑了杨奕一把!十多万的宝物,硬生生从杨奕手中拿到二十万。

还真没有猜错,李大宝的老娘回去之后,一张嘴巴就没有停过,全村子很快都知道,杨奕被那小子坑了一把!忍气吞声拿出二十万给李大宝。

“你说,小奕也怪可怜的。”

“照我说,还是李大宝那家伙太坏。”

“是呀!当时我就在场。人家小奕都说了,顶多就是二十万的,而且是运气好的情况下。李大宝呢!仗着小奕是老同学,立即开口二十万给小奕。人家一开始只是点评呀!都没有说自己收。”

“唉!也就小奕好说话,换成别人,一巴掌就扇过去,怎么可以那么不要脸?自己老同学都坑。”

“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大宝那种人,专坑熟人。”

……

偏偏这样,即便知道村民们这样的评论,李大宝一家还是沾沾自得,丝毫没有愧疚之意。那是什么鬼?能吃吗?他们李家,向来都是以利益为主,其他的不值一提。

知道杨奕喜欢吃笋,舅婆的大儿子上山去挖了新鲜的冬笋,找了一个下午,才找到五六个。

“小奕,来喝一杯。”

杨奕连忙摆手:“表叔你也知道,一会我要开车,虽然现在我们这没有人查车,但还是尽量开车不喝酒吧!”

这回,大家才记得,等一会,杨奕得开车到镇上去。于是,大家也不再劝,知道喝酒开车危险。

“行,你随意,多吃点。这些笋都是刚挖的,新鲜。”大表叔是一个很随意的人。

花了半个多小时吃饭,杨奕看了下时间:“时间不早,我得先走,大家慢慢吃。”

给陈萍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到小卖部集合上车。陈萍早就准备好,就等杨奕的电话。她带上娘家的一些物品,拉上小丫头就走。

“需要放在后尾箱吗?”陈萍问道。

“东西不多,就放在车子座位好了。”杨奕打开车门,先把东西放到另一边,然后让小丫头进去。

到陈萍进去的时候,高松的酥胸无意间碰了一下杨奕手臂。杨奕微微一僵,而陈萍则是满脸通红。她的臀部还翘着在车门外面,正要钻进去。

杨奕盯了一眼那肥满的臀部两眼,连忙转移目光,等起进去后,把车门关了。

“开慢一点,这路小。”陈萍对杨奕说道。

“放心吧!上了我的车,我肯定会对你们负责的。”

话刚出口,就发现有歧义,杨奕马上闭嘴。

“谁让你负责?”陈萍瞪了一眼。

可自己刚说完,也发现自己的话有问题,两人立即陷入尴尬之中。还好,这时候小丫闹着要玩杨奕车上的一个布偶。

“小丫头,喜欢的话,一会抱回家,要好好对它哦!”杨奕笑着说道。

小丫头很认真地点头:“叔叔,小丫一定会好好对小狗狗的,睡觉都要抱着它。”

陈萍也转移话题:“听说陈向北老婆病得严重,你知道吧?”

她家跟陈向北家不远,都是姓陈的,平时都有来往,拜祖宗的时候,有时候还能凑在一起。陈萍也是才知道,陈向北那么困难,混得那么差。

以前,陈向北跟杨奕的关系那么好,杨奕知道这事情的话,应该不会视而不见吧?

“嗯!知道呀!昨晚我就跟他去了医院,很快就要做手术,都安排好的。”杨奕一边开车,一边回答。

“陈向北呢?你不准备拉他一把?我听说他混得不是很好。”陈萍追问道。

杨奕简单说了几句,跟陈向北合作的事情。本来,他是准备利润对半分的,但陈向北不同意,最后只接受了百分三十的股份。

“这么说,他也要发达啦?”陈萍忽然羡慕起来。

她虽然嫁到镇上,但夫家不是太富裕,在街尾有一个铺面,全靠租金过生活。镇街道也不是外面的大城市,租金能有多贵?一个月能收三千就不错了。

丈夫在镇政府工作,非常低层的存在,平时就是整理些资料,没什么前途,一个月薪水也就三千左右。

这么比起来,以后就远远不如陈向北。

“那也不好说,就看他又没有本事赚钱了。”杨奕笑着摇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