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七十六章南越文化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六章南越文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聊了一会,杨奕正要去王军那边,王军自己就找上门来。舅婆的那件罗盘,就是王军预定的。

“你这小子,早知道你老家那边还有这种宝物,我也跟着过去好了。”

王军可是知道,杨奕在老家得到了不少宝物,当然,农村弄来的,几乎都是比较普通的古董,精品几乎是没有的。

他的运气好点,能够得到这个罗盘,还是因为风水佬的原因。

王军转动罗盘,见其还能工作,立即就满意了。这件罗盘,他一转手也能赚个十万八万。红木虽然不算很顶尖的木材,但那边上的雕工,却应该是出自名家之手。

昨天,他查过资料,没有发现,后来找祁老,才知道,原来是明朝木雕大师江春波的作品,顿时心里暗爽:捡到宝了。

明朝成化嘉靖时代,是中国文化艺术发展的顶峰。这一时期的吴地更是名士辈出,其中尤以“吴中四才子”——六如居士唐伯虎、衡山居士文征明、枝指山人祝允明、“吴中诗冠”徐祯卿为翘楚。

然而这些名士才子和当时的许多文人墨客,却共同尊仰一位技艺超绝、清雅出尘的雕刻大师,他就是明代著名雕刻家江春波。

其幼时家境贫苦,尤其在母亲去世,父亲续弦后,又受尽后母虐.待,最后竟被后母所逐,流落乡间。后由一位苏州雕工收养,常带在身边,教他学习雕刻技艺。春波悟性聪颖,几年后尽得养父真传,无论是石是木是竹,均精其艺而巧其工。

“我家乡那种地方,你估计没什么兴趣。”杨奕笑了笑。

又不是什么风景区,没什么好看的,特产就只有水果,那里买不到?

“那可不一定,我要知道有那么多古玩,肯定跟着去。”王军对寻宝有着一种执着的追求。

聊了一会,王军将他的罗盘拿走。杨奕带奶奶到江州市走走,尤其是晚上的夜景,城市的灯光,奶奶应该是一辈子没有见过的。

羊首的消息透露出去,引起国内的轰动,纷纷将目光投向江州拍卖行。很多人尝试接触拍卖行,想要私下将古董弄到手。

文物部门也紧张起来,牢牢把关。这种国宝级的宝物,是不能流出国外的。只要在国内,那就没有问题。

因为其他的兽首几乎都在保利艺术博物馆,所以更多人希望,保利艺术博物馆能够砸钱将这件宝物也收进去。或者有巨富出手,将其拍下来,然后捐给国家,收录到保利艺术博物馆。

距离拍卖会还有十天,对这次拍卖会,很多人非常期待,苗总也异常重视,忙来忙去,女强人的一面尽显无疑。

接下来,杨奕在为一件事做准备。或者说,整个圈子都在紧张起来。

一年一度的城市古玩协会比拼即将来临,每个城市的古玩协会都可以参加,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量去排名。

其实,这个比拼活动,主要宗旨就是为了让新人出头,培养年轻一辈的古玩爱好者。这两年来,江州市的排名都很低。

今年,祁老就靠两个弟子,希望能把江州市排名提高。尤其是杨奕,这个得意弟子给他太多惊喜。不仅在书法方面有绝佳的天赋,鉴宝方面也不赖,不比老一辈差,尤其是那一份细心。

“也不用紧张,到时候全国有五十多个城市参加,注定是龙争虎斗。”祁老对杨奕说道。

他有信心,今年能拿一个好名次,底气就是杨奕。整个江州市,年轻一辈中,就数他的两个弟子最厉害。

去年,大弟子陈浩文过关斩将,让排名不至于垫底。得力竞争对手,主要来自京城等历史名城。南方粤省的羊城,也有两个家伙贼厉害。

“今年我们应该能排到二十名以内。”陈浩文开口道。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一年一度的城市古玩协会比拼在羊城举行。

羊城是南方的中心城市,国际大都市,经济发展一直都排在国内前四的位置。很多人可能第一时间就是这个城市有钱,南方的城市都很新,没什么底蕴。

然而,羊城不一样,一样算是中国的文化古城,岭南文化的中心。

它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南越,也就是秦朝时期。南越文化作为一个文化体系,经历时间虽然很长,但在先秦时期已基本定型。它的许多文化特质不但遇异于中原,而且对后世也有深远影响,在岭南文化史上有特殊意义。

“南越的遗址,多数都在羊城。可以说,羊城就是南越文化的中心。”祁老带着两名弟子来到羊城。

也正是这样,今年的比拼选择在羊城,去年在南京。

他们先去南越遗址逛一逛,见识见识南越文明的辉煌。整整五万多平方米,都是遗址保护区。

杨奕他们可以看到,两千年前的南越国御花园,保留有石池、曲渠、平桥、步石、回廊等遗迹,体现了先进的园林设计理念和造园要素,是目前国内保留最完好、时代最早的御苑遗迹。

“总得来说,相对于壮大的中原正宗,南越略显单薄,也使得南方在文化底蕴上面一直都处于吃亏的状态。不管怎么说,它都属于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不应该有南北歧视。”祁老开口道。

他不希望自己的弟子看轻南方的文化底蕴,都属于中华文化,就应该得到尊重。

提起这个,王军在旁边偷笑。上一年,郭瑾轩那倒霉的孩子就是公开鄙视羊城标榜的文化底蕴,表示南越文明,其实还远不如韩国的底蕴。

这种话,彻底得罪了羊城,或者说所有岭南人。要说羊城最不欢迎的人,可能就属于他们师徒了。

娘的!就算你韩国佬的私生子,中国的汉奸,也不能在国内大放阙词呀!不是自己找死吗?

今年,他们还是会来,就不知道粤省博物馆的馆主会不会给他们两个难看。

“走,去看看那些老朋友吧!你们年轻人之间,也应该多走动,多交流。”祁老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