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强中自有强中手

我的书架

第三百八十九章 强中自有强中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首先被点评的,是来自京城大学的一位男学生,戴着眼镜,却留着光头,让人看上去感觉怪异。

他是京城大学的书法高手,在前年就进入京城书法协会,今年进入国家书法协会。在年轻一辈当中,呼声很高的一个人。

他用的是草书,属于比较草的书法,一般人是欣赏不出来的,根本不知道写得是什么鬼,怎么欣赏?

“草书里面,他的作品应该是年轻一辈的领军人。”其中一个老前辈说道。

总的来说,草书是三种大体书法难度最高的一种,所以在评分的时候,他们也会适当给高分一点。

草书是汉字的一种字体,特点是结构简省、笔画连绵。形成于汉代,是为了书写简便在隶书基础上演变出来的。有章草、今草、狂草之分。

而现在看到的,就是今草。

杨奕看了眼,是有比较高的水平。今草也叫小草,至少很多人还能看清楚写点什么字。如果是狂草,可能杨奕都会觉得是天书,完全看不出来。

而据他所知,今草是一种在继承章草的基础上,适应隶书向楷、行体发展趋势和形体上的变化,进一步省减了章草的点划波磔,成为更加自由便略的草体。我国最早的一个今草大师,是东汉的张芝。

而现近代,小草比较出名的,就是林散之,有着近代草圣之称。不过,这个称号,其实还是有点勉强的。因为林散之也是偶尔触碰到宗师的境界,还没稳定下来,不能完全说是草圣。

其代表作《中日友谊诗》,堪称林散之第一草书。杨奕也是看过,的确有点出神入化的感觉。

然而,尽管如此,他依旧是近现代,书法界中,最出名的一位前辈。对中国书法的贡献、影响力巨大。

林散之是“大器晚成”的典型。也正因为其出大名很晚,数十年寒灯苦学,滋养了其书之气、韵、意、趣,使之能上达超凡的极高境界。也因其书具有超凡脱俗的境界、深邃隽永的意韵,才能使书界中人对之品赏愈久,得益愈多,感受愈深,认识愈深。

“模仿的痕迹有点重,有林散之的味道在里面,但很淡,只是其形,感受不到很强的神韵,可惜了。”一个老前辈点评道。

尽管如此,也已经非常了不起,在这个年纪,做到这种地步,绝非平凡人。因此,在心里面,已经开始打高分。

最后,这幅作品打出92分的高分,满分是一百分。

对于这个分数,那个光头男学生也很满意。跟他预料中的,就只有一两分之差。

“春哥,恭喜!第一恐怕就是你了。”同一个学校的学生道喜道。

超过九十分,已经是非常高的分数,已经达到了那些老前辈的水平。按照他的水平,应该是七八十分左右。

“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早,得看看别人的。”那人难得谦虚。

刚才,杨奕就在他的附近,对于杨奕两三分钟就完成作品,还是给他一定压力的。而且,他知道杨奕的存在,知道这么一个人在书法界的影响,也听到过一些传言。

众多的因素,让他对这个家伙非常忌惮,只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之前,杨奕上前打招呼,他没有过多理会,也是这个原因。

下一幅作品,是来自复旦大学一位女同学的作品,是行云流水般的行书。

在汉末,行书没有普遍地应用。直至晋朝王羲之的出现,才使之盛行起来。

行书到王羲之手中,将它的实用性和艺术性最完美地结合起来。从而创立了光照千古的南派行书艺术,成为书法史上影响最大的一宗。

“又是一个了不起的后辈,这种功力,我们都很吃力呀!”一个老前辈心里感叹,自己真的老了。

现在,这些小妖孽横行霸道的年代。看那小姑娘,才二十岁出头,就练到这种程度,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这幅作品,已经有了七八成祝允明的味道,而且还是在神韵上。毫无疑问,比之刚才那幅作品,要明显好一点。”祁老开口道。

其他老前辈大部分点头,也有小部分不怎么赞同,毕竟行书会相对容易点。

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祝允明擅诗文,尤工书法,名动海内,与唐寅意气相投,遭际与共。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大才子”。与文徵明、王宠同为明中期书家之代表。

曾经有评价,允明书出入晋魏,晚益奇纵,为国朝第一。

他的书法,已经直追二王,也就是书圣王羲之跟王献之。

祝允明一生之中以书法见长,也成就最高,其书法与唐寅的画合称“祝书唐画”。

可见,这个出自苏州的书法家在明朝的时候,有多大的名气。苏州,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总能出各种人才。

“太难得了。我还是比较看重这一幅作品,女孩子更加不容易。”

“她现在这个年纪,再过十多年,还得了?书法天才呀!可惜,被老苏那边抢先收徒,真是让人羡慕呀!”

……

这个女子,是复旦大学的年轻一辈的书法领袖级人物。在上海,名声很高,出名比杨奕要早很多。

据说,她的书法一开始也是自学。进入大学之后,被苏教授无意间发现,惊为天人,立即收入门墙,非常重视。而经过他短短一年的训练,已经拿到上海地区书法冠军。

杨奕看了眼,暗道:小看天下人了!要不是有竖眼,胜负还不好说。

而一开始京城大学的那个男同学,已经非常凝重。看了人家的作品,竟然自己也觉得好,那说明是真的好。

如此一来,冠军鹿死谁手,真是朴素迷离。要知道,江州大学还有一个硬茬,绝对也是硬骨头。他相信,既然那么多老前辈赞誉,肯定不是一般的书法造诣。

看着不远处的杨奕,暗道:那家伙好像是瘦金体吧?希望刚才他大意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