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王世忠的意图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王世忠的意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老板,我这么说你肯定不高兴了。但我也不能眯着眼跟你乱说话。”杨奕苦笑道。

王世忠才点点头,要是别人,可能看在你的面子上,随便敷衍。尽管看出来是赝品,看出不对劲,但还是会说谎,赞叹几句。

杨奕这么说,肯定也是看得起他,将他当成自己人,才说实话的。

因此,王世忠自己也生气不起来。

接着,杨奕为了让王世忠息怒,指点出几处有问题的地方,都是一些很小的细节,一般人看不出来。

王世忠才感叹:“小兄弟,你这眼睛,真是行内人说得那样,太毒了。”

听说,今年的鉴赏大会,杨奕取得第四名,就是凭借一双金睛火眼,所向睥睨。要不是他的知识、底蕴还不够深厚,说不定就是第一名了。

“王老板这话说得没错。我认识他那么久,就几乎没有见过他吃亏,全凭一双眼睛。”王军笑道。

王世忠心里暗叹,又被坑了。那幅画,是一个外国朋友,邀请他参加一次慈善晚会,拍卖下来的。

近几年来,国外想方设法坑中国人的钱,甚至有国外的造假机构,专门研究中国文物。对中国历史等文化的了解,甚至要比中国人还要精通。

不过,三两千万,倒也不是亏不起,只是心里不舒服,感觉被坑得滋味不好而已。

“来,来!喝茶。服务员,上茶。”

他喊过来的,自然不是一般的倒茶工人,而是精通茶道的美女,让闫景辉等人过足眼瘾,这才是上等人的生活呀!

杨奕忽然楞了一下,拿着杯子,对王世忠苦笑道:“王老板,你拿那么好的杯子出来,不小心打碎了怎么办?”

“什么意思?”

其他人迷惑不解,纷纷看着手中的杯子,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

“哈哈,小兄弟你看出来了?”王世忠大笑起来,饶有兴趣道:“那你说说看,我这些杯子有什么珍贵的地方?”

陈浩文跟王军也注意到了,他们虽然没有杨奕那么厉害,但对古董,还是有着一份敏感的。当他们看到这杯子的时候,已经开始观察。

只是,不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有钱人用高级的东西,很正常呀!祁老就有一套更好的瓷杯、茶具等。

“宋朝白瓷,一个杯子恐怕上万块,还不珍贵啊。”杨奕轻笑道。

闫景辉连忙小心把杯子搁放在案上。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还拿这样的杯子喝酒,心里多少有些压力。

“什么?”他惊呼。

宋朝是瓷器发展的一个高.潮,瓷器在这个时期得到极大的发展,也是一个转折点。

从造型的角度分析,宋瓷的器形较之前代更为丰富多彩,宋朝瓷器几乎包括了人民日常生活用器的大部分:碗、盘、壶、罐、盒、炉、枕、砚与水注等,其中最为多见的是玉壶春瓶。

总的说来,民间用瓷的造型大部分是大方朴实、经济耐用;而宫廷用瓷则端庄典雅、雍容华贵。最能反映皇家气派的是哥、官、钧、汝与定窑口烧制的贡瓷,最能体现百姓喜乐的是磁州、耀州窑口烧制的民间瓷品。

眼前这一套杯子,就是官窑出品,质量上是很容易看出来的。

“这是定窑呀!”王军看了一会,也说道。

“不是说是白瓷吗?怎么又是定窑?到底是哪个?”闫景辉有点乱。

杨奕瞪了他一眼:“好心你有空多点学点知识,好歹你也算是行内人。白瓷算是定窑中的一种,也就是别人口中的白定。”

宋朝有四大名窑,定窑并不算入其中。众所周知,宋朝四大名窑就是:汝窑、官窑、哥窑跟钧窑。

而定窑,是汉族传统制瓷工艺中的珍品,宋代六大窑系之一,它是继唐代的邢窑白瓷之后兴起的一大瓷窑体系。

定窑在唐代时就已是著名瓷场,专烧白釉、黄釉瓷,到宋代发展迅速,比之前更大更有名,大量烧制白瓷,其次有黑釉、酱釉、绿釉、白地褐花等品种。白瓷胎土细腻,胎质薄而有光,釉色纯白滋润,上有泪痕,釉为白玻璃质釉,略带粉质,因此称为粉定,亦称白定。

其它瓷器胎质粗而釉色偏黄俗称土定;紫色者为紫定;黑色如漆的为黑定,传世极少。

北宋是定窑发展的鼎盛时期,制瓷技术有许多创造和进步。北宋中后期,定窑由于瓷质精良、色泽淡雅,纹饰秀美,被宋朝政府选为宫廷用瓷,使其身价大增,产品风靡一时。

而眼前,他们看到的这一套,应该就是背诵中后期的产物。因此,相当精美,也比较昂贵,上万元一个杯子,完全不夸张。

而这里,凑成一套,就更加珍贵了。市面上,肯定是找不到的,没有一百几十万,就算看到也没有用。

“老弟真是好眼光。行,咱啥都别说,喝茶。这玩意无论怎么珍贵,说到本质里面去,还是杯子,喝茶用的。”王世忠说道。

那女子的茶技不简单,即便是杨奕这种品尝的菜鸟,也感觉很好。

喝完茶之后,王世忠开始将自己的目的暴露出来。

“小兄弟,最近有没有空?”

杨奕怔了怔,点头:“拍卖会刚结束,应该说还算是比较闲的。但过两天,就很难说了。”

拍卖行那边,苗总随时都会招呼他干活的。毕竟下一次的拍卖会,过几天就得开始筹备,没有压轴品可不行,都是要他帮忙去看的。

“王老板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有小道消息,知道有一件宝物。但我自己的本事,你们也是知道的,不行。我的首席鉴定师,现在还在国外,一时间回不来。所以,想邀请老弟帮忙。”其实,虽然首席鉴定师不在,但他也叫了他的另外一个鉴定师过来。

然而,还不够保险,委实是那件宝物珍贵,万万不能出错。为了以防万一,也就把杨奕给拉上。

杨奕的能力,在拍卖行就是检验过的。刚才墙上的画,还有桌上的这套杯子,都是很好的证明。

“这样,行!我们走一趟,凑凑热闹,就当是开开眼界。”杨奕很爽快就答应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