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零三章 砸场子

我的书架

第四百零三章 砸场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久之后,苗总他们到达,看了物品之后,就跟寺庙签下了合同,根据寺庙的需要,提前预支五百万给他们,皆大欢喜!

杨奕离开之后,还在惦记着人家佛堂的顶梁柱。那根圆木,肯定是了不得珍稀木材。

一天的时间很容易过去,次日,杨奕他们古玩店就迎来开张。到来的人非常之多,一些老前辈,都是祁老招呼过来的。

他们的店面取名:珍宝楼!

三个大字,还是请祁老书写的,然后找人雕琢出来,是非常棒的瘦金体。

虽然从店面来看,确实就是江州市最大的古玩店。不过,里面的宝物,其实还不多。还好,有几件珍品镇场,比如那两枚天珠等等。

“老家伙,你的书法见长了。”一位老者对祁老笑骂道。

那三个字,确实非常棒,让他们这些老家伙都十分欣赏。

“可惜,那两枚天珠暂时不对外销售,不然我就拿下了。”另外一个老人遗憾道。

“其他的东西,虽然也算是宝物,但还叼不住我们的胃口。”

“就是呀!不过呢!这里的物品,全都是真品,没有赝品,也没有所谓的高仿品,这一点还是很可取的。至少在江州市,还是头一家店。”

这时候,迎来一个不请之客。

“他们师徒凑什么热闹?”

“就是呀!听说,跟杨奕他们是有点恩怨的。”

“我看,就没什么好事!”

“砸场子的?”

“很难说呀!”

……

来者,正是杨奕的老熟人,心里称之为送财童子的郭瑾轩。前两天,在澳门相遇,没能坑到杨奕,让他有点遗憾。

得知杨奕的古玩店开张,他准备了一个多星期,今天,特意送上门一份大礼。

“我跟杨兄也算是一见如故,今天是他大喜日子,这一礼物,是一定要敬上的。”他手上拿着一个礼盒,看样子,里面的东西还不小件。

在场不少人都直翻白眼,这是哪门子的一见如故?是那种见面就是看不顺眼的存在呀!而且,什么鬼大喜日子呀!说得好像是结婚一样。

“省省吧!你的礼物,承受不起呀!知道你是你生活不容易,收回去吧!”王军臭着脸说道。

倒是没有怀疑礼物有什么问题,他更多怀疑是这家伙想要随便拿一件普通的古玩出来,一会走的时候换一件更好的。

礼尚往来嘛!我送了礼,咱也不怎么熟,你好意思真的收下?回礼才是正经。而且,为了面子,应该回一件更加珍贵的古玩。

这种路数,王军好像是看透了对方一样,反正你的礼物,我就是不收,没面子也是你的事情。

“哈哈!看来,王兄对我成见比较大呀!”郭瑾轩今天似乎没那么容易生气,就算王军不给好脸色,同样笑眯眯的。

“不过呢!这件礼物,我可不是送给你的呀!你可以代表杨兄?”他笑道。

他身边的老头笑了笑:“这待客之道,不行呀!有待改善!”

得!都这么说了,还跟人家斤斤计较,那么多人面前,你好意思?难免给人小气的表现,心胸不够宽广。

杨奕将礼物拿到手,当场就把礼盒给拆了。

这种行为,貌似也有点不大妥当。看来,这双方,还真是水火不容了呀!

杨奕送竖眼看过,这个礼盒里面的物品,没有任何的宝光。那就说明,对方用一件假货来坑人,分明就是砸场子,对这样的人,你还要跟他客气?

礼盒一拆,只见里面是一件瓷器,非常正宗的清朝粉彩,是一个红鸟牡丹富贵罐。

早在清朝康熙后期,景德镇的粉彩瓷就已问世,雍正时相当精致,乾隆年间达到很高的艺术水平。“珠山八友”留下很多粉彩画的瓷器珍品,其领袖人物王琦,将一般的绘瓷方法应用于绘瓷板人物像,画持精深,画风新颖,被人们称为“神技”。

粉彩瓷器使用“玻璃白”,并与绘画技法紧密结合,这是景德镇陶工们的一项新的创举。

经研究化验,所谓“玻璃白”是不透明的白色乳浊剂,属氧化铅、硅、砷的化合物,利用其乳浊作用,可以使彩绘出现浓淡凹凸的变化,增加了彩绘的表现力,让画面粉润柔和,富于国画风格,因此博得“东方艺术明珠”的美称。

“这是慈禧时代的粉彩瓷器,还真是大方呀!这样的宝物,都能拿出手来。”

“对方是想要一笑泯恩仇的节奏吗?”

“这种化解恩怨的手段,成本也太高了吧?”

……

在场不少人,看了之后,都觉得郭瑾轩是诚心要化解恩怨的,眼前这一件慈禧时代的粉彩瓷器,让人移不开眼睛呀!

祁老等老前辈,也凑过来,观察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破绽,都差不多觉得是真品无疑。这样一件宝物,价值在八百万以上,送给杨奕?

这种举动,又让起来警惕起来,忍不住再次细看。

郭瑾轩跟王军,以及自己弟子杨奕之间的恩怨,他是知道的,大家天生就是敌人一样,怎么可能送出这么豪华的大礼?

不是这份礼物有猫腻,就是郭瑾轩师徒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众多的清宫廷粉彩瓷中,慈禧粉彩简单率直,浓笔艳抹,富贵豪华而别具一格。红鸟牡丹富贵罐是其风格的经典之作。

粉彩瓷装饰画法上的洗染,吸取了各姐妹艺术中的营养,采取了点染与套色的手法,使所要描绘的对象,无论人物,山水,花卉,鸟虫都显得质感强,明暗清晰,层次分明。

从这一点上面看,是找不出任何瑕疵的,祁老心里非常疑惑。

“真的假的?”

就是王军都极度怀疑,偏偏这尊瓷器就跟真的一样,目前就没发现什么赝品的漏洞,他疑惑地看向郭瑾轩。

郭瑾轩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心中更加得意。他心里暗道:你不是很厉害的吗?“留一笔”的作品,都能看出。

这一件,同样是留一笔的作品,但更加精湛,有本事就指出来呀!
sitemap