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落魄的寺庙

我的书架

第三百九十九章 落魄的寺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海山,曾经是香火鼎盛的地方,寺庙、道观就有上十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逐渐没落。一直到今天,已经让人看不出当年的盛景。

其实,江州市的领导,本来是有意将云海山打造成旅游景点的。随着环境的破坏,只能将议程搁置。到现在,好像已经有点不适合了。

杨奕他们来到山脚,在一处可以停车的地方,将车子停好,然后徒步上山。

山不是很高,却让人感觉钟灵毓秀,难怪,以前多家寺庙落户在这座并不算高耸的灵山。看中的,就是这座山的灵气。

从上山的途中,杨奕就看到了两处寺庙的遗址。

“这一处寺庙搬走的时候,我也是来了的,找到了一个不错的风铃。”王军开口道。

在中国,寺庙其实是一个藏宝的地方。一些佛门宝物,通常能找到,只是很多人没有欣赏的目光而已。

“就在前面了。”他又接着说道。

大家朝上面看去,就发现一个寺庙,占地面积不算大。据说,里面的和尚也不多,加上主持,也就只有五六个人。

到了上面,就发现他们正在整理东西。既然要搬走,一些重要的佛经等,肯定是要带走的。

“三位施主,不止到访所为何事?本寺已经不接香客。”一个和尚上前说道。

只见这个和尚,穿得比较朴素,有点瘦,却比较精神,走路轻飘飘的,应该是懂一些手脚功夫的。

“大师有礼了。我们听说,贵寺准备搬走,特意来看看,有没有你们不需要的,而对我们又有用的物件。”杨奕他们也施了一礼。

这里的和尚,比外面一些酒肉和尚不一样,所以杨奕他们也放尊重。

“阿尼陀佛!三位施主请,不过,恐怕招待不了三位,恕罪!”

和尚引杨奕他们进去,看得出,这三位没有说谎,让和尚也多了几分善意。如果只是找他们不需要的物件,与其浪费,能给别人利用,倒也是一桩善事,一件功德。

和尚跟主持方丈说了几句,了解杨奕他们三个人的来意。

“让三位施主见笑了。你们随意,佛像我们暂时搬不走,但你们不要轻动。其他的,就随意。”方丈竖起手掌,向杨奕他们施了一礼。

寺庙对他们有用的物件,他们都差不多收拾干净。其实,就差不多全部空了出来。随着云海山周围的民众减少,他们也不得不另找灵山,重建寺庙。

令他们头疼的是,重建山门,可是要不少钱的。虽然说出家人不说钱那种俗物,但离开钱,寺庙也要关门。

现在,政府已经承诺,补贴一部分。另外的资金,就需要方丈自己去筹集。

方丈想着,这段时间多走动一些道友,跟他们借一点,救救急。

杨奕等人再次回礼、道谢!然后就开始行动起来。

走进佛堂,正中是一尊几米高的佛像。可能是多年没有上金装,看上去锈迹斑斑,有点难看。

也可见,寺庙的没落,连给佛像刷新铜的钱都没有。

那些香火鼎盛的寺庙,每一年,都会给铜的佛像上新装,所以大家才会看到金光闪闪的佛像。社会上,有人曾经统计,寺庙就像一个公司,非常赚钱,几乎没有成本。

“难怪会没落。”王军叹了口气说道。

这是一个恶心的循环,你的寺庙发展不起来,就么有人来上香。没有香客,寺庙就是等着关门大吉。

“其实,我觉得还是可以等等的。云海山,不是说有准备建旅游景点吗?到时候结合旅游,肯定能发展起来。”杨奕说道。

王军鄙视道:“建设旅游区,早就过时新闻了。现在,恐怕都没有人提起。南山那边,大片的松树不知道什么原因,发了瘟一样,都枯萎了。你觉得,还适合建旅游区吗?”

也正是这个原因,寺庙才都逐渐搬走的吧?在和尚心目中,觉得这座山的灵气已经殆尽,连树木都不生长了。

他们寺庙,通常都是很挑地方的,非灵山不要,毕竟是佛住的地方,不能随便。

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两三个和尚,都是看上去很有力气的。他们打声招呼,就准备将佛像前面的一座香炉搬走。

香炉是“香道”必备的器具,也是华人民俗、宗教、祭祀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供具。历代使用的香器包含博山炉、手炉、香斗、卧炉、香筒等不同形制的香炉,以及熏球、香插、香盘、香盒、香夹、香铲、香匙、香筒及香囊等配套器具,使用的质料主要包括铜、陶瓷、金银、竹木器、珐琅及玉石等。

东汉越窑褐釉香熏,它造型生动,质朴自然,不带托盘。这尊香熏由上下两部分构成,可以自由开启,上半部由三层含苞欲放的莲花瓣图案构成,每排莲花有十一瓣,抽象成三角形状,每个花瓣上刻有大小不等的花茎,十分清晰。盖顶饰有一精美的小鸟,亭亭玉立,眺望远方,下半部为圆柱形空心支柱。

而到了晋代,越窑青釉提炉,已同传统的香炉十分接近,也是三足鼎立,但有一造型优雅的把手,上面还有旋纹工,做工精巧,让人产生无限遐想。南北朝洪州窑香炉,釉色呈青黄色,为五只足,粗壮结实,稳稳地站立托盘上,完整无缺。

只见眼前这尊香炉一个人抱那么大,半米高,下面是三个蛤蟆做脚,撑住整个香炉,香炉的上面有两对耳朵,周身是各种花纹。

杨奕的竖眼忽然跳动一下,马上引起他的重视。

“几位师傅,请稍等。”杨奕连忙喊道。

现在的人,对香炉可能没有太大的感触。但在古代,是文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古代文人雅士把焚香与烹茶、插花、挂画并列为四艺,成为他们重要的生活内容。我们在先人使用过的香炉中上一炷清香,想到多少先人曾虔诚地在此炉前点香祈福,给人心灵带来慰藉,它的意义自然非同寻常了。

三个和尚停顿一下,脸带疑惑。就是王军、陈浩文他们也不解地看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