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局定输赢

我的书架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局定输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是没有什么千术,但竖眼的功能,堪比千术,更加无懈可击。千术总归是骗人的手段,再高明也会有暴露的一天,但竖眼的透视功能则没有这个担忧。

下一局,就轮到杨奕上场,让姜涛跟王军都精神一振,很期待起来。

论运气,他们三个人当中,还真是没有人能跟杨奕相提并论。甚至说,在姜涛、王军见过的那么多人当中,运气爆棚的,就属于杨奕这样的家伙。

“你们的筹码不准备准备?”那日本人斜眼看过来。

杨奕耸了耸肩膀:“反正就是最后一把!不赢就走人,一把定输赢吧!”

这种心态,让赌王的孙子也侧目不已。自己爷爷,也就是赌王曾经他跟说过,赌博就应该有这种心态,有魄力的同时,也不能迷恋。

看杨奕现在的状态,很明显就符合自己爷爷说过的赌王资质。

“好!这位兄弟心态无敌。我也一样,一局定输赢,就玩最后一局。”赌王的孙子也开口道。

这令日本人很不满,因为自己砸进去了不少钱,不是一局就能轻松赢回来的,除非大家都将本钱砸进去,然后让他给赢了。

“不行!”

最高兴的就是三星集团的韩国佬,因为一局定输赢的话,他就算输了这局,自己综合还是赢了钱。

“好呀!”

“随你们便吧!发牌!”杨奕对荷官喊道。

荷官的洗牌技术再次秀了一把,能在这种贵宾室工作,他的工资是非常高的,一个月十多万只是底薪。

赌场是一个销金窟,同时也是一个吸金兽。

杨奕盯着桌面,每发一个牌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一把,如果自己跟上去,肯定得赔光裤子。不得不说,赌王的孙子还是有点运气跟实力的,杨奕看到他的牌面是三条k,差点就是最大的三条A。

不过,先亮牌的还是那韩国佬,自信心爆棚了。

为了多玩几局,故意玩大一点,让杨奕那两千万筹码跟不上。想要继续,只能出去兑换,不然只能等下一局。

“既然就玩最后一局,那就玩大一点,四千万!”他笑道,阴险地推出一大堆的筹码。

日本佬非常阴沉,假如这一局没有赢,自己又成了一条光棍,输得精光。自己桌面上的筹码,就正好四千万。

赌王的孙子笑了笑,无论杨奕跟不跟,下一局再继续还是怎样,他都决定就玩这一局。赢了就赢了,赢不了就当自己今天破财。

因此,日本人跟上去之后,他也果断出手。

“你筹码不够,还不去准备?”日本佬指手画脚。

杨奕摇头道:“既然这局那么大,那我就等下一局吧!”

“不是没有钱吧?要不是借点给你们?下一局,我们要还是玩这么大的,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很少开口的郭瑾轩终于忍不住开口讽刺。

看到杨奕他们今天输了那么多钱,他心里不知道有多痛快。

杨奕也不恼,好像好朋友一样:“哦?你有钱?那不妨借一点,还真有点缺。”

郭瑾轩脸一黑,哼了一声:“没有!”

跟你很熟吗?借钱给你?就算是很熟的人,他都很少借钱出去,只有自己借别人的钱,更别提要借钱给杨奕了。

杨奕眼神一冷:“没有你说个屁呀?比我还穷,别bb!”

那日本人似乎也听得懂中文,哈哈大笑:“没错!没钱别bb。”

看得出,对赢了他钱的韩国佬,也没什么好感。这次说话,明显就是站在杨奕这边的。敌人的敌人暂时就是朋友嘛!

“行了,开牌吧!这局无论输赢,我都退出,你们玩吧!”赌王的孙子开口道。

大家牌面一开,除了杨奕跟当事人,都是脸色大变。日本佬跟韩国佬都吃了大便一样的表情。

“恭喜恭喜!”杨奕笑道。

赌王的孙子抱拳表示回应,这次的牌他是比较大自信的,不然也不会跟这么大的。

“没钱就滚吧!”三星集团的李公子心情暴躁地对日本佬喊道。

那日本人也是火大,自己的零花钱都输光,怎么可能就这样灰溜溜走掉?他看向赌王的孙子:“何君,借我两千万筹码如何?两天内必定还你。”

何少摇摇头:“要不你跟赌场商量,他们有这方面的贷款服务。”

跟这个日本人也不是很熟,只是两面之缘,他可不放心就这样借钱。对这些有钱的富二代来说,提供高利贷才是正经事。

那日本人咬了咬牙,知道自己还没跟何少熟到那种可以随口借钱的程度。

他给旁边的保镖一个眼色,取过来一个箱子,将箱子打开:“何君,你们赌场有鉴定师吧?帮我鉴定一下这件宝物的价值。”

他只能拿出那两个古碗,是他这两天收到的,觉得应该是宝物。他打听过,这两个碗被人收藏了上百年,肯定是老货,希望能值点钱吧!

“这倒没有问题。”何少笑了笑,跟身边的人说两句。

此时,杨奕他们也看过来,古玩他们也是感兴趣的。一看那两个碗,似乎有点历史。

“不值什么钱!”郭瑾轩看了一会说道。

在这方面,他是有点说话权的。三星的李公子也知道,郭瑾轩鉴定方面有点能力。听到这话,就冷笑起来。

同样是富二代,他们三星要比日本的三菱要更有前途,资产更雄厚,自然是见不得那日本人嚣张。

王军看了一会,也摇摇头。姜涛却皱起眉头,说不出什么感觉。

杨奕竖眼看到隐隐的紫光,好像两颗要爆炸的炸弹,光芒就要爆射出来一样,让他心头大震。毫无疑问,这两个碗绝对是空前的绝世宝物,是他见过价值最高的。

没多久,一个老年人走进来。两个碗他看了几分钟,最后放下来:“这两件瓷碗,应该是明清时期的物件,但从表现上看,不算什么精品。拍卖的话,应该在十万以内。我们赌场收的话,只能出五万!”

听到这话,那位李公子更加讥讽连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