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四十章 煮酒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章 煮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说话之间,服务员也飞快在王世忠的旁边,摆上了几张小几案。然后拿出一个个做工精良的蒲团搁在案下。

一会儿,又有人鱼贯而入,在小几案上摆放了碗筷杯碟,还有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足以让许多餐馆酒店羞愧得无地自容。

“各位,都请坐下。”王世忠又招呼起来。

不过,无论是杨奕,还是王军、陈浩文,以及最后上来的闫景辉,低头看着蒲团,都感觉有些为难起来。

这种东西不是日本的吗?

很多人第一反应可能就是这样,看到那些蒲团,首先想到的就是日本的跪坐,然后才是中国寺庙的习惯。

但其实,跪坐即中国古时的正坐,是礼之要求,也是一种自我德操的修行方式,更是唐密修行的基本坐姿之一,也可称之为修学唐密的基本功。

唐密祖们正是认识到了此种坐法的积极意义,结合时代环境,决定修法时以跪坐作为修行的基本功,并在实践在得到了好的法验。

一千多年来,唐密一直坚持这种作法,并为日本、韩国等国广大民众所认可接受,好像一提到跪坐,就是日本。殊不知,这是他们从我们老祖宗那里学来的。

不仅如此,日本人隋唐宋时期从中国学去的东西都不敢变动地流传了下来,同样我们的许多民间传统也在日本保留了下来,比如“一月一,二月二,三月三,四月四......”而我们自己却遗失了。

因此,一味说跪坐是日本的东西,可就有些忘本了?

要知道,在汉代以前,古人都是跪坐在地上的席子上,两个人对坐谈话,不知不觉越来越近,膝盖都碰到了,就叫触膝谈心。有时席子比较大,可以坐几个人,割席就是绝交的意思。

尽管如此,杨奕他们还是不习惯跪坐,所以才有点为难起来。

“哈哈,怪我没有讲清楚。”

这时,王世忠笑道:“大家不要拘束,就当在自己家里一样,怎么舒服就怎么坐。我们虽然只是初次认识,但神交已久,不用客气,大家随意一点。”

说话之间,王世忠自己亲自示范,轻轻坐在蒲团上,然后随意的把腿盘起来。在别人看来,这种动作是自然而然的。

而且,他的动作很像道士在打坐,十分标准。

杨奕等人不知道,王世忠是信奉道教的人,平时有时间,还会打坐养神一会。

见此情形,杨奕他们三人也不再犹豫,纷纷盘坐了下来。

“哎呀,这地方真不错……”

就在这时,闫景辉也慢慢走了进来,好奇的打量四周的摆设,同时看到了王世忠。一瞬间,两人都微微一愣。

霎时,闫景辉眨了下眼睛,忽然开口道:“这位老板就是王哥认识的朋友?那么说来今天的饭局是他请客啰,真是太感谢了。”

“小闫,你坐下……”王军感觉有些丢人。听这家伙的语气,好像就在占便宜,吃白食一样。

王世忠隐隐一笑,站了起来伸手道:“都是客人,欢迎欢迎……”

其实,他跟闫景辉还真有一面之缘,从闫景辉手中得到过一件宝物。

“谢谢、谢谢。”

闫景辉走过去与王世忠握手,口中连连道谢,至于谢什么只有他心里清楚了。晃悠一会,他才转身坐在杨奕的旁边。

王世忠是个很有眼力的人,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了眼身边雾气升腾的煮酒壶。含笑问道:“要喝点酒么?这是江州的特产陈年老酒,特制的,有滋补的功效,你们要不要品尝一下?外面买不到。”

“这个……”王军四人迟疑起来。

这时,陈浩文微笑解围道:“我师弟对酒精是有点过敏的,不能喝太多,至于闫景辉,一会儿要开车,也不好醉驾。王老板有兴趣的话,我陪你小酌两杯。”

“那就来一杯。”王世忠微笑道,用厚毛巾捂住煮酒壶的把柄,微微的倾斜倒了一杯酒,然后轻侧身体把杯搁在陈浩文的几案上。

陈浩文点头一笑表示感谢,然后轻轻打量杯中的酒,只见酒的颜色呈琥珀色泽,晶莹透亮。香气浓郁,一看就知道已经封存许多年了。

“好香……”

这个时候,浓厚的酒香才逐渐弥漫开来,王军闻到了,尽管不怎么喝酒。但是也情不自禁被这酒气所吸引。发青光的眼睛盯住酒壶,似乎想要尝下味道。

“你……”

陈浩文有些哭笑不得,轻声道:“眼睛都要瞪出来啦!注意形象行吗?”

“好酒嘛!”

与此同时,王世忠轻笑道:“差点忘记了,江州市的封缸酒是甜黄酒类型。它的主要原料是糯米,采用传统工艺酿造,然后装在大缸中长期封存。等到酒色由淡黄转金黄,最后呈现出琥珀的颜色,才算是大功告成。”

“这我知道,以前喝过一些。据说经过长期存放,酒性比较平稳,鲜甜醇厚,气味浓郁,有营养滋补、舒筋活血、增进人体血液循环的功效。所以江州民间自古就有饮封缸、暖骨头,清香可口如甘露的赞誉。”王军也开口道。

说到喝酒,王世忠比他差多了。对酒的了解,自然也望尘莫及。

“咦!这位兄弟,知道得不少呀!”王世忠诧异道。

但其实,心里已经有数,大家同是姓王,家族不同,却都挺兴旺的。这个王家,也是有钱,喝过这种酒也不出奇。市面上买不到,通常都是被他们这些有钱人给收藏起来了。

以王军的家世,收藏一些这种好酒,并不出奇。

“他就是一个酒鬼,对酒大多都有点了解。”陈浩文说道。

他举起杯,慢慢啄一口,半饷,感叹道:“果然是好酒,年份比较长。比我以前喝得要醇香很多。”

王军喝过,他自然没有没喝过的道理。

杨奕也试着喝一小口,最终还是摇头:“不好喝,味道有点怪。”

得!一大群人都是翻白眼,果然是一个不懂喝酒的人,有点浪费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