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临摹圣书

我的书架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临摹圣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竖眼看到一道磅礴的宝光,充斥着整个藏宝室,正是从《初月帖》中散发出来的,可见这是真迹无疑。

只见上面的字体,犹如飞火流星一样,每一个字都好像要撞击杨奕的灵魂一般。

这便是书圣的威力吗?杨奕心中震撼。

王军转头一看,发现杨奕忽然满头大汗,好像中了暑一样,眼睛盯着《初月帖》,一眨不眨,身体却微微颤抖,好像快要支撑不下去。

他赶紧扯了一下陈浩文:“老文,你看看老弟,怎么回事?”

王军很担心,现在杨奕的状态非常不正常,好像走火入魔一样。

这话将其他人的心神拉回来,转头看向杨奕,发现那异常的情景,都是又惊又忧,大家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老师,师弟他没事吧?”陈浩文也担心问道。

“看《初月帖》还能入魔?我是第一次遇到。”姜涛也是吃惊。看过他这幅作品的人很多,都是些老前辈,但书法造诣很高的人,也没有杨奕这种表现呀!

“别吵,他可能有所收获,我们等。”祁老凝重地说道。

不过,他心里也担心,这个弟子,他是非常看重的。现在的状态,真的很不好,似乎吃不消,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感悟,整个人沉入《初月帖》一样,无法自拔!

“真不要将他叫醒?我看很不妙呀!”姜涛忍不住问道。

他刚说完,杨奕就从《初月帖》里面出来,整个人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很恐怖。他发现眼睛有点酸,原来汗水都流到眼睛里去。

“去那条毛巾给他。”祁老吩咐道。

陈浩文赶紧走出去,到卫生间肯定有毛巾的,尽管这里不是他家。

王军忍不住询问:“老弟,你刚才怎么回事?”

这问题,姜涛、祁老都很想知道,两人都竖起耳朵,想听听杨奕的感悟,说不定对自己书法有进步。

杨奕抹了一把汗:“刚才,我好像看到那些字体在我脑海乱窜,不停撞击我。”

这种话有点玄,让王军等人瞪大眼睛,没想到杨奕会说这么不靠谱的话。

“老姜,给我准备笔墨好吗?我想写几个字。”杨奕请求道。

求之不得呀!姜涛连忙准备,文房四宝,就在这个藏宝室都有,而且还不是一般货色。在一张书案上将纸铺开,用镇纸压住,祁老则是帮忙磨墨。

大家都晓得,杨奕肯定是有所感悟了。

“王哥,拿点吃的给我吧!”杨奕再次要求。

大家都看得出,杨奕好像消耗很大,王军赶紧跑出去,到冰箱去翻动,找来几瓶牛奶之类的。

“快吃,你这种情况,真是闻所未闻。”王军说道。

杨奕用湿毛巾擦了一下,然后赶紧吃点东西。刚才,那些字体真的很震撼,灵魂受到一定的冲击。到现在,他算是相信,书法是真的有灵魂的,也就是所谓的神韵。

杨奕执笔,闭上眼睛,好好感受刚才的字。

他瞬间张开眼睛,全部心神都凝聚在毛笔上,笔尖开始滑动,行云流水一样挥洒:初月十二日山阴羲……

写到“之”字,杨奕忽然停顿下来,竟然写不下去。

他把心神撤出来,苦笑:“‘之’字太难了,无法下笔。”

尽管如此,祁老等人已经惊呆,前面的几个字,跟王羲之的字体几乎是一模一样。这一模一样还包括里面的韵味,如何让他们不吃惊?

“我靠!难怪王军他们跟我说,你才是书法界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姜涛惊悚道。

就算是他的老师,也做不到这一点,临时观摩书圣的作品,就能将对方的神韵都临摹出来,实在是太恐怖,还能愉快做朋友吗?

祁老又惊又喜,他实在是太高兴了。杨奕的书法天赋,他是知道的,但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小子。

“我看你小子以后别太认真观赏王羲之的作品,刚才你差点要死掉一样。”王军却说道。

此话让祁老也都警惕起来,以后千万不能再那么大意。心神这种说法很玄幻,但他们相信是真有的,伤了神,也就是灵魂,很可能要变成白痴的。

“小军说得没错,以后小心点。”祁老提醒道。

“我知道,刚才不小心陷入那些字体里面去,现在还有点头疼。”杨奕说道。

对这话,大家都不怀疑,实在是刚才的情景有点吓人。不过,收获也是巨大的,杨奕肯定从里面学到不少的东西。

这就跟佛教的顿悟有点类似,对心神消耗很大,却能瞬间明白其中很多暗含的东西。

“慢慢来,你还年轻。”祁老安慰道。

那几个字,已经被他收起来。虽然不是完整的一个作品,但仅仅八个字,价值非常大,自然不能留给姜涛,他得带走。

“祁老,你这么做好像不地道呀!”姜涛忍不住开口道。

祁老瞪眼睛:“怎么不地道?”

“他是看了我的《初月帖》才有感悟的对吧?这些笔墨都是我提供的,没错吧?这几个字,你就这么拿走?”姜涛开始理论。

咱得说说道理呀!他当然也看出那几个字的价值,跟王羲之的真迹几乎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的差距,当代人谁还能写出这种字?

“狗屁呀!这说来说去,还不是我弟子的作品,你一边去,别闹!”祁老毫不客气。

谁要是跟他抢这几个字,他跟谁急。自己准备拿回去,好好装裱起来。

姜涛只好退而求其次:“杨兄弟,再写一遍呗!”

就是王军他们也眼巴巴地看过来,收藏几个字,他们也很有兴趣。

杨奕摇头道:“下次吧!今天真的太累了。”

大家听到这话,看到杨奕脸色还有点苍白,都没有勉强,反正大家都是好朋友,以后很多机会。

今晚,大家都在姜涛这别墅过夜。这么大一栋别墅,平时就只有姜涛一个人,静悄悄的,亏这家伙大胆,不怕闹鬼!

而此时,省博物馆的老馆长还在暗自神伤,亲自将那些已经没办法修缮的废弃文物重新检查一遍。这个教训,对他来说记忆太深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