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贝壳怀表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五十三章 贝壳怀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是一个贝壳形状的表,同样也是怀表,但好像是坏了,里面的指针已经失去了动力。

王军了解,由于钟表刚刚开始发展,所以在外形上保留了最初的椭圆形、圆柱形等造型,自1550年起逐渐出现了几何形状的设计,之后演变为花鸟、贝壳等千奇百怪的形式。

实际上,当时一件钟表的制作是由钟表师、雕刻师、表壳制造匠等共同完成的。金属制造的表壳和表盘多具有风景、人物或者花卉等雕刻图案。

由于当时佩戴的方式是悬挂在胸前,所以在表壳上方一般都有一个与绳索相串连的金属环。这些钟表的装饰用途远远超过了其实用功能,因为走时精度非常低,所以在表盘上只有一根时针。

“那个表有点别致,拿出来看看。”王军开口道。

杨奕他们看过去,也是微微一笑。很明显,那个贝壳形状的怀表,艺术价值要高很多。不过,可能因为坏了的原因,加上这个老外没有欣赏的目光,几乎被扔在角落里。

老外店长一愣,随即露出笑容,那个表修不好,价值其实就几乎没有了的,失去了最核心的意义。

现在,有人看上,那就是最好不过了。只要这三个人要,不妨可以将价格放低,只要能出手就好。烂在自己手上,不是他的风格。

“有眼光,这个怀表不简单。别看它已经坏了,但它出自大师之手。”老外又开始吹牛皮。

得!谁说吹牛是中国人的专利?这些老外吹起牛皮来,简直就是不要不要的,比起中国人更加厉害。

“哦?不知道是哪位大师呢?”杨奕笑问道。

那老外一点尴尬、迟疑都没有,脱口而出:“斐尔文大师,你们可能没有听说过,但在我们法国,是非常有名的。”

杨奕等人心里鄙视,从没有听说过什么斐尔文大师,一看这家伙随口而出的样子,就知道是胡扯出来的,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斐尔文大师这个人物。

而事实上,老外店长也确实就是胡扯出来的。反正你们也不知道,我随便说,你们又能怎样?

“什么价格?”王军问道。

“十万……”

还没等他说完,王军就放下怀表,几乎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老外也是圆滑,赶紧改口:“原本,是要十万的。但你们也知道,已经没有了动力,价格大打折扣,你们诚心要的话,三万就行。”

一下子降那么多,也算是这个老外有魄力,够果断。

不简单呀!杨奕心里想道。不过,这个价格,还是有商量的。

王军摇头:“老板,两万的,我还能考虑。一个已经不能修复的怀表,三万还是有点离谱了。”

他刚说出口,谁知道那老外一口咬定:“好,那就两万吧!人民币呀!”

这一出,让杨奕等人目瞪口呆。这个老外,可以呀!真的太果断了。爽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让你们拒绝不了,反悔不了。

看着这三个人的反应,那老外眼底闪过一抹得意:小样!跟我斗,还嫩了点。这个怀表,一万元都卖不出去。两万已经是高价了。

“还能后悔吗?”王军忍不住说道。

“你说呢?”老外店长露出一丝狡黠。

得!上次被你坑,还真不是很冤,遇到高手了。他娘的!老外做到你这份上,也是了不起呀!

好吧!王军只能乖乖了交钱。

等出了这个店门,才露出高兴的表情。这个表,那老外虽然聪明,也会做生意,却没有眼光。

没有意外的话,它还真就是出自大师之手的工艺表。

而且,没有看错的话,应该还是这一款的概念表。就跟现在各种豪车,都有什么概念车,都是比较高级的存在。

至于动力系统坏了,那对这块表的价格影响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这种表,本身就是时间走得不是很准,准确度很差。

在钟表收藏中,我们必须注意六大要诀:品牌、限量性、功能性、历史、材质和品相。

而品牌是最重要的,在拍卖会上钟表品牌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因此品牌越大,收藏价值越高。高级腕表在当今市场上稳占主导地位,像消费者评选出的世界十大名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品牌在市场上的认知度。

眼前的这个怀表,她的壳还是非常罕见的珐琅彩。那么,就是说这个贝壳形状的怀表,外壳还是中国制造的。

“做得很精致,应该是名家烧制出来的。”杨奕笑道。

“那老外,对中国的东西还是不熟悉。不然,不会那么大意,没把这表放在眼里。”陈浩文也说道。

老实说,他们更加注重这个漂亮的外壳,是特别烧制的珐琅彩,做成那么小,是难度很大的。

可以说,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精美的珐琅彩。

“哈哈!这次让我坑回他了。”王军大笑。

珐琅彩是欧洲进口,由此更可见康熙帝国时中外文化与贸易交往的盛况。珐琅彩瓷器从创烧到衰落都只局限于宫廷之中供皇室使用,是“庶民弗得一窥”的御用品。

从这方面来看,眼前这个怀表,应该也是有点来头的。

那老外没有眼力,这哪里是五十年历史的宝物呀!起码都是一两百年的稀有物件。而怀表,其实三四百年前就已经是出现了的。

珐琅彩瓷器在胎质的制作方面是非常讲究的。胎壁极薄,均匀规整,结合紧密。在如此的胎质上又施釉极细,釉色极白,釉表光泽没有桔皮釉、浪荡釉,更没有棕眼的现象,确可用“白璧无瑕”来赞誉。

王军越看自己手上的怀表外壳,越觉得喜欢。这件宝物,拿回去,二十万以上都有可能有人收藏,是比较难的的珐琅彩精品。

“这会满意了吧?走吧!我记得,前面有一家专门贩卖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尤其是瓷器,上次看,还看到不少真东西。”陈浩文说道。

即便是澳门这种城市,假货也还是有的,就看你能不能辨认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