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非常吻合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六章 非常吻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话间,那老人已经走出来,看上去年纪有点大,但力气却不小,好像经常做搬运的人。

只见,那个铜炉比电饭锅还大,在他手上却没有多少重量一样。一边走过来,还能一边应付大家,跟大家说话。

“这个铜炉,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小的时候,我还挺自己爷爷说过,千万不要拿出去示人。一直留到现在,老朽觉得,也没有必要再留下去。很快,我也会搬走,现在儿女都在国外生活,一个人留在国内也没意思。”那老人说道。

王世忠等人点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这些人的话,信一半就很不错了。无论是买卖古董的人,几乎都在编故事。

“我们先看看吧!”很少说话,笑眯眯的钱仲书忽然说道。

王世忠也点点头:“对的,先看吧!只要物件是真品,价钱不是问题。”

确实,对王世忠来说,钱就是一串数字,他自己也不知道,家族到底有多少财富。他们王家,传承了那么多年,现在主要产业就是在国外。论财富,国内所谓的首富,在他眼里不算什么,顶多就是嗤笑一声。

只是,这几年来,尤其是接下来,国外的产业有意逐渐搬回国内。

现在,国内的环境比较适合投资,而且在全球经济滞后的情况下,中国大陆的经济却发展比较好,也是大家所看中的。

他自小就在父辈、长辈的影响下,对中国文物有兴趣。

他爷爷曾经跟他说过,有机会的话,尽量将流失海外的中国宝物找回来。因此,这三四年来,在海外,他走了许多地方,也回收了不少的文物。

首先,钱仲书就拿出小型的仪器,开始对铜炉进行物质分析等等。跟杨奕等人的鉴定方式,明显不一样。

“王老板放心,物件怎么说也是我太爷爷那一辈传下来的,肯定是老东西。至于是不是真正的宣德炉,就得看你们的眼光。不过,目前来看,所有看过我这铜炉的人,都几乎肯定,这就是明朝的宣德炉。”那老人笑道。

杨奕也靠近,看了一会,从造工上面看,无疑是非常精美的。

从造型、花纹、颜色等等,都有明朝宣德时期的痕迹。物件研究了一会,也看不出什么瑕疵来。

“这颜色佛经纸色,非常好的表现。”陈浩文开口道。

鉴定铜器,我们一般从几个方面下手,其中最主要是看包浆、色泽。旧说有五色,分别为佛经纸,栗壳,茄皮,棠梨,褐色,其中以佛经纸色为第一。

其次是看造型、铸工、大小以及重量。造型以古雅浑厚为上,有耳足的比无耳足的要好,铸工越精越好。

王军捧起铜炉,掂量了一下,细细回味。在同样尺寸的情况下,炉越重价值也越高。

“是明朝的吗?”闫景辉在一旁询问道。

王军迟疑一下,然后点头:“我说一下自己的观点,从我的眼光来看,这应该是明朝的物件没有错。”

从整体造型上来说,明代铜炉的整体风格是雅致、浑厚。发展到明末清初和清早期,铜炉依然浑厚,但不及早先的雅致。时至18世纪,风格开始趋向纤弱,在造型和装饰上力求变化,有的也雅致,但总体上浑厚不足。

陈浩文也道:“这风格、造型,还有包浆等等,确实跟明朝宣德时期非常吻合。”

听到这些话,那老者更加高兴。其实,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那么多人看了,都说是,你不能说不是吧?只能说你水平不行。

“这一层就是包浆?”闫景辉问道。

杨奕微微点头:“没错,真品包浆温润,宝气内蕴,长时间不变。伪品包浆枯槁,有的象油漆,越放久越难看。”

而眼前这个铜炉的包浆,就是宝光四溢,让人一看,就觉得不是凡品。

难怪,王世忠一直惦记着,肯定也是看出这个铜炉的不平凡。杨奕不知道,王世忠之前还拍下照片,发给不少人看过,几乎都说从照片上看,初步肯定,是宣德炉无疑。

但还不能说肯定,毕竟这种打脸的话,没有谁会那么肯定的。宣德炉,一直都是让人怀疑的对象,至今还没找到一尊真正的宣德炉。

“这个炉,在古代是摆在书房用的。”杨奕对他说道。

炉是古代焚香烧炭之器,有熏炉、香炉、手脚炉之分。古人崇尚焚香,香炉用途极多,主要功能有三点:一是用来薰衣;第二是书房必备之器,有“红.袖添香夜读书”的诗句为证;第三是用来供祀神佛。

从香炉的内部来看,还能看到一点点被熏过的痕迹。

反正这一切,从表面上去看,无疑是真的不能再真。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不能确定,这就是真的宣德炉。

毕竟,宣德炉在明朝宣德之后,就多有防止,而且在宣德之后的几十年里面,仿制得还很真。

二十多分钟之后,钱仲书终于抬起头,呼了口气。

看来,他已经有了答案。分析物质,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本来,最保险的做法,就是从铜炉上,钻取一小部分的铜质,拿去大型的分析仪器分析。

目前,在国外,尤其是美国那边,对物质的分析,是非常准确的。也很权威,人家机器说是真的,那就是珍珠都没有那么真。

人的眼睛,始终还是凡胎肉眼,看东西看不到本质上面。

“怎么样?”王世忠连忙问道。

在他看来,杨奕等人虽然厉害,却还是科学鉴宝比较精准。再者,对杨奕的鉴宝能力,也还不是百分之百信任。

带杨奕他们过来,其实,就是让他们过来见识见识,大家多相处点时间,交个朋友而已。

他们家族逐渐搬回国内,跟国内打好关系,也是很必要的。对杨奕的前途,他也非常看好。年纪轻轻,在这一行已经有了那么大的成就,以后无可限量,人家还年轻,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钱仲书露出笑容:“我分析了一下物质,这铜炼制的时间,确实就是明朝宣德年间。而根据这些朋友所说的,从纹饰上、还是风格上等等,都跟那个年代很吻合。综合来看,那么基本上就是真品。”

杨奕开启竖眼,扫了一下,大吃一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