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文物走鬼

我的书架

第三百九十四章 文物走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饭间,杨奕还跟这些师妹说,自己的古玩店后天开张,大家要是有空的话,可以过去玩玩。

不过,相信她们也不感兴趣,毕竟古玩店,没什么好玩的。如果是商场,买衣服等的,她们可能还会很乐意。

果然,一听到这,潘云跟俞然都表示没有兴趣,不去了。以后要是去什么地方玩,叫上她们。

至于何润雨跟单青,倒是想要去,表示会准时到。

将字画拿回去,准备自己收藏着。毕竟这是老前辈赠送的,自己不能一转眼就卖出去,让人感觉太没有人情味了。

回去之后,杨奕还是到古玩市场去溜达几圈。这段时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实在是店铺缺少古玩,不得不出去找一找。

就接到王军的电话,让他过去一下。

“什么事情?”杨奕到了就问。

“我得到消息,城西那边来了一批走鬼,身上带了不少的好东西。我们店不是还差古玩吗?这就赶紧过去看看,应该会有点收获。”

“来路正不正呀?别第一天开张,就被文物部门找上门,可就不吉利呀!”杨奕开口道。

王军翻了翻白眼:“还能不正?先去看看再说吧!另外,还有一个消息,云海山那边不是有几个寺庙的吗?据说,最近准备搬走,我们也去捞一捞,说不定有便宜捡。”

云海山那边,以前是挺多寺庙的。但这些年来,寺庙香火并不鼎盛,开始一家家没落,最后只能断炊搬走的命运。

他们立即出发,首先来到城西,就看到那一批的走鬼,穿着跟难民一眼,肩上都扛着一个蛇皮袋,里面的物品,大家心照不宣。



说是走鬼,其实是现在古玩圈内人的说法。走鬼这个词,一开始并不是指这种人。

在香港,“走鬼”几乎家喻户晓,几十年前,它是流动小贩违法摆卖时,逃避执法人员抓罚而相互招呼走脱的暗语,后来被人们当作无牌流动小贩的代名词。事实上,香港的“走鬼”已成为一个特殊的零售市场,直接影响着部分市民的生活。在一些地区“走鬼”更成为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提到这,就让人想起,香港三、四十年代许多雇佣警察来自印度与巴基斯坦,这些印巴人长相明显有别于华人,有的还是红毛混血儿,所以香港人称他们为“红毛鬼”。

由于民族不同,语言不同,他们对做小商贩的华人自然没有什么感情,执起法来特别严厉,一点情面也不给,每每抓到小商贩非踢即打特别凶残,所以那时的小商贩很害怕这些红毛警察。

每当红毛警察一出现,第一个见到的小贩便大喊:“红毛鬼来了,快走哇!”,听到喊声,其它小贩就即刻抄起货品一哄而散。久而久之,为了简单易喊,便改为“走哇,鬼来了!”及后来的“走鬼呀!”

一看这些人,就知道不怎么可靠,有没有好东西,真的很难说呀!

就算有好东西,杨奕还真不敢相信来路还能正当,绝对是些不怎么干净的东西。

“两位,看看我的吧?都是乡下弄到手的,放心!来路正当。”一个中年人开口道。自己嘴上说来路正当,但脸上尽是羞愧之色。

瘦不拉几的样子,杨奕很无语,一看你这样,真的让人很难相信,你的东西能干净到什么地步。

乡下弄到手的,这话有点骗鬼!

“先看看吧!”王军开口道。

什么来路不重要,要是比较敏感的东西,最多就是不要,出土痕迹太重的东西,可以先放几年才拿出来,还有谁能说什么?

那中年人心头一喜,连忙打开蛇皮袋,从里面拿出两本书。

书是线装书,看上去,还真是有点年头的。而且,保存得还挺好的,这些人也知道不能破坏,特意用塑料袋包好。

杨奕他们打开一看,一本是《三字经》。

“这本不值钱,你留着。”杨奕说道。

虽然有点历史,但这本书本身就是印刷品,没有什么艺术价值。如果是手抄本,多少还是值点钱。

另外一本,竟然是一本棋艺,里面讲解了很多的棋局,还有破解之法等等。

这一本,还是有点意思的。杨奕跟王军对视一眼,显然都是看到这本古籍不错,有价值。首先,它是手抄的,里面的字体书法造诣不低。

“这一本两千,是年头最久的一本,低于这个价,就不用谈的。”那个中年人一口价咬死。

王军微微点头:“行,我先拿下,看看其他的。”

杨奕给了钱,然后将书本拿上手。认真观察,他心里就有了计较。这本书的来历,也知道了一些。两千元,算是捡了个小漏,市场上,三五十万是没有问题的。

他想起一个人萧衍,一个南朝时代的人物,也是一个统治者,但文学等造诣不低。

萧衍对围棋特别喜爱,棋艺也很高超。在齐朝为官时,每逢闲暇,常彻夜不眠,与人弈棋。称帝之后,兴趣不减。大臣朱异、韦黯、到溉,都是他的棋友,名将陈庆之原先为随从时也常陪萧衍下棋。每到兴致高时,便不复君臣之别。

有个故事,说一次,萧衍又约到溉玩了一个通宵。到溉不能熬夜,一局未终,竟低头睡着了。萧衍见状大笑,就做诗嘲讽他:“状若丧家狗,又似悬风槌。”到溉被唤醒,颇为尴尬,等到听到萧衍的诗句,又放声大笑。君臣尽欢而散。

杨奕记得,以前就度过这个人的一个传闻,是说其对围棋如醉如痴,也有因此误事的时候。他晚年佞佛,有一个名叫榼头师的和尚,颇为他敬重。

一天,萧衍下敕召榼头师入宫研讨佛法,当榼头师入宫的时候,萧衍正在和人下棋,要杀死对方的棋子,便随口说道:“杀掉!”

左右侍从将此话理解错了,以为萧衍要杀掉榼头师,便不由分说,将榼头师推出斩首。

下完棋,萧衍下令召见榼头师,左右侍从回答说:“已奉旨将此人杀掉了。”萧衍听罢,后悔不迭。

由此可见,这本书,极有可能就是萧衍的亲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