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万元的幸福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万元的幸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坐着的那块石头,让我看看。”杨奕开口道。

摊主一愣,随即脸上一喜,连忙站起来,将那块石头搬过来。这块石头是他在旁边找到的,被当作废石扔在旁边,他看着两端很平,就搬过来坐,没想到还有人有兴趣。

杨奕发现,从外皮来看,应该是一块赤铁矿,有几朵“火燎”。

赤铁矿呈微粒状,相对集中成环带状的晕圈时,则谓之为“火捺”。

“是一块老坑,但皮有点厚,看不出里面有没有货。”杨奕说道。

一般情况下,老坑砚石外观青灰色,微带紫蓝色,石纹细腻而幼滑、娇嫩、致密而坚实。

摊主脸上尴尬一下,石皮不厚的话,也不会被人扔在一边,当成废石。不过,他看这个年轻人,是真对这块石头有点意思的。

这样的话,他多少也算是开张,能赚多少就是多少吧!

他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如果能拿到一个月的薪水,这次出来摆摊,就很值得。女儿很快就要上大学,上大学需要一大笔的费用,他非常头疼。

家里就只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当父母的,自然希望儿女都能成才。自己能扛的,都努力扛一下,说不定儿女以后不用那么辛苦。

“表现是不太好,老板你多少给点钱就行。”

杨奕笑了笑,是一个不会做生意的人,老实巴交。

不过,也不能欺负人,里面藏着一块极佳的端砚,解出来,能把人吓一跳。

古人曾赞美老坑砚石具有“体重而轻”、“质刚而柔”的特点。把“重与轻”,“刚与柔”这两对矛盾统一在一体之中,这是有根据和有道理的。

老坑砚石从表面看呈紫蓝色略带青,使人感到比原来的感觉要轻些。所谓“质刚而柔”是从雕琢的过程和研墨的角度来说,老坑砚石的确质地坚实而又带柔性,这种柔性即古人所谓“若小儿肌肤,温软嫩而不滑”。假如用手心轻按老坑砚的砚堂,旋即会出现滋润的水气。

而杨奕知道,这些特点是因为老坑砚石的矿物成分主要由泥质、绢云母及硅质胶结而成,同时也是由于这个原因,老坑砚石的泥质比重很大,所以敲击它时发出“笃笃”的木声,即所谓“扣之无声”,“磨墨亦无声”,缺少铿锵之声。

另外,老坑砚石长期受地下水浸泡,粘土矿物质为地下水所溶解,是逐渐使石质变纯,变软的缘故,故使老坑砚石如此细腻娇嫩、滋润到可以“呵气研墨”的效果。

“你的心底价位是多少?”杨奕询问道。

人家是老实人,他自然不会欺负老实人,会给对方一个满意的价位。

“你看,一千块值吗?”

见杨奕不说话,他连忙降低标准:“八百也行。”

毕竟这块石头,也是自己无意中捡来的,低价处理也不心疼。现在,最重要就是凑点资金,多多少少都好。

“嗯!我是挺看好这块石头的。这样吧!也不欺负人,我出一万元吧!你要转账还是现金?”现金也带有来,但都在王军那边,大家将钱放在同一个箱子里。

“啊!一万元?好,现金,现金吧!”那工人脸上涌现狂喜的表情。

有了一万元,自己女儿第一年的大学费用就不用担心了。这道坎算是过去,自己再凑一点点伙食费加上去,足够女儿一年的开支。

这就是一万元的幸福!

“这些你要吗?看中的话,挑一块,就当添头,真的太感谢你了。”那摊主连忙道谢。

在他眼里,杨奕就是好人。明明可以很便宜拿到手的,但人家还是给出一个良心价。他也清楚,一些稍微好一点的砚石毛料,一两万元是很正常的。

“不用,其实,我买这块也不算吃亏,它虽然外皮表现不是很好,但某些细节表现是不错的,值得一赌。”杨奕朝王军喊了一声,让他带着箱子过来一下。

带着一大箱的现金,也不怕人抢,并不惹眼。在这里,跟王军一样,提着箱子,背着一大包现金的人有很多。

“你就买了这么一块?多少钱?”王军翻了翻那块石头,有点不解。

“废料来的吧?”

杨奕郁闷道:“你能不能认真看了再评价?”

他从箱子里面,拿出一叠现金:“你数一下,应该没有错的。”

那工人很激动,赶紧稳住心情,沾了一下口水,认真一张张地数钱,数得很均匀,很稳重。看得出,这点钱,对他是真的很重要。

王军又仔细看了一会,点点头:“好像是有点不对劲,不过,皮太厚,也说不准,赌性太大。”

杨奕看了眼王军,只见他也找到了一块,篮球那么大,扁平。看上去色泽要比杨奕这块好很多。

“你这块花了多少钱?”

“你猜猜!”

“猜什么猜?男人老狗一个。”杨奕瞪了一眼。

“五万三!”

他们朝陈浩文那两个人看去,发现陈浩文暂时还没有看到合适的,而姜涛最厉害,已经用推车推着三四块。

“那家伙,真以为是逛超市,大采购呀!”王军忍不住吐槽道。

“人家比较熟悉,看东西也就快一点。走,我们也去解开来看看。”杨奕说道。

在小广场的角落,就有四五台切石的机器,是举办方临时运来的。矿区这边,平时也就三台机器,还很少能用到。

摊主很感谢杨奕,见杨奕还带着小孩,立即帮忙搬石头过去,尽一份力。

“咦!你们动作也不慢呀!”姜涛碰到杨奕他们。

“比起你,我们差多了。你丫的,简直就是宁杀错不放过呀!”王军很糟心地说道。

姜涛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嘿嘿一笑,还有点得意:“赌石方面,我还是专家的,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你就不怕跟你玩翡翠毛料一样?没有经过老弟的幸运之手,竟然敢自作主张,一会有你哭的时候。”王军说道。

就知道,这家伙可能是觉得杨奕对砚石毛料不了解,也就没有跟上次赌石一样,想要沾运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