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三十章 拍卖会前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章 拍卖会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完龚子清的话,杨奕基本上知道这个人的鉴宝水平,还算比较满意,在店里坐镇,已经足够。

他轻轻点头,对龚子清说道:“龚老叔,欢迎您的加盟。我有两种方案,第一种,给你年薪三百五十万,没有分红。另一种是,年薪两百万,百分之十的利润分红,你想好给我一个答复吧!”

龚子清心头一喜,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也有点为难起来,两种方案,都是超出他的意料的。他认为,年薪三百万,就算是对得起他的了。

看着这个店的规模,以及杨奕的潜力,他还不好捉摸,这个店以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第二个方案,无疑是非常吸引他的。

想了一会,他很肯定地说道:“我选第二种吧!”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坚信杨奕这个店能做大。到时候百分之十的利润分红,就相当可观了。他是一个有长远目光的人,自然不会那么短视。

闫景辉微微诧异,这又是一个老狐狸呀!

“行,鉴于你的情况,第一年的两百万,我们可以先给你结算。以后,大家就是一个饭碗刨饭吃的人了。合作愉快!”他伸出手去。

“多谢!多谢!”龚子清连连道谢。

放下身段,给杨奕打工,已经是有点走投无路。杨奕能体谅,将第一年的薪水立即发放,无疑是一汪沙漠中的清泉,不亚于雪中送炭,他心中感动,感激!

“客气,以后都是自己人了。有什么困难,可以向我提出,能帮的,都会帮你。那些难关,都是暂时的。以龚老叔您本事,迟早都是要东山再起的。”杨奕笑道。

大家聊了一会,针对店铺的装修等等,说了一些意见,讨论一会。

杨奕最后全部放权,让他们两个人商量决定。对于这种事情,他是挺烦的。也是为什么拉上闫景辉他们,一起开店的原因。

“接下来,就得麻烦您帮忙,多收一些古玩回来。您也看到,我们店的物品还很少。大家努力,尽量在下一个月开张。”杨奕对他们说道。

资金到位,要装修其实很简单,几天功夫就能将你要求的重新弄一遍。难的是摆放里面的物品,需要花很大的精力去寻找。

“放心!装修这方面,就完全交给景辉去做。这个月,我多点在外面跑动,应该能给店里增加一些库存。”龚子清点头道。

既然拿了工资,还有利润分成,没有道理不用心工作。他也很期待,店铺开张。到时候,有可能打造成江州市最大的古玩店。

到时候,店铺的管理,杨奕就完全交给这些人。闫景辉在外面跑,罗晓玉她们在店里管财务等,龚子清负责鉴定,一切就差不多了。

商量好这些事情,杨奕得去一趟拍卖行。拍卖会就在明天举行,所以必须过去一趟。那些拍卖品,都准备就绪,但为了万保无失,还是得让杨奕过去再检查一遍。

其实,杨奕已经看过一遍,没有问题的,只是苗总还是不放心。

看得出,她对这次拍卖会非常看重,不容许有一点点差错。关系到拍卖行坐稳省内前三名拍卖行的位置,这一炮打红,接下来拍卖行的日子将会比较好过。

首先,华辰拍卖行那边提供了羊首,是一件国宝级的宝物。

这件宝物,在这之前,还是一个谜,下落不明,一旦出现在拍卖行上面,价格过亿已经是注定的。

它的名气非常之高,能吸引国内几乎所有古玩爱好者、巨富的眼球,对打亮名气非常有帮助。目前,国内有上千的富豪、收藏家、古玩爱好者等涌进江州市,其中有一大半,都是冲着羊首而来的,可见非同凡响。

其次,就是杨奕发现的《洛神赋图》。这幅十大传世名画,真迹早就失传,以前在博物馆看到的,都是摹本。

它的价值,不会比羊首差,名气也不低。可以说,是这次拍卖会的两大看点。

最后,就是总公司的两套顶级珠宝首饰。珠宝本身的价值就过亿,加上美轮美奂的手工艺,其价值甚至还在羊首跟《洛神赋图》之上。

没有意外的话,这两套首饰,最终的拍卖价格,应该要比羊首跟《洛神赋图》总值还要高一点。

如此一来,此次拍卖会,交易额将会突破五个亿,相当恐怖,简直就是一个吞金巨兽。

“来看看,这是华辰那边送过来的宝物。这尊羊首,我已经邀请好几位老前辈鉴定过,没有问题,都一致认定这就是真品。”苗总对杨奕说道。

杨奕捡起一柄青铜剑,剑身还是金属光泽闪烁,散发着厚重的气息。

青铜剑始于商代。那个时候,它的剑身一般较短,形状就像柳树的叶子,制作也比较粗糙。春秋晚期以后,青铜剑的制作达到成熟,“越王勾践”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期。

他主要还是看剑身上的格子。

一把青铜剑主要由剑身和剑茎两部分组成,所谓剑“茎”就是剑的把手。在剑茎和剑身之间还有一块凸起来的隔板,叫做“格”。

西汉以后,铁制兵器完全取代了青铜兵器,青铜剑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到铁剑出现时,青铜剑就逐渐销声匿迹了。通过田野考古发掘,全国各地出土包括青铜剑在内的青铜兵器,可说是层出不穷,异彩纷呈,特别是前些年,吴王夫差剑和越王勾践剑的发现,更是震惊中外,成为稀世之宝。

在青铜器的年代,炼铁技术太差,因此,铁剑不流行。

铸剑的关键是在冶炼时,向铜里加入多少锡。锡少了,剑太软;锡多了,剑硬,但容易折断。

而众所周知,如果剑的硬度太低,就很难保证锋利度和杀伤力。如果剑的硬度太高,就会很脆容易折断。为了克服这个问题,青铜符合剑刚柔相济,将两者结合到了一起。

“应该不假吧?”苗总问道。

杨奕摇头:“我之前好像看错了。这柄剑虽然是古董,也有上千年历史,但并不是春秋时期的物件。”

“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