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再遇发丘后人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二十六章 再遇发丘后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跟着闫景辉走,半个小时后,看到一个瘦弱的中年人,杨奕微微一愣,这个人有点熟,记忆当中,好像见过。

他想了一会,终于想起,上次到京城,貌似就见过这家伙。那时候大家似乎都被计算,这家伙警惕性很高,最终大家相安无事,但也没有了来往。

杨奕主要是看到这家伙身上的那枚小印,也就是传说中的发丘印。

“很巧,我们又见面了。”杨奕首先开口道。

那个中年人也是一怔,显然对杨奕也还有一点点印象,但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听到杨奕的话,微微松了口气,看来还算是熟人。

“你是?”他疑惑道。

“你可能忘了,上次在京城,我们碰过面。不过,那时候我们好像被人计算,还好你精明。这次,带了什么宝物?刚出土的,那就不必拿出来。”杨奕对他说道。

刚出土的东西非常麻烦,简直就是惹火烧身,杨奕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冒这个险。但是,要出土了一两年,稍作处理,将新出土的痕迹都模糊,那就问题不大。

“嗯!原来是你们,放心吧!物件都是出土了上十年的,没有人能看出猫腻来。”他保证道。

金不鸣作为发丘后人,自然是不甘心过安贫的生活。明明有一身的本领,为什么要过贫困的日子。

自己的女儿上了大学,开学那天,他也跟着去。进了学校之后,也就偷偷将行李交给女儿,然后悄无声息离开,生怕给女儿丢脸。

而且,还挺心酸的。别人家的女儿,都是汽车送到宿舍楼下,一身漂亮的衣服,手机也是高科技的产品。自己女儿呢?连一个行李箱都是二手的,一双帆布鞋倒是新的。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决心冒险,将以前盗墓出来的物件拿出去兜售。另外,从新干起那些偷鸡摸狗、坏人祖坟的勾当,他无怨无悔!

“跟我走,找个地方,物件不多,但都是难得一见的宝物。”

杨奕跟闫景辉都悄悄跟上,知道这是一个盗墓贼。不过,只要不是刚从坟墓扒出来的物件,那就好说,没有不要之理。

金不鸣真的很谨慎,找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有关部门的人肯定捉不到的。

他从一个黑色皮包里面取出来好几样东西,古玉有几块、只是成色不是太好。青铜器也有三件,都是巴掌大的东西,还有一件金器,做工精美。

这差不多十件物品,总价值不是很高。

杨奕他们不知道,金不鸣是故意拿一些普通的物件出来试试水。另外,他还藏有不少陪葬品。

他认真看了一会,点点头:“咱们可以考虑长期合作。你这批物件,虽然质量都不是很高,但基本上都是真货。”

“那你给我估一个价,合适的话,先交易这几件。”其他的,金不鸣谨慎起见,也没有多说。

闫景辉没有说话,就在旁边看着,自己没有本事鉴定,也就没有发言权。

“这一批我给你一个整数,十万!你要是拿出去光明正大拍卖,价格肯定能翻倍。我们这样交易,你也知道,我肯定也得赚钱的。”杨奕对他说道。

金不鸣思量了一会,这个价格,比他意料中要低一两万。

不过,杨奕说得也很有道理。他要是拿出去拍卖,没有这个胆量,风险比较大。你拿出那么多古玩出来,人家有心要查你,几乎可以肯定你就是盗墓的,不用多少天,自己就得进局子蹲几年。

“合理不?”闫景辉开口问道。

“行,就按照这个价吧!希望我们还有合作机会。”金不鸣也不是特别贪心的人。不然,也不会等待现在才拿出来卖。

以他的本事,早就混出名头,盗墓圈中,肯定是鼎鼎大名的爷,毕竟他是发丘后人。

转账到自己账户之后,他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就匆匆离开。

“这家伙,还真是谨慎。”闫景辉赞叹道。

杨奕点点头:“他越是谨慎,对我们越有利。不然,很容易将麻烦祸水东引!”

有一个神一样的队友,当然要比猪一样的队友好,自己也放心!毕竟这些偷偷摸摸的交易,可见不得光的。

他捡起那件金子打造的镯子,是这一堆物件中,做工最精良的宝物。

“这是一种酎金,汉代时期的物件。”杨奕对闫景辉说道。

酎金是汉时诸侯于宗庙祭祀时随同酎酒所献的黄金。

酎是一种自一月至八月分三次追加原料﹐反复酿成的优质酒。汉文帝时规定﹐每年八月在首都长安祭高祖庙献酎饮酎时﹐诸侯王和列侯都要按封国人口数献黄金助祭﹐每千口俸金四两﹐余数超过五百口的也是四两﹐由少府验收,酎金之制即由此产生。

“然后呢?”闫景辉不怎么懂。

杨奕顿时笑道:“说明这金子的纯度很高,能达到百分十九十九以上。”

放在古代,那么高纯度的金子,可不多见。加上这个镯子雕琢非凡,缠着一龙一凤。在古代,应该皇室之物。因此,它的价值会比较高。

“那么高的纯度?”闫景辉微微吃惊。

杨奕跟他解释:有关酎金的法令在西汉名为“酎金律”。汉律对于酎金的数量、大小、颜色、成色等有严格的规定。稍有不和,即定为“坐酎金”治罪。

诸侯献酎金时﹐皇帝亲临受金。所献黄金如份量或成色不足﹐王削县﹐侯免国。

也正是有这种法律一样严肃的规定在,使得酎金的质量得到了保障。

“能看出是那个皇帝时期的物件吗?”闫景辉再次问道。

杨奕拿着那金镯子,沉默了一会:“汉武帝时期的吧?”

他还跟闫景辉说了一件关于酎金的历史事件,就是发生在汉武帝期间的。

汉武帝刘彻即曾藉检查献酎金不足为名﹐削弱和打击诸侯王及列侯势力。元鼎五年﹐由于列侯无人响应号召从军赴南越﹐到九月即藉酎金不如法夺去一百零六名列侯的爵位。丞相赵周也以知情不举的罪名下狱﹐被迫自杀。

“走,先回去。”杨奕让闫景辉带上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