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假货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九章 假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哟!真不巧,又遇到你们。”郭瑾轩直接朝杨奕这边走来。

“你有麻烦了,遇到疯狗,不被咬也肯定被吠!”姜涛显得很高兴,兴致勃勃地看着杨奕,好像很喜欢看见别人有困难。

杨奕翻了翻白眼,确实,遇到这种疯狗,心情都要变差。也不知道那家伙什么心态,在他手里吃了那么多亏,竟然还是老撞上来找抽,有被虐的倾向吗?

“门卫没有拦你们?”王军讽刺道。

“你以为外面的都是中南海保镖?我都敢拦?”郭瑾轩不屑一顾。

郭瑾轩鄙视,在中国,那些看门的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只要你穿得牛逼点,他们就不敢拦人。要是乞丐一样,分分钟都要打人。中国佬就是这样,素质低,远远不如人家韩国。

“怎么样?要不要比一比?你们江州市,已经垫底好多年了。”他故意挑衅道。

杨奕也还是无所谓,两手一摊:“你要是还不怕,那就玩玩,不过,最好拿点诚意出来。”

听到杨奕提到诚意,郭瑾轩似乎早有预料,也早有准备,就等着杨奕说这句话一样,显得信心十足,连忙点头。

“没问题呀!我有一件近亿的重宝,只要你赢了我,我双手奉上。不过,你要是输了。那幅《洛神赋图》还给我如何?”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杨奕怔了怔,敢情这家伙打《洛神赋图》的主意,难怪刚在他手上吃亏没有多久,又要找虐。

“哦?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我的《洛神赋图》?先拿出来看看,不然比什么比?”杨奕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

郭瑾轩果然是早有准备,他打一个电话出去,很快就有人送一件东西进来。是一尊青花瓷,有小水桶那么大。

“我这元青花,应该不比你的《洛神赋图》差吧?”

“元青花?”周围的人都是大吃一惊,目光全都看过来。

杨奕他们同样吃惊,那是一个青花缸,比鱼缸还要大一点,表面是一幅三顾茅庐的情境图。

这件元青花,出现在拍卖行,过亿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就看能拍出多少亿的天价。

要知道,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2005年拍出了2.3个亿,轰动了全世界,可以说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创造了中国瓷器的一个拍卖高峰。

“真的假的呀?”

“人家既然敢拿出来,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别吵,陈老过去了。”

……

陈老也是瓷器方面的专家,对瓷器研究很深,是不是元青花,人家很容易能看出来。

杨奕等人检查一遍,非常精美的元青花,应该是没有错的。不过,杨奕感觉有点别捏,就是说不出感觉,找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忍不住开启竖眼,扫过去,顿时愣住。

那尊元青花,竟然一点宝光都没有,毫无疑问,肯定是赝品。不过,这个赝品,做得也太好,就连陈老看了,都表示应该是元青花,有九成的肯定。

剩下的一成,可能也是杨奕的那种感觉。不过,他没有杨奕的竖眼,也就找不出问题来。

“陈老,这真是元青花?”王军急忙问道。

陈老沉吟一下:“只能说基本上确定吧!可惜,老顾不在,不然就能下定论。”

在国内,就数顾老对元青花研究最深,青花瓷看几分钟,就能很肯定断定是还是不是,古玩圈中,没有人不服气。

古瓷的器型是随着时代的发展需求而变化的,是断代的重要依据。有些器型通过传承演变具有前朝遗风,例如:梅瓶、玉壶春、蒜头瓶等宋代就流行,蒜头壶青铜酒器从战国时就已经出现。

元青花的器型种类很多,绝大多数是生活实用器,有部分是祭供专用器,少量为装饰器。

眼前的这一尊,就是生活实用器,在古代叫大罐。这种东西,通常都是用来出口中东那边的穆.斯.林民族的。

“从釉面来看,一部分泛青色、多为卵白色,积釉处呈水绿色,这非常符合元青花的风格”陈老开口道。

如果是仿品的话,由于是新作,釉面火光还没散去,观感浮躁、上手不柔,更没有真品那种稳重、老旧感。釉色有的偏白,积釉处太绿,整体釉面没有自然使用痕迹。

现代窑炉条件好,没有过去因窑漏风,导致釉面出现缩釉的暇疵。而仿品器表所看到的缩釉是人为扎的眼,很不自然。有些赝品仿出土器釉面有大块伪浸,有的釉面粘上很多类似出海的浮物仿海捞瓷。现在仿品多用电、气烧窑,气泡相对均匀,没有层次感。

“另外,我们看它的胎质。琢器底足留下的乳丁,是部分工匠修足的特点。有一半器底露胎处有釉斑,多为窑工留下的记号。”陈老继续点评。

有人认为元代的真品必有火石红,还有一些玩了几年古瓷的人认为,火石红是时间久了、胎老了才会出的,这些都是误区。

产生火石红的因素有两种:一是胎土淘洗不精,含铁量较高。二是烧造时垫烧物与器底产生氧化所形成。

事实上,多年观查实践证明,元青花的胎底有一半不见火石红。

有些赝品的胎泥是用机械搅拌,密度要高于真器,胎骨显得硬。真、伪相比同样规格尺寸的器型,赝品多数要比真品重。器底没有老胎风干滑润的感觉,伪造的火石红较为死板,多为人工喷、刷氧化铁,没有过渡。

“怎么样,陈老都这么说,你放心了吧?”郭瑾轩看向杨奕。

杨奕一直在留意这家伙的表情,听到这话,不为所动:“要不,你换一件?这尊元青花,价值应该超过《洛神赋图》,我也不占你便宜,省得别人说我占你便宜。”

郭瑾轩皱了皱眉,换一件?他要是有才行?见杨奕竟然没有上钩,有点恼火,他心里暗道:没道理看出来什么吧?真有那么好心?有便宜不占?

“不要紧,反正我是比较喜欢《洛神赋图》,吃亏点也不怕。”郭瑾轩很坚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