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再次傻眼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再次傻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龚子清不得不傻眼,在博物馆拿到的?博物馆,向来都是有去无回的地方,还能从里面拿宝贝出来,他是第一次见。

然而,他不知道,杨奕还在博物馆里面捡了漏,岂不是更加吃惊?

在博物馆捡漏,恐怕也算是前无古人了吧?最起码,龚子清活了一把岁数,就没有听说过。

他听了杨奕的解释,是用青牛砚换过来,也就释然。

论价值,两者应该就是差不多。但论珍稀的程度,青牛砚明显就要更加宝贵。因此,说到底,还是让博物馆占了便宜,这才是正常嘛!

“那还好,还好!”龚子清抹了把汗说道。

青牛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他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天下三大奇砚的聚合,早就传遍整个古玩界。

另外,他还听说,省博物馆还找到一块砚石,丝毫不比天下三大奇砚的砚石差。只要经过精心的雕琢,相信天下三大奇砚就变成天下四大奇砚了。

“这不算什么,我这位兄弟,还在博物馆捡了个漏,那才是本事。”闫景辉将杨奕的光辉事迹爆了出来。

龚子清放佛被定住一样,两个牛眼瞪着杨奕。半饷,才回过神来:“在博物馆捡漏?捡了什么?”

杨奕瞪了一眼闫景辉,本来还想低调的,你这一说出来,也不知道广东省博物馆的那老馆长会不会杀人灭口呀!

“运气而已,在人家……”

尽管杨奕极力解释,但让龚子清更加坚信这个事情,也更加肯定杨奕的能力。不愧是年轻一代排第四的,盛名之下,就没有虚的!

能在博物馆捡漏,绝对是牛逼人物。要知道,在博物馆,都是鉴定文物的顶尖高手。经过他们的扫荡,能留下有用的东西,几乎不可能。

那个地方,反正就是只进不出的。无论多少宝贝进去,能出来的只有垃圾,绝对不怎么可能会有遗漏的宝物。

他举起一个拇指:“厉害!”

难怪,他会听说,省博物馆老馆长前两天忽然变得很不好,感情是博物馆被人捡了漏。既然杨奕没有说,捡了到了什么宝物,他也不追问

单单是这个消息,就足够他吃惊的。忽然间,他觉得,好像跟杨奕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主要还是看中杨奕的潜力。

现在就是国内年轻一辈当中第四的人物,过两年还得了?以后甚至能站在古玩界的巅峰,俯视众生,那才是大家所可望不可即的。

“这几件,都不是很值钱。”接着,他拿起杨奕他们从金不鸣手中得到的那几件古物,看上去有些年头,但不怎么值钱。

当然,这只是针对他们而言,在那些穷人眼中。再怎么普通,也有一万几千元的价值,都是宝物,可不会说不值钱。

紧接着,他眼睛忽然放大,好像看到不可思议的事物。

他看到的,正是那两枚天珠。这又是千万级别的宝物呀!放在任何一个店,都能充当镇店之宝。

然而,在杨奕的这个店里面,好像并没有当至宝看待。

“这是天珠!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开口惊叹道。

能不惊叹吗?人家得到一枚,已经是得天之幸,杨奕这里有两枚。而且,这两枚极为相似,天生就是一对双胞胎一样。两者合起来,价格自然不会低。

“可惜呀!不是九眼天珠。”闫景辉说道。

龚子清扫了一眼说话的这货,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种感叹,千万不要被别人听到,被打都有份呀!

能得到一枚天珠,已经是非常幸运,他也曾经去找过,但都是质量很差的。像眼前的这一枚,实在是太少了。

你能得到两枚,还不满足?真是想要找骂不成?

他咂了咂嘴巴:“九眼天珠,那是至宝。要找到靓妹差不多的,更加是做白日梦,还是算了吧?”

专程找过天珠的他,更加明白,九眼天珠的稀有跟珍贵。

九眼天珠为天珠中最上品、能免除一切灾厄,慈悲增长,权威显赫,利益极大。在天珠修法功德中,九眼包含所有图腾的象征与意境,佛法修行中最后境地,九品莲华化生。"九"也象征不可预知、无法超越、无限宽广之境界。九眼天珠为天珠中最上品、最尊贵者,藏人极为重视九眼天珠。

“就算到西藏,也不见得能找到一枚九眼天珠。那种存在,几乎都是被那些权贵藏起来,不会示人的。”他对闫景辉说道。

他只听说,九眼天珠在世界上只有两颗是真的,一颗佩戴在大昭寺的释伽牟尼佛像上,另一颗,下落不明。

当然,这种说法有点夸张,也说明九眼天珠的稀有性。反正他就没有见过九眼的天珠,只是听过。

“这两枚,是非常罕见的老天珠,已经很珍贵了。”合起来,绝对不低于一千万,大概的价格,他还是知道的。

“奇怪,你们是怎么看出它是老天珠?”闫景辉疑问道。

杨奕不说话,看着龚子清。龚子清就知道,杨奕这个小老板还在考他。

于是,他开口道:“老天珠由于年代久远而自然风化,形成比较不平滑的表面,反射光感不佳现象。其实老天珠之光泽度,温润感最主要取决于天珠佩带情形、时间长短而定,而佩带使用时间自然有长短差异,相对的这就关系到天珠的光泽度,温润感通常常带的或供佛烟熏会比较温润油光。”

另外,他还着重说明,有人认为西藏老天珠的两端是白色才是真的老天珠,这实在是无稽之谈。

由于时来以久而大部份的天珠,皆用于佩带之用途因代带相传长久佩带磨插损耗,把两端之深色部份磨损掉之关系,方突显内部的白色部份主材体两端才会是白色的。

“天珠都是老的值钱吗?”闫景辉又问道。

龚子清摇摇头:“天珠不要以为老的就好,很多的老天珠表面磨损严重,有些已模湖不可辨或受损严重,实已无收藏价值。”

杨奕微微点头:“没错!不是所有东西都是越老越值钱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