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二十章 各方异动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二十章 各方异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此时此刻,老馆长他们还在罗家,当他得到消息,整个人都瞬间站起来。

“什么?解出鱼脑冻砚石?形状酷似猛虎下山?好,我马上过去。”老馆长已经顾不上给老朋友祝寿,反正也来过了。

“去吧!就知道你听到宝贝就坐不住。”罗老倒是很贴心。

从他们羊城到肇庆,也不需要很多的时间,快一点的话,一个钟头就能赶到。他一边派人跟他赶过去,一边了解现场的情况。

当他知道,原来那块砚石的主人,竟然是杨奕,整个人发呆了。

那运气,也太好了吧?从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几天之内接连捡到宝贝的。他活了那么大年级,如此好运气的人,是第一次见。

杨奕崛起的历史很短,只有半年左右,从一个拍卖行的普通员工,走到全国年轻俊杰的第四。实力肯定毋庸置疑,但这里面的运气,也应该是其中因素之一吧?

他从自己朋友老祁那儿得知,杨奕这半年来,建了无数的漏,大大小小。当然,也还有其他的不少的发现,比如子冈牌等,都是他发现的。

实力强的人,不一定就能捡漏,这是大家都知道。一个人的运气不好,碰不到宝物,你再怎么有实力,也不能将一件赝品变成古董。

“老祁,你徒弟的事情,你还不知道?那我跟你说一下。”老馆长立即给杨奕老师祁老电话。

这家伙是一个人精,知道从杨奕老师那儿入手,是最好的捷径。只要搞定他的老师,事情就差不多成了。

有可能成为天下四大奇砚的砚石,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拿到手之后,一定请国内最好的雕琢大师,将其雕琢出来,看能不能成就继三大奇砚之后的奇砚。

另外,还跟端砚协会那边的人提一下,那活动就是他们举办的。

祁老听后,也是震惊不已,自己那弟子,运气真是没法说了。

“也不能说全是运气,他的观察力,我是知道的。在国内,没有多少人的观察力比他更加敏感。年轻一辈当中,更是没有人能比。”祁老开口道。

想想博物馆那两枚天珠,老馆长点点头,知道这老家伙没有夸大。那小子的观察力,实在很可怕。还好,知识暂时跟不上。要是等知识渊博起来,国内年轻一辈还有谁能跟他比?就是老一辈的人,能跟他较量的也就一个巴掌能数过来。

“倒是没错!我都有点怕那小子的眼睛,几乎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祁老笑了笑,对老馆长说道:“老家伙,你要齐聚这些奇砚,也不是不行。我看小奕也不会为难,他对收藏没有太大兴趣。不过,你不能让他吃亏,该什么价位,如数给他。”

其实,他自己是想要的。但看这老家伙,如果想要跟他争,恐怕没好日子过,能天天跟你撕逼。

主办方那边的人,也想找杨奕,让他将砚石加入到拍卖中来。但接到省博物馆老馆长的电话,立即不敢乱动,绝口不提那种事情。

“已经引起上面的人重视,这块极品砚石看来不能留在民间了。”他们很遗憾地说道。

在场的,没有人不喜欢那一块砚石,就差没有抢走。

而杨奕购买这块毛料的小摊,瞬间被人一抢而光,七八块毛料,每一块五千元左右,被人一下子扫光。

这种幸福,只有那摊主能体会,非常感谢杨奕,给他带来如此好运。今天,一共收入了好几万,女儿整个大学的费用都不需要担心。

他整个人轻松下来,刚要离开,但看到杨奕,还是走过去。

“老板,真是太感谢你了。”

杨奕奇怪:“你不是已经谢过了吗?”

“你不知道……”他把自己摊位发生的事情说出来,神情飞扬,衣服里面牢牢抱着几万元。

“那真是恭喜你了。”杨奕笑道。

“对了,我家就在山脚下,方便的话,去我家吃顿饭。”

在这里,可没什么好吃的,就算有钱人,也只能吃一些面包之类,是主办方安排的一些干粮,还有牛奶等等。

这些东西比较方便携带,附近是没有什么餐馆的,需要出到外面去,有点远。

正是这样,他才邀请杨奕到他家吃饭,虽然只是粗茶淡饭,但也比在这里啃面包要好吧?不过也担心人家看不起。

杨奕想了一下,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他总得顾一顾小丫的肚子,小孩子比较快饿,整天吃东西都可以的。

那工人很高兴,连忙给了一个大概的地址,让杨奕他们顺着那条路下去,很快就到他家。他得赶紧回去,让家里的婆娘杀鸡等等。

这里靠山,还有一些干货,比如蘑菇等等。城里人不就是喜欢吃那些吗?

“行,我这有三五个人,会不会太麻烦?”杨奕问了一句。

那工人连连摆手:“就是几个碗,几双筷子的事情,麻烦什么。”

陈浩文走过来,问杨奕的电话怎么关了机。杨奕一看,原来没有电了。昨晚没有充电,现在的手机耗电大。

“没电了。”

“用我手机吧!老师刚才找你。”陈浩文说道。

“什么事?”

“还能什么事?我估计就是你得到鱼脑冻砚石的事,已经传了出去,很多人关注着。你看,主办方竟然都没有邀请你,可见已经让人打了招呼。”陈浩文说道。

给祁老回电话,还真就是鱼脑冻砚石的事情。祁老将老馆长的打算说一下,让杨奕有个心理准备。这个时候,趁火打劫不是罪过,不趁机诈一笔,对不起自己。

要是老馆长听到这话,一定要跟老祁撕逼。你妹的!跟我可不是这么说的,叫你弟子就是趁火打劫,有你这么当老师的吗?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杨奕也没有准备留在手里。

既然老馆长要,转给他也无所谓,反正熟人更好敲诈。自己老师说得没有错,博物馆财大气粗,能拿多少就不要客气。

拿到鱼脑冻,那名端砚雕琢高手的老人走过来攀交情。杨奕只好跟他说,这块砚石省博物馆老馆长已经盯上。

得!那老人立即走开,也太现实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