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老教授的震撼

我的书架

第三百八十四章 老教授的震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来为校争光的,肯定得到支持的,学校内部,各路师弟师妹,纷纷对师兄的回来,表示支持!

而爆料的人,自然就是潘云、俞然跟何润雨了。

在学校论坛上,看到师兄的身影,她们都有些想念。而且,看到有人质疑,这个师兄太没有礼数,竟然让老教授等那么久。

见舆论不利于杨奕杨师兄,她们开始想办法爆料,将风评扭回来。

而根据她们的了解,很快就猜测道杨奕回学校的真正原因。她们是知道的,老教授擅长书法,也酷爱书法。

就在这两天,他们学校会举办一次国际书法比赛,据说新加坡那边的大学也会来参加,空前盛大。

但是,学校其实有点忐忑,毕竟自己学校能拿出来的学生并不多。要是丢了脸,那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然而,她们又想到,杨奕这个师兄,在书法上的造诣,也是极强。

于是,经过分析,他们猜测,基本上就是为了学校举办的国际书法大赛而来的。这场比赛,关乎她们江州大学的名声,学校非常看重。

得出结论之后,她们开始按照自己的猜测,将原因公布出来。

“现在好多了。”

“转身一变,杨师兄就变成了学校的救世主,非常好。”

……

杨奕还不知道,因为他的事情,学校论坛已经闹翻天,也不知道有人正在为了他可怜的名声努力着。

此时,他正在老教授的书房。老教授是考古专家,书法家等,所以书房也会比别人的书房别致。

这间书房,书本其实摆出来的并不多。真正爱书的人,是不会摆出来的,而是用箱子装起来。尤其是那些珍贵的孤本,暴露在外面,始终有点不保险。

遇到空气,纸不会生锈,却也会潮湿等等。尤其是那些老书籍,弄潮了之后,会比较麻烦。恰恰,老教授这些书籍,几乎都是有些年头的。

而杨奕能看到的,基本上都是考古的各种小工具等等。

房间不是很大,有点乱。唯一让人看得舒服的,就是前面的书桌。这一块地方,保持得很干净,很简约,才让杨奕看到书房的气息。

“很吃惊?”老教授笑道。

“教授你这书房,还真有点不一样。”杨奕开口道。

老教授哈哈大笑,来他这里的人十个人有九个人都会表示惊讶,显然没想到他老头子的书房会是这么一样模样。

“这些都是考古的标本,是挺珍贵的。放在我这里,也不能摆很久,过两天,就得送到专门的管理场所。”老教授指着旁边说道。

杨奕看到旁边有泥土,还有动物的骸骨,铜器、甚至还有一小块没有腐烂的棺材板,真是让他打开眼界。这个书房,晚上进来可能有点阴森的感觉呀!

“来,试一试。我这纸是不错的,现在应该存世不多了。”老教授亲自拿出一方纸,然后用镇纸镇压,开始磨墨。

杨奕点点头:“粉蜡笺,唐朝的古纸,还能保存得那么好,真是稀有。”

他有点不敢下笔,那么名贵的纸张,有点浪费呀!看到老教授拿出那么好的纸,肯定是想要收藏起来的。

“你小子眼睛真是够毒辣的。没有错,一眼就被你看出来了。”老教授呵呵直笑。

粉蜡笺源于唐代,是一种曾被用于书写圣旨的手工纸笺。谓填加白色矿物粉之蜡笺纸。此纸取魏、晋、南北朝时之填粉纸与唐代之加蜡纸合而为一,兼有粉、蜡纸之优点。

清康熙至乾隆年间大量制作粉蜡牋,以五色纸为原料,施以粉彩,再加蜡砑光,又称五色粉蜡,再加以泥金等绘制图案。

早期画风受宫廷画家薅廷锡等影响,晚期受邹一桂的影响,而山水图则有张宗苍、董浩等人的画风。乾隆时又大量绘制冰梅纹以为装饰,名梅花玉版。

其他,有描金云龙五色蜡笺、描金云龙彩蜡笺,以及绘有花鸟、折枝花卉、吉祥图案等五色粉蜡笺。

此外尚有洒金银五色蜡笺,在彩色粉蜡纸上现出金鈤箔的光彩,多为宫廷殿堂写宜春帖子诗词、供补壁用。这类彩色洒金或冷金蜡笺是造价很高的奢侈品,其价格在当时比绸缎还贵。

“教授,你这让小子我不敢下笔呀!”

老教授一挥手,大气地说道:“怕什么?正常水平发挥就好。嗯!就写《初月帖》前面几个字,你不是已经有心得了吗?大胆挥毫,不需要顾忌。”

无奈,杨奕只好调节好状态,努力让自己会议那几个字的运行。

还记得,当初那几个字在脑海中行云流水般闪烁的情景,非常深刻。那几个字,也深深刻画在杨奕的脑海中。

在这段时间,杨奕其实又学了《初月帖》上面的其他字。除了一个“之”字暂时还没有水准,其他的字,都有九成以上的神韵相似度。

杨奕执笔,闭上眼睛,好好感受刚才的字。

他瞬间张开眼睛,全部心神都凝聚在毛笔上,笔尖开始滑动,行云流水一样挥洒:初月十二日山阴羲……

写到“之”字,杨奕忽然又停顿下来,还是无法写不下去。

硬要将字挥笔下去,肯定会影响到整幅作品。因此,到这里,他再次停下来。然而,这几个字,已经比之前给自己老师的那幅好了一点点,有了进步。

老教授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心中的震惊无法形容。

“长江后浪推前浪呀!”他只能感叹。

而且,他也看出,杨奕这几个字,明显要比原来那几个字写得好了些,有了进步。按理说,达到这种境界,想要进步,是比较难的。但到了杨奕这样,好像就有无限的进步空间,让人心感震惊。

“教授谬赞了。”

老教授摇摇头:“不是谬赞,有你在,明天的国际书法大赛,我就放心了。明天,你准时过来。另外,最好就是用自己擅长的瘦金体。”

作为东道主,他们自然要到场早一点迎接,不能被人看扁没有礼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