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四十一章梵高的流言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一章梵高的流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世忠见杨奕看墙上的画,笑问道:“老弟,对西方的画也有研究?”

他是知道的,杨奕是江州拍卖行最厉害的鉴定师。根据他的调查,江州拍卖行的崛起,几乎都是这个人的功劳。

当然,苗总也是功不可没,管理很有一套。这两个人合起来,就造就了现在的江州拍卖行。等会都能看出,江州拍卖行有晋升一流拍卖行的可能。

不过,也就知道,杨奕对国内的古玩比较在行。国外的文物就很难说,没有人知道。在国内,不少专家,对国外的文物都是两眼黑,鉴定不出什么来。

杨奕摇头:“没什么研究。”

“那你觉得这一幅如何?”王世忠询问道,指着墙上的一幅油画。

这幅油画,是梵高的画。他花了大价钱从国外拍到手的,好几百万美元,超过两千万人民币。

梵·高死后,他的名气越来越大。随着作品在各地的展出和书信的出版,甚至传记小书的出版,梵·高在世界各地逐渐家喻户晓,俨然已成了最受爱戴的艺术家之一。

他这一幅还是不怎么出名的,不然就是几亿人民币,都是有可能的。

1990年,梵高为照顾他生命最后几个月的医生加歇创作的肖像画《加歇医生》在纽约佳士得拍得8250万美元。《加歇医生》拥有两个版本,都创作于1890年。

其中佳士得上拍的这件买家为日本大昭和制纸的前总裁齐藤良平,然而当齐藤良平负债死去后,这幅画在国际艺术市场上消失,目前它的下落仍然未知。

要知道,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价值近亿美元。到现在,价值已经无法估量,肯定不是一两亿美元能打发的。

而王世忠这一幅,才几百万美元,极有可能就是梵高的随手作品。

但尽管如此,已经是上千万人民币,不是一般人能买下来摆放的欣赏的。说实在的,其实能够欣赏的人,也没有多少,就连王世忠自己,也不是很懂欣赏这些西方的作品。

“梵高这几年来,已经被西方炒得很厉害了。”王军说道。

而闫景辉也插嘴进来开口道:“据说,梵高自己割掉自己的一个耳朵,不知真还是假。”

以前学历史的时候,他对历史就不怎么看重,觉得没什么用。自己国家的历史,都没有很好了解,更别提西方的历史。

但隐约记得,梵高这个人虽然有才华,但也是一个精神病。

很难想象,这么一个人,画出来的画会让那么多人热捧。尤其是那盆什么向日葵,都被捧上天了。反正他是看不出,有什么精妙。

“这个传闻应该是真的。”陈浩文笑道。

普遍认为,梵高由于与好友高更发生争执,高更愤怒之下离他而去。梵高因情绪激动而导致精神失常,于1888年12月23日晚挥刀割掉自己的左耳。关于割耳事件的原委,学术界也有不同说法。但此一论点争议性颇高,因此此事件目前尚无任何可靠解释。

梵高这个人,其实有很多争议的。在传闻当中,他确实是精神有问题的一个人。

最后的结局,就是自杀,听说也是精神错乱,才自杀的。

而且,还有更加离谱的传闻。说他恋上自己的表姐等等,都很狗血。

“他的恋情,倒是被现在的人疯狂研究。现在一些所谓的研古专家,都不干正经事。”王军笑道。

在流言中,梵高就有三段恋情。前两段已经很狗血,第三段据说是一百五十法郎就断送了。

经历了两次爱情的挫折后,梵·高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画画上。

有一次,在画素描时,梵·高认识了曾做过妓.女的克里斯蒂娜。两个人你来我往,感觉很是投机。每次,克里斯蒂娜下班之后,就给梵·高当模特儿,有时还为他做菜、烧饭、洗衣服。这些举动让梵·高体会到家的温暖,让他萌生了结婚的念头。

不久以后,两个需要安慰的人就同居了。对梵·高而言,克里斯蒂娜有着令人崇敬的品质,和克里斯蒂娜在一起,使他增加了信心和力量。梵·高不希望只是把克里斯蒂娜当作自己的情妇,他要和克里斯蒂娜结婚,共同生活、彼此爱护。能有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就算再辛苦梵·高也觉得快乐。克里斯蒂娜也想尽量做一个贤妻良母。

尽管外人对他们指指点点,但两个相爱的人义无反顾地决定:当梵高每月能赚到150法郎时就结婚。

然而,克里斯蒂娜在当妓.女时把身体给弄垮了,她虚弱的身子需要大量的营养品。而对绘画近乎痴迷的梵高,把大量的钱花在了买颜料和雇模特上,这一切使得克里斯蒂娜心疼不已,两人的矛盾日渐加深。

最终,由于梵·高无法赚到150法郎的月薪,他与克里斯蒂娜彻底断绝了关系,结束了自己的第三段爱情。

“虽然说很多事情不是空穴来风,但有时候,传言也不可信。”王世忠笑道。

他也听到一个梵高的传言,说他是一个色盲。这个传言就有点讽刺,毕竟梵高可是一个画技高超的画家呀!对色彩需要非常敏感的职业,竟然是色盲,说得过去吗?

但人家也说得有条有理,有根有据。

一位日本大师在一次关于视觉缺陷的的演讲上说,他为了让自己对视觉缺陷有更好的理解,就站在一个被照亮的房间里观赏梵高的画,他发现这幅艺术品转化为另一幅更好的艺术品了。

他在看梵高的画都会透过专门给色盲用的眼镜,他也会跟别人说自己的想法,然后让别人也用用自己的这副眼镜,看他们是否同意其实梵高的作品在视力有缺陷的人眼里是更好的。

在视觉有缺陷的人的眼里,梵高作品中不协调的颜色、变形的线条都不见了,每一幅画中的线条都是如此精致,每一个阴影都恰到好处。

杨奕看向那幅画,本来不想多做评价的,但见王世忠非要他点评几句,只要硬着头皮摇头道:“我看得不是很准。”

在古玩这一行,说看得不准,就基本是说赝品的。

听到这话,王世忠顿时脸色有点难看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